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20

    8小时工作之深圳行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6038456.html

    深圳公司邀我面试,已经订好单飞单卧的往返票。最近还不是很忙,于是抽一天时间前往,只当是旅游了,呵呵。周三清早5点50起床,穿两件毛衣外加薄羽绒,背着空空的大包出门,摸黑赶路。打车到付家坡长途客运站,坐上6点40的机场大巴,31。清早不堵车,一路极其顺利,一个小时就到了机场,太早了。很快办完登机手续,电子票也非常方便。等了近一个小时,9点起飞,我的第12次飞,也是迄今唯一一次不花钱的飞行。天气晴好,窗外的云朵和群山挺美,顺手拍了几张。


    云海茫茫
    10点40飞抵宝安机场,脱了羽绒下机,依然热得有点晕乎。先去洗手间,请旁边的值班老伯帮忙照看大包,居然随口说了武汉话,果真不知身在何方呢。不料老伯恰是四川湖北口音,倍感亲切。出机场时心里念叨着治安不好小心为妙,装出很熟络的模样,目不斜视地走向大巴站。晃了一圈,没有看到8路车,只得问保安,原来车还没来。等车时四处瞅瞅,深圳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只是穿错了衣裳,实在太热,晒死人!看到路边的棕榈树,一下子激动起来,两年多没来热带了,都快忘记热带长什么样了。忍不住拿出相机拍照,也没人注意我,更没人抢。上车,15元,沿途感受了城市森林的魅力,20分钟就到了北环科苑。下车又走到路边拍照,万绿从中点点红的深圳的确整洁大方。随处是花开,春在枝头已十分。

    绿树成荫

    俏争春


    根系

    春在枝头已十分

    南国风光
    走进公司写字楼,很快见到了HR,她笑着迎上来一句“是你吗”,哈,是不是我太休闲了。办公环境不错,同事间氛围也还好,HR亲和随意,已是午餐时间,我们几个女生边吃饭边聊,订的土豆牛肉挺可口,土豆片软软的,她们还叫我吃她们自带的饭菜。吃完饭翻翻报纸,南都上好多杀人放火之类的恶性事件,晕。去公司洗手间,见隔间的门后都贴有“此处勿放贵重物品,遇紧急情况请拨打电话**”,更晕。
    HR递了份卷子给我,说面试前都要英语摸底,半个小时。一看是25道英语选择题,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放松的心情一下子紧张起来,硬着头皮开始答题,不认识的单词连蒙带猜,而且还要计算,每题都是道英语数学题。幸亏数学挺简单,做了几题后逐渐找到了自信,但是心里仍着急,肯定做不完啊。40分钟后HR找我要卷子,我还有3题没做,只得胡乱填了。HR笑着说没有人能够做得完的,咳,早说呀。HR说我英文不错,看来蒙混过关,其实N久没摸英文了。接下来是yahoo那边的面试,一个是上次电话面试过我的,另一个是严肃的上司。面试过程中耍着台湾腔的他们还提到“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我脸色变了变,没有吱声。一个多小时后结束,片刻HR进来告诉我已经ok了。接下来谈心,我问她对深圳的印象,她说主要是气候好,而关外的治安的确不行。她问我的打算,我说现在还是很犹豫,毕竟要离开家,还得再和家人好好商量一下。随后PM又与我聊了一会儿公司和工作情况,人很友好。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HR把我送上公司的车,告诉司机送我去最近的世界之窗地铁站,还特别提醒司机照顾初来深圳的我。和她挥别,路上问司机中山公园怎么样,他说还行,一个小时可以逛完,我便请他送我过去,呵呵,还有3个小时,抓紧时间玩。我说深圳绿化不错,司机说绿化再不好就没人来了,呵呵。到公园门口,谢过司机,观树赏花去也。晒着太阳,穿一件毛衣还嫌热,HR都穿裙子了呢,想想早晨在武汉穿羽绒还觉得微寒,真是冰火两重天哪。街道绿化好,公园绿化更好,热带林木十分养眼。尤其有一种树挂满了飘忽的气根,好个拂尘三千丈!这里还寻到了南国二月桂子香,哈。走着,看着,拍着,我很快忘记了时间,玩得不亦乐乎。看看表5点半已过,该走了。出门是深蓝路,过街坐车,又发现路边有一个大花市,来了就逛逛吧。花市里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美不胜收流连忘返,尤其是大片大片盛开的水仙,清幽之香,挥之不去。问了问价格,红掌兰草都比武汉便宜,温暖南国,到底是花繁叶茂啊。





