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20

    深秋小院:一笑几千年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2495990.html

    一笑几千年——婴宁

             

        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蒲松龄的《聊斋》,聊斋中一个个柔媚、狡黠、善良的

    狐媚子是我年少遐想时一直一直的主角。记得小时候睡前,我常常喜欢回忆那些诡

    异的情节,总希望每日的梦可以从聊斋的某一个故事开始……

        而众多的狐媚子里面,我最爱婴宁,那个让王子服见一眼即病了,在树上痴笑

    的婴宁,那个一笑几千年的婴宁。多年之后的今日,脑海中有了那么多美好女子,

    而婴宁依然是最灵动鲜活,顾盼生辉的一个。

        我不是蒲翁,我说婴宁,不是要批判那吃人的封建制度,最终把“笑矣乎”

    婴宁变得“矢不复笑”的婴宁。

        我只想说我心目中一个最最美好的女子。

        聊斋中婴宁本是狐女,由鬼母养大,她生长在“乱山合沓,空翠爽肌,寂无人

    行,只有鸟道”的地方,与红尘无干的婴宁如深涧的泉水纯净,若幽谷的鸟鸣空灵

    行走在寂无人行的深山,婴宁是充满生机活泼率真的生灵,完全是天然雕琢的璞玉

    婴宁的脱俗是因为她的笑声仿佛山间的灵雀一般无忧无虑,更因为她心和山风一般

    自由不羁……

         难忘婴宁的笑。

         聊斋中的婴宁曾笑不可遏忍笑而立复笑不可仰狂笑欲堕

    笑又作,倚树不能行孜孜憨笑浓笑不顾”……总之那是一种无拘无束,自

    由自在,随心任性的笑。我常想纯净如她,笑的时候一定是快乐的,而笑确也是快

    乐最好的表达,浅笑,深笑,微笑,浓笑,忍笑,如此笑着的女子自然有一种难挡

    的魅力,让人不禁想靠近她一些,看清她如山花甜美的笑容,听清她若银铃动听的

    笑声。快乐的气质总是容易感染人心,总是令人身心愉悦。

        喜极婴宁的娇憨狡黠。

        初见王子服时,婴宁顾碑子笑曰:“个儿郎目灼灼似贼!”,全无理法地笑对,

    笑语一句更是似骂语实嗔喜。

        当王子服留着婴宁初见时的花枝示相爱不忘时,婴宁故作惘然不解, 说等他

    走时,让老奴折一巨綑负送之。 这小女子竟出此言,真真是急煞王子服,只好坦

    地说,他不是喜欢花而是喜欢捻花之人。每每读到此处我总是在一旁窃喜,仿佛

    可以见到一个狡黠小女子诡秘小心思悄悄得逞的喜悦。

        最有趣的一节是,婴宁问王子服:夫妻之爱和兄妹之爱有何异乎?王子服说

    妻要夜共枕席,此时婴宁令人绝倒地说:我不惯与生人睡!。 后来更是将王

    子服想与她夜共枕席的话告诉老母亲,以至于让王子服急出一身汗来。其实老母

    是个聋子!婴宁只是故意使坏说说吓人,倒真是让王子服这纯纯的书生,面红耳赤、

    手足无措,我猜想那一刻的婴宁,定是在心底暗暗偷笑呢。

        再说婴宁的谐音“樱宁”是有出处的,《庄子·大宗师》:其为物无不将也,

    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 所谓“撄即指心神宁静,外界

    一切事物,人世间迎来送往,成功失败,都不能扰动其心。虽然我无从考究蒲翁的

    婴宁是否取意于撄宁,但我想蒲翁的婴宁确确是有撄宁的境界的女子。

        据说,蒲松龄自己最喜欢的也是婴宁,因为蒲翁笔下那么多慑人心魄的狐媚子

    面,他独独称呼婴宁为“我婴宁”,其心迹可见一斑。

        你说那是个多么美好的女子啊,那个花遗地上,笑语自去的婴宁;那个令王子

    神魄丧失,忽忽若迷的婴宁;那个执杏花一枝,俯首自簪的婴宁;那个攀坐树上,

    生来,狂笑欲堕的婴宁,总是活脱脱的留在脑海里,婴宁一颦一笑的灵动身影,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顾盼眼波也总是每每穿间……

    妙哉,婴宁!

