• 2007-10-17

    湘行秋记(三)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0638600.html

    早上又睡到9点半,11点的车,就要离开了。很是舍不得,还希望再发上两天呆。吃饭时大嫂特意给我添了一碗鸡蛋豆腐,湘西的特色菜,很可口。又是一顿美餐。吃完饭出去找观赏瓜,以为巷子都熟了,没想到还是犯迷糊,无功而返。还有唐洲村没渡水去看,昨天的老太太家没有再去坐坐,匆匆地,又要赶往下一站了。结帐,两晚四顿饭,仅仅52元,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大嫂还一个劲儿地说没有招待好,没有什么菜。感念,只能记在心中了。
    出门,大嫂坚持要送我上车,还要帮我背包,我坚持自己背。上了高椅到会同的班车,跟大嫂告别,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热闹的集市中。在淡季的高椅,我没有遇到任何一个背包族,这两天,成了我一个人的高椅。我看到了它最原始最本真的样子,感受到了当地人的淳朴好客。v底是属于乡野的,在这里,我可以肆意地奔跑而不怕会滑倒。高椅,让我怦然心动,回味无穷。谢谢。再见。
    11点开车,听售票员说12点半有一趟会同到怀化的火车,我没有听大哥的建议先去洪江,而是去了会同,12元。到会同火车站一问,居然只有下午5点多的一趟,晕。会同也没有任何可以逛的,坐1元公交到汽车站,桔子便宜,8毛一斤,买了一袋路上吃。1点坐上往怀化的大巴,21,桔子好吃,连吃8个,快4点才到怀化。看来去行的路线才是最佳的,只用3个小时,回行绕路耗费了5个小时。坐公汽1元到西站,赶4点半往凤凰的班车,29。匆忙端了一碗粉,3元,吃完发车。车子一路颠簸,加油耗费不少时间,在烟雾缭绕的车厢里思忖,凤凰,究竟是哪般模样?7点半才算望见了凤凰闪耀的夜光,靠窗一个游客样子的男生很是兴奋。凤凰,我来了。
    背包下车,问了虹桥的方向,走过去并不远。虹桥,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美丽,说是正在装灯光或许实为加固的临时手脚架使其外观大打折扣,桥内全是月租几万的小商铺,走上去的感觉跟地下通道并无二致。这是淡季吗,我困惑地望着一群群学生模样的时尚青年。沱江人家,看来希望不大了。站在嘈杂而喧嚣的人群中,我迷失了方向。连问了好几家,没人知道沱江人家在哪儿。后几天同样的问路遭遇才让我明白,在凤凰,谁都不是老大,谁也不买谁的帐,大家都在红火地分享着一位故人(沈从文)带来的种种好处。问到流浪者酒吧旁一家旅行社,抹了许多白粉的漂亮湘妹才算给我指了路,谢天谢地,总算遇到明白人了。怀着憧憬之情走进沱江人家,店里的中年男人淡淡地告知住满了。失望之余,我好奇地走到窗边,虹桥并不完美的倒影很醒目,活像天安门底下三个〇。
    那上哪儿去呢,我漫无目的地走着。遇到一个拖着皮箱的上海大姐,刚从张家界过来。她跟着我一起问临江的房间,却又不愿意同住,呵呵,上海人真是处处提防,我背包累着呢,先走啦。拿着攻略在虹桥两边走了个来回,找到桥北临江的三味全餐馆,以前的临江苗栈。凤凰的门面越变越多,主人也越变越快,这家饭馆下月打算改装成酒吧了。老板说,酒吧挣钱嘛,也是啊,酒吧第一,饭馆第二,客栈只能往后排了。难怪凤凰酒吧成堆呢,大家都找着致富的门路了。好在二楼还有住宿,剩一间木房,上去看看,不大,倾斜的屋檐,很小的独卫,江对岸就是流浪者酒吧,右侧是虹桥,如果不是一棵树挡了点风景,倒还是不错的。也晚了,不想找了,就这里吧,还价到35,老板说从没给过这个价。下楼吃饭,著名的血粑鸭,25,口感一般,鸭子比血粑好吃,吃多了觉得腻。想念大嫂的农家菜。边吃边观赏《勇往直前》和路边来来往往的如织游人。上楼躺床上看江景夜色酒吧霓虹,给老公发短信,“凤凰,烧钱的地方到了”。的确,刚刚从高椅的宁静中涌入凤凰的嚣张,我一时还不能适应。益发想念高椅,后悔该多呆上几天。不说别的,这一晚就比高椅两天的开销还大呢。
    洗了澡,没有睡意,也无法入睡。楼下的游人,对面的酒吧,不夜的集市,震天的音响,高椅和凤凰形成了两极分化,静的极致与动的极致。出门逛街,接踵摩肩,跟户外店弟弟聊了会儿天,他店里的东西特贵。旁边一家中国结香包店,重庆老板说他刚刚接手两个月,住宿才10元,带我上楼去看,紧挨虹桥,洗手间和阳台临江,也算临江的房,房间很大,布置得干净雅致。这么便宜,没准明天搬过来呢。回住地,把相机搁窗台上拍了几张窗中夜景,怎么感觉怎么像江汉路江滩酒吧街,这就是凤凰?跟沈从文的凤凰,有什么样的关系呢。带着这样的困惑,在午夜的摇滚中,慢慢睡去。

    窗前的虹桥和对岸的酒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装配成功 2006-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