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2

    湘行秋记(八)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0797422.html

    10点起床。重庆老板的新客人已经订房了,老公也在问我什么时候回家,看来也该告别凤凰了。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时间再次变得匆忙。下楼见老板正在跟游客介绍他独家的产品,包括土豆的调料。要了一碗3元的土豆,老板却硬是不收我的钱,尝尝,重庆风味,倒是挺好吃的。先去取钱,桥头的取款机坏了,到西门外才取到款。中信的卡,异地还是收了千分之五的手续费。在腾飞米粉馆吃了羊脚牛肉粉,6元,十分鲜美。
    天空依旧阴沉,没有阳光的凤凰是温婉的,清凉拂面,细雨稀疏。在从文广场边上的民俗工艺馆欣赏了土家织锦,买了一件印染围裙,20,鸳鸯的,煞是可爱,想着穿这样的围裙在烟火里做饭,应该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吧。回家后发现有点褪色,不过还是挺喜欢的。旁边一家卖的天然木石好生灵秀,如叫“木石前盟”该是贴切。只惜太重了,没法带。再次走过民族工艺品一条街,发现房屋的檐角如飞鸟状,给厚重的高墙添了些许轻灵。随意穿巷走进一户人家,墙上的字画也都是雅致的。只是一条窄巷墙上赫然写着“危房勿近”,吓得我踮起脚尖跑开。尝了几家的姜糖,镇竿张氏的口感与众不同,很酥脆,价格可不便宜,100元一公斤,营业员的态度也很冷淡。从北门一路逛到南华门,登高观望凤凰全景,这里的凤凰大桥也竖着危桥的牌子,湖南危桥知多少?从跳岩过北岸的时候,一个大姐拉我坐她的农家船,一路跟随。途经一个大水车,又想起丽江来。到酒吧门口,白天密密匝匝的酒瓶比夜晚的光怪陆离好看。大姐主动提出帮我拍照,她的拍照技术还真不错呢。从这儿沿途拍到沙湾,终于把我给说动了,15,那好吧。凤凰风景还是属沙湾最美,遐昌阁热闹,万名塔静傲,江心禅寺太小。水边击鼓唱山歌的阿妹嗓子清亮无比。亭子和岸口都有一些写生的学生,看了一下,素描画得还是不错的。大姐叫住一个正拍照的天津大哥,把他也说动了,一起过去坐船。往前又走了很远,过了一个坝,终于到达农家泛舟的区域了。联票里的泛舟与农家船的区域是分开来的。坝上浪花很漂亮,大姐又帮我照相,连记忆卡都满了,呵呵,赶紧删一些。上船,没有救生衣,会不会有危险?大哥说这水浅着呢。船游动起来,沱江的水草柔美,倒影绰绰,太阳也出来露了一小脸,片刻的光影交错。一船夫载着七八个朋友追了上来,船夫放歌,好嗓子!两船相视而笑,可惜大姐说她不会唱歌,我们也不好意思对歌。只是游动的区域太有限了,自一桥洞来回穿梭,很快就倦了,于是,上岸。大哥告辞,大姐带我去沈从文先生墓地。墓地就在附近,很寂静,拾阶而上,见到黄老题的沈先生说过的话:“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再往上就是一块大石,上书墓志铭:“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 墓石上放着鲜花,看来是刚刚有人来过。石头背面刻有其姨妹张充和女士的诔文:“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藏尾“从文让人”,概括了从文一生秉性。在先生的墓前,我静立沉思良久。

