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3

    湘行秋记(九)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0803091.html

    早上9点起床,匆忙将行李打包,天哪,50L的包被塞得满满的,外加一大袋吃的一大袋装不下的购物战果。匆忙下楼,再环游一遍古城,走一遍那熟悉的青石板。早餐在桥头粉馆吃米豆腐,3元,味道不错。赶到镇竿张氏,买了10元微辣姜糖。回家后很快被瓜分了,以致于我不得不又邮购了100元的。就要告别了,凤凰。相见时难别亦难,在凤凰待了不长不短的六天,就像这些日子的阴郁一般,我眼中的凤凰一直仿佛半掩着薄纱,参看不透。或许,我所读到的,只是凤凰的这一季,这一刻,而已。没有等来天晴,阴天并不上相,凤凰风物已在我心,美好的风景是拍不出的,留不住的。湘西美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城内价格也贵,每顿都在25上下。很奇怪的是,凤凰的大街小巷总是飘着一种美妙的香味,不知道是源自辣椒,腊肉,还是姜糖。这种香气,与我居所的香包的香气,必将成为一种回味了。凤凰,自有一份独有的气质,让人流连不已。

    走过酒吧的帅哥

    水车旁的雕像
    回桥头买了车票,到长沙的豪华大巴,150。11点的车,现在已经10点40了,赶快!奔回居所拿了行李,向重庆老板道别,打车,谁知桥头的的士都拒载,背着沉重大包的我急出一头汗来。往前疾走了一段,终于坐上的士,4元到天下凤凰大酒店门前,乘务员正在焦急地拨打我的手机,我一看,居然没电了。准点上车,发车,来不及回望一眼,凤凰,再见了。车上人很少,此刻我才体会出淡季的意味来。邻座是两女一男三个北方游客,北京上班出差旅游的。从上车起,一个胖女生就不停地开讲,从天数到地,从东数到西,从部门A数到部门Z。她主讲,一男一女时不时嘻笑附和。开始我还旁听得津津有味,时间一长,发现她像个永动机。《天堂口》开始放了,声音不大,全车厢就听见她的声音与台词在唱交响。她看一会,接半个小时漫游电话,再大声问同伴刚才演了什么,如此一来,不光我遭殃,全车的人都听不清看不成了。于是碟子声音被调大,于是她的嗓门适时地提高,于是碟子声音再次被调大……如此循环往复。吉首过了,张家界过了,女同伴下车奔机场了,《天堂口》放完了,发面包了,第二部碟子开始了,她还在滔滔不绝,实在佩服得紧。后面的碟子不好看,再加上旁边有她在伴奏,我干脆戴上耳机听歌,几十首歌听了个干净,摘下耳机,她还在向她不发言的唯一的听众男同伴倾诉!就这样过了6个小时,下午5点了,她皱眉看看表,哎,还有一个多小时呢,还是讲话时间过得快!她正欲继续演讲,男同伴斜靠着闭上眼睛,歇会儿吧,我有点晕。现在正在长张高速上呢,晕车还是晕声啊,呵呵。她不情愿地闭上了嘴,拿起手机发短信,我可真是佩服她,6个多小时不歇气,嗓子还不哑,跑市场的就是厉害!
    6点半到达长沙市区,天早已黑了,下车一看,这是哪儿啊?长沙变化也太大了,才一年多没来。搭1元公交到五一广场,转车去南门口。下车就看见四娭毑的大招牌,嘿,高兴!进去一看,楼下满座,直奔楼上,居然也快满了,好容易找到一个靠墙的位置。一年多没来,店面也变小了。放下大包小包,依上次一样点了小份口味虾和口味青口,61。洗手回来一看,份量太多了吧。口味虾明显没有上次好吃,青口还是非常美味的。撑饱了也没吃完。结帐出来已经9点多了,往前找住处,咦,前面几步怎么还有一家四娭毑呢?走近一看,晕,这才是上次那家!一问,说两家都是正宗的,只是厨师不同。难怪没那么好吃,哎。再看四娭毑三楼就有住宿,上去瞧瞧吧。上去是个招待所,房间还挺整洁,标间要60,老板说我可以在别的房间洗澡,于是住了个不带卫浴的单间,30。整理了行李,要了间房洗澡,老板还催我要快洗。休息下来已经很晚了,我这间房不临街,窗外楼下是路灯下打台球的几个孩子。看会儿电视,《倚天屠龙记》,老片重温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