    二月桂花香

    拂尘三千丈


    菠萝树皮


    自在啼




    卧逍遥






    望天之蛙


    花市黄玫瑰

    水仙盛放
    再看时间5点50,糟了,赶快!坐上往世界之窗的公交,2元。挑个位置坐定,一路欣赏街景。车上吃便当的中学生很自觉地起身往垃圾桶里扔完残渣再回位,的确,城市的整洁是靠大家维护的。在深圳见不到多少老人,这真是座年青人的城市。一转弯,深大,呵呵,这也让我瞧见了。从北京回来后我就再没见过这么宽的街道了,看下班族鱼贯穿行于十里长街般的天桥,真有些不适应。又怀念起成都窄窄的街道来,那些惯于乘11路的人们,日复一日地享受着静止而安宁的时光……高峰期,车走走停停,我不住看表,心里开始发慌,早已无心观景。车上人渐多,当然,比武汉还是少得多。我也真沉得住气,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穿行陌生的街道,没有地图没有攻略没有朋友没有电话,下班高峰期坐在拥堵的公汽上,赶去转地铁,搭火车,而此刻离发车已经不到一个小时了!只怪自己太贪玩了。40分钟后终于到达世界之窗,一下车我就拔腿狂奔,顾不得靴子大包和人群。一路跑过世界之窗,灯火璀璨,实在迷人,而我却只能匆匆而过。闯进地铁站,沿途问路,在自动售票机上购币,到罗湖5元,进站正赶上地铁,坐上位置,起点人不多。6点40,地铁飞行,我一面默念着快点再快点,一面却仿佛回到了北京的地铁上,在偌大的城市里漫无目的地穿梭。也许是新春刚至,人不算太挤,我在他们的脸上也看不到疲惫。一个背吉他的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一定也梦想着成为陈楚生的那一刻。30分钟后,地铁准点停在了罗湖。下车之后再次问路,狂奔,人们都非常友善,连做清洁的大婶都主动为我指路。地铁上去就是火车站,顺利进站,18号车厢,天哪,最后一节!无休止地狂奔,追赶,奔跑是一种宿命吗?耳边仿佛响起林忆莲的声音:“醒醒,早该清醒,你不能永远赛跑不休息……”我真想一直跑到桃花岛,跑向那没有纷扰没有争斗的海市蜃楼。
    7点20,我终于踏上了列车,此时离开车仅有6分钟,简直是逐日追风争分夺秒。而日后,腿酸疼了三天。好险,假如再堵一会儿车,假如售票机故障,假如火车站远一点儿……没赶上火车也好,就顺理成章地呆一晚好好逛逛咯。哎,我这个没有时间观念的老毛病愈演愈烈,真得改改。安置好行李,吃罢干粮,洗脸,坐下,望着窗外大大小小明明灭灭的繁华夜市,在时光的河流里,发呆。在深圳的“8小时工作”,匆匆,亦深深。人没有想象中挤,也许是还没回来,治安没有想象中差,也许是我运气好,人比想象中素质高,也许都是些用心的建设者。一切,都还挺好。诚然,当你发自内心地热爱一座城市,把它当作家,它才会更美好。只是,我的家,又在哪里?终究还是没有时间去梧桐山和南澳,站在蛋白质足迹踏遍的地方。蛋白质,你还好吗?9点半,车到广州,下车走走,吹吹夜风,竟然有了难得的几许寒意。回车厢,继续我的旅程。要熄灯了,那么,睡吧。
    分享到:

    评论

  • 哎,我也不知道,还在犹豫。其实很多去深圳的人最后都离开了,我一个朋友也是从深圳去了上海。深圳的压力是不是很大?
  • 最终决定的结果呢?行走在风景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