    飞鸟屋檐

    书画人家

    水车不休

    酒吧街

    清清水边



    沙湾


    水坝



    船上波光

    黄老题从文墓

    从文墓
    回来的路上,一人家门口买野生猕猴桃,3元一斤,比桥头便宜。尝了一个,是正宗的野生,清香甘甜,小巧玲珑。拎了一袋,明天路上当水喝。再走,碰见晚归的两个农妇,挑着新鲜桔子,才5毛一斤。她们住在六里山路之外,山高路远,那里的桔子漫山遍野。农妇十分和善,于是我又拎了一袋,哈哈,鲜果汁太多了。登上万名塔附近的小山,俯瞰,另有一番风味。暮色浮动,写生的学生也起身收拾画板了。快到桥头,小龙女还在打花带,她的一条橙色腰带很夺目,只是手工太贵,买了两条别致的手机链,7元。晚餐再次去了回龙阁54号的小脚楼(张正方,13789336709,0743-3262271),老板很高兴,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还拿出柚子请我吃。点了竹筒鸡和红萝卜苗豆腐汤,30,味道不错,尤其红萝卜苗,鲜嫩无比。邻桌来了两个东北游客,见状也要了一份汤,呵呵。在凤凰吃了这几天,就小脚楼的算是最合我口味的了。问了老板,小米蒸肉也有,可惜明早只怕来不及品尝了。还是,太匆匆。

    俯瞰

    黄老手迹
    晚上去重庆老板隔壁的凤凰猎头服饰店(付文华,13037406059),店里挂的周笔畅早就引起我的注意了。凤凰的手绘店,最喜欢这家的风格。跟老板聊聊天,他学美术的,去了广东几年,又回故乡了。他初看不太像搞艺术的,很踏实的样子,不前卫,呵呵。看看他的素材库,宇春也很走俏呢。选了几米《向左走,向右走》之中的一幅画:“喜欢一个人坐在城市的角落沉思。”画的调子一如既往弥漫着淡淡的忧郁,自由女神的火炬,飘飞的黄丝带,轻盈的和平鸽,独坐的沉思与向往,我喜欢。画长袖T恤,35。边画边聊天,有时候也提点小建议,画家说你也懂一些,呵呵。聊到画的主题“自由”,人生之不自由,我们又发了一通感慨。聊到丽江,画家没有去过,很好奇,由此引发了一个有趣的古城比较的话题。丽江的纳西族,象形文字,雪域高原,灿烂阳光,文明的沉淀和独特的地貌造就了丽江的神秘莫测,匪夷所思,引人入胜,扣人心弦。丽江的美是得天独厚的,轮廓分明的,凸凹有致的,浑然天成的。丽江的神秘色彩是世界性的,关于信仰和文字的探究是宗教性的,如此种种都是没有地域性的。由此,丽江如同一个热情奔放风情万种的女子,吸引了众多中外游人的目光。而凤凰的苗族土家族,从文文学,永玉画室,江南水乡,点滴细雨,文化的积淀和流转的水纹形成了凤凰的别样风情。凤凰的美是波澜不兴的,人杰地灵的,温柔含蓄的,脉脉含情的。凤凰的少数民族是传统色彩的,文字书画和戏曲是古典韵味的,她的一切都带有强烈的东方传统烙印,于是,前来的老外寥寥,经典,只属于懂得的人。凤凰好似一个温婉沉静秀外慧中的姑娘,令人流连叹惋。又有庆源,清纯质朴,娟秀脱俗,犹如一个长发赤足不施粉黛的深山女子,让人怦然心动一见如故。还有宏村,“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倒影如画的宏村好似一个明眸善睐眉目传情的少女,让人赏心悦目叹为观止。


    手绘T恤

    画家的字

    作画中
    有人来找画家,画还没有填色,我先出去转转。再次去了熊氏蜡染,门已掩,敲门而入,老板一人在画古城。再次把作品欣赏了一遍,决定还是不买了,不好带,而且客厅已经挂了两幅蜡染一幅织锦,挂不下了。告别,带门,去了北门的城墙。夜走城墙。想起多年前写的句子:“夜已深。这是一座心灵城市。我在城墙上走着,只是没有告诉你。”去买姜糖扭扭糖猕猴桃脯,镇竿张氏已关门,只好明天再来了。扭扭糖的天然甜味淡淡的,好吃。卖猕猴桃脯的小伙子二十出头,说我的笑声特别动听,呵呵。再回到画家店里,已经大功告成,有素描的感觉,我挺满意。拿给重庆老板看,他笑着说我知道,这不是2008嘛!呵呵,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回屋,夜未央。江水无声。

    熊氏蜡染

    上色前

    上色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