    文/魔法阿姨

    转载自:http://www.landaishu.com/home/blog_read.asp?id=80&blogid=1103

    2004年07月09日,星期五
     

      蒲留仙笔下花妖狐怪的队伍蔚为壮观,个中人物最美好最纯真最讨人喜爱的是谁?
      唯婴宁而已矣!
      看那婴宁,甫一亮相便在众多游春女子中脱颖而出,绝代娇容更兼笑容可掬,手中有意无意拈一枝梅花,引得痴人王子服“注目不移,竟忘顾忌”!而婴宁回头一句:“个儿郎目灼灼似贼!”已露天真本色,如同她有意无意丢下的那枝梅,任性随意抛下的一片笑语一样,深深镌入王生及每个读者心中。
      笑靥如花的婴宁本就是朵花,不过她不是合欢花与忘忧草,也不是三生石畔欲以眼泪还债的绛珠草,更不是迎合人意专做男性红粉知己的“解语花”,而是“寂无人行,止有鸟道”的幽谷中的奇草“笑矣乎”,日日与浮云飞鸟为伴,自由不羁,天真烂漫,笑语连连却笑得毫不矫揉造作。所以,花与笑象征着婴宁身上至美至脱俗的灵魂,《婴宁》全篇,鲜花俯拾即是,笑声处处可闻!
      拈梅枝的婴宁,执杏花的婴宁,居所“夹道红花,片片堕阶上”,院内“豆棚花架满庭中”,此外尚有“窗外海棠枝朵探入室中”;待与王生再见时,伊人一句“视碧桃开未?”更是以观花为由释放强忍已久的大笑;嬉戏于花树之上以送“巨捆花”等言打趣王生的“醉翁之意”……其爱花成癖,便是嫁入王家也不稍减,不仅要在亲朋好友中物色,更不惜典当钗环以购佳品,道旁阶畔,甚至五谷轮回之所也遍布群芳!花开花落都不会寂寞,因为有一个笑声不断的可爱佳人俏婴宁!
      婴宁的笑声是什么样的?“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她也会温婉地“含笑而走”,俨然“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闺秀,而她标志性的大笑连连,不仅丝毫不让人有厌烦之感,还会加倍地喜爱于她!
      在居所见王生,她始为“嗤嗤”低笑,及至被推入房中,犹自“掩其口,笑不可遏”,后来更是“忍笑”、“复笑”而又“大笑”,到得室外终于纵情畅笑;花树上见王生来,“狂笑欲堕”,而后“且下且笑,不能自止”,笑之余,还有一段精彩的天真任怀之语:王生倾诉恋慕之意,欲“夜共枕席”,而婴宁“俯思良久”后的答案是——“我不惯于生人睡。”几欲令人喷饭!她更是一派天真地将这段对话告诉鬼母,坦荡荡一句“大哥欲我共寝”令王生大窘也令我辈大乐!好一个不将儿女私情萦绕心上的快乐姑娘!
      及至王生家中,空气中时时漂浮着婴宁吃吃的笑声;叩见王母时,婴宁兀自“浓笑不顾”,后来是“极力忍笑”而终于放声大笑,这一笑,令满室妇女“为之粲然”!婴宁笑之嫣然可喜略见一斑,婴宁绝非笑语骇人的傻大姐也可见一斑!
      然而这有着盈盈笑语的婴宁后来不再笑了!
      还是因为那美丽的花,那迷人的笑。
      木香花架上的婴宁摘花簪花,乐此不疲;“西邻子”见而倾心,更兼婴宁毫无心机的“不避而笑”,邪人终生邪念。这时的婴宁,显示了她天真外表下的机智,一次惩戒性质的“约会”保护了自己,却引来他人“讦发婴宁妖异”,虽然最终无事,但王母代表传统礼教的一番训导却埋葬了婴宁的笑声!她“正色,不复笑”,到王母因为不忍而让她分时而笑时,婴宁的笑声也再没有回到那个院落,“虽故逗,亦终不笑”……
      虽然蒲留仙许是出于不忍而让婴宁“竟日未尝有戚容”以做弥补,并且让她生一个“见人辄笑,大有乃母风”的儿子,可是婴宁的语笑嫣然还是在闺训中消亡了,那风华绝代笑不绝口的美少女就此走远,留下一个把笑意与灵动深藏在心底的美妇人。
      蒲留仙用大半篇幅写婴宁之天真可喜,那个恣意欢笑的少女身上也许寄托着他对于自由女性与自由人生的最大向往。我们在过往文人的笔下看到太多命运悲凄的女性,崔莺莺,霍小玉,杜十娘……现实中女性的人生也难言欢欣,西施,昭君,貂禅,绿珠,杨太真,鱼玄机,李清照……惟其如此,婴宁纯出自然的语笑嫣然才更显可贵,同时也益觉虚幻!
      庄子《大宗师》曰:“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据说这正是蒲翁以之为婴宁命名的由来,它说的是万物难扰其本心。令人悲哀的是,婴宁灵魂的表征——笑消失了;令人略觉欣慰(也许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是:她把那纯净快乐的本心深藏起来了,所以仍是外物难以改变的。
      收拾起读完全文后的失落,再次回味婴宁一次次的畅然大笑,我还是要深深地赞一声:
      妙哉,婴宁!


                                 2003.4.22

    分享到:

    评论

  • 婴宁一直是我所敬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