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8

    大漠沉沙(一)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70256300.html

    提起笔来的时候,距出发之日已整整一月。西行如长梦,而我仿佛犹在梦中。思绪仍如细沙游丝般纷扰,难以理清。看不够的风情,道不尽的苍凉,一路征途,且行且思。
    9月28号中午,请好假的我背上大包,从公司启程,开始了为期十天半的西部之旅。匆匆打包了楼下肯德基的一份午间优惠套餐,打车赶到付家坡客运站,转1点整的机场大巴。武汉晴热如夏,大巴尚未出站便遭遇数十分钟拥堵,急得只穿速干短T的我一头汗。1点半终于挪到火车站宏基客运站,司机这才不紧不慢地边聊天边奔汉口方向了。2点半到达机场,顺利办完登机手续,安检时探照灯被冠以“密度很大的金属”名义要求接受检查,不过安检员在我“莫高窟用途”的解释下很快放行。航班3点45准时起飞,1小时后降落咸阳机场。伴着飞机后轮着地的轰鸣,一个声音自心底涌起:西安,我来了!是的,这是我魂梦相系的西安,是中国摇滚重镇,是郑钧张楚许巍的故乡,是吉他歌手小说家程序员Y念书的地方,是漫天历史尘埃的古都,也是“两千年皆秦政也”的发端。一直觉得西安太厚重,不敢轻易地来读,尽管和这座城市之间只是一张夕发朝至卧铺的距离,却始终没有动身。西行第一站,我终于踏上向往的土地,却行色匆匆,是个过客。
    下机的时候是阴天,风凉。机场大巴到市内26,比武汉便宜,一路也见识了西安的堵车,到达市区居然用了1个半小时,中国真是无处不堵啊。路上见到了“太白盛世”、“汉唐书城”等有底气的名字,这些字眼自然是不属于现世的,只让人遥想当年徒增惆怅。

    手机拍的咸阳机场,西安第一眼
    西安的格局和北京一样,四四方方。在阳阳国际广场寻到预订的旅店天已经黑了,楼下的电梯旁赫然贴着通缉令,西安的治安的确堪忧。放下行李去鼓楼吃饭,不料的士异常难打,许多空车拒载,真有损国际旅游城市之名。步行了半条街,终于打到车,的士又比武汉便宜。车上沿途欣赏古城夜色,明城墙、钟鼓楼的震撼夜景蔚为大观。鼓楼下车直奔熙熙攘攘的回民一条街,满街的羊肉泡馍和核桃让人眼花缭乱。寻了一家店坐下,点的羊肉泡馍被凶神恶煞的回民伙计偷梁换柱成牛肉泡馍,味道也极其一般,理论无效,吃罢后我径直找到老板讨回差价,就算孤身一人我也绝不怕你。

    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半,赶紧奔钟楼,门票27。钟楼地理位置极好,处西安之正中,与鼓楼遥遥相望,观西安城东南西北四通八达灯饰纵横繁复璀璨。楼上悬明代钟一口,故名。楼里还有书画瓷器展,无奈夜黑灯暗,不可好好欣赏。上得顶层,本想极目远眺,不料整层均被各国老外围得水泄不通,实难见缝插针。在一群群拍照嬉闹的老外之间穿梭,寻下楼之路,一声“你好”让我一怔方微笑还礼。没想到出行遇到的第一个微笑居然来自一位女老外,让人温暖亦慨叹国人冷漠的脸。


    钟楼

    遥望鼓楼


    夜景璀璨,邮局也有宾馆范儿
    从钟楼出来再去鼓楼,已到九点关门时间,便只在四周转转,看看夜景。麦当劳的M标志闪耀在鼓楼前,如此中西合璧意味深长,西方文化已全面入侵,哪怕是历史最悠远的深处。




    鼓楼

    M标志

    逛逛回民街,买了皮影和剪纸,尝了镜糕,的确唇齿留香。边走边逛,感受着人群的热闹和秋夜的轻寒,回去的时候已是十点多,居所附近的大雁塔音乐喷泉已然错过了。没关系,这次只是初识,把美景留给下次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