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12

    2011目睹书业之怪现状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61120735.html


    武昌司门口,黄鹤楼前,蛇山脚下,武汉最繁华的老城区之一。这里原本分布着多个新华书店,还记得儿时逛街的最大乐趣就是忙不迭地去每个书店找书买书。那时的书店都是柜台而没有开放式货架,找营业员取书还得看她们的脸色。刚刚迎来改革春风的人们都如饥似渴地寻觅着精神食粮,店铺天天宾客盈门,天天也是早早逐客关门。尔后民营书店逐渐多起来,丧失了垄断地位的新华书店也终于延长了营业时间。各色图书也摆上了货架,人们得以自由挑选取阅,不过那时尚没有磁条技术,出入书店的人们还得接受侵犯式的搜包。再往后,大大小小的书店、出版社、写手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在书店的监控设备下自由翻看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书籍,读一整天不掏一个子儿也没人管闲。网络开始普及,信息开始爆炸,图书开始打折,经典重印开始泛滥,快餐文化开始盛行。电子书、网络文学、网购的席卷让传统的图书行业江河日下,书价的水涨船高和网店的风生水起让很少打折的实体书店们岌岌可危,全民娱乐化时代的读书人买书人亦是越来越稀有。于是我亲眼目睹了席殊连锁书屋的倒掉,各色书社的风雨飘摇,图书大世界的搬迁,省图书城由三层缩为一层,以及司门口三联书店的消失。现如今,整个司门口一带仅余一家新华书店了,原本宽阔的大门缩了一大半,左面租给良品铺子——武汉最风行的零食小店,右边租给雅黛丽——武汉最时尚的内衣店,望上去颇有点幽默的意味。也难怪,常言道衣食住行,小小的图书怎么敌得过四面包围的“衣”、“食”、“行”——门口的站牌,以及越来越茂盛的“住”——7天连锁店呢。小书屋亦纷纷改装为咖啡吧、电影吧、特色小店,角落里窄小的书架上孤零零的几本靠墙的书,只是茶余饭后解闷儿的罢了。曾经的大武汉,也只有江北的武胜路新华书店和江南的光谷书城撑撑落魄书业的门面了。
        

    汉口江汉路,大福源超市楼下。头一回看到图书跟猪肉似的称着卖,还真觉得稀奇。当图书沦为纸张,当文字不再凭内容过脑估价而是以字数过磅论价,当精神产品成为物质生活的附属,当无形的精神世界终于沦为标准化的物质生产线上千人一面的倒模成品……这个世界怎么了?图书称斤卖无疑是对脑力工作者智慧和心血的一种最狠的侮辱与亵渎。但翻翻称斤卖的书,你将会对其中的玄机微微一笑。有分量的书籍当然是不会搁到这里来的,称斤扒堆的教辅、少儿、财经、养生、娱乐、八卦比比皆是。
    忆起当年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了。京城大大小小文化公司当中的一个。头一次知道了“做书”这个词。经典重温,世纪回眸,儿童教育,成功秘方……说白了就是打擦边球,剪刀加浆糊。明白了文字垃圾是怎么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的,书业在我心目中也就神圣不再了。在无聊的现实中,必须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方能不畏浮云遮望眼啊。许是年少气盛,在当年的文化公司里我做了不到两月就毅然辞职了,不顾主管的百般挽留,独自跑到未名湖畔大哭一场。想来自己真是个固执的有精神洁癖的人。后来发生的变故证实我是对的,公司老板终因侵权蹲监狱了。在中国,其实净土是不存在的,目前的工作虽远离了文化业,依然充斥着谎言、欺骗和垃圾信息,我却可以释然。至少自己不是谎言的直接传达者,至少垃圾信息与受众之间的沟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至少这行当的一切腐坏与文化业无关。或许,这也是成长的蜕变,无奈的妥协。回头望去,一路上,我们真的失去了许多。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只是,一声叹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