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6

    出门俱是看花人 - [流水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17131431.html

    近来十分忙乱,疏于动笔。清理了好几天硬盘,各类文件越积越多,看完了几部早就下了一直没看的片子。考虑再三,回绝了深圳公司。有些失落。如今每天要起很早上班,不太习惯。穿了一件新衣裳,被上司委婉地批评了一顿,说奇装异服不利于管人。不知道这份工作这个位置是否适合我,也许每个人的气质都是生就的,我只想顺其自然,不愿刻意去改变去掩饰去塑造,更不愿勉强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难。

    和珠珠两口子约好去解放公园看花展。荷兰风车,郁金香,风信子,三色堇,热烈而浓郁,美不胜收。我喜欢那些金色的郁金香,张扬着梦幻般的艺术灵感;我喜欢小小的风信子,它是我最初的网名和最深的印记;我喜欢蝴蝶般妖娆的三色堇,它让握不住的时光静静地停驻了。最喜欢的,还是那风中遒劲而苍茫的芦苇,高大,神秘,与命运抗争。




    绿野仙踪







    风信子






    流连戏蝶时时舞

    小蜜蜂


    千朵万朵压枝低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天天地流转

    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




    风中芦苇

    伸展
    一番畅游长谈后,珠珠他们请我们在群光吃晚餐,还约好下次去森林公园,并品尝我的手艺,呵呵。

    路过洪山广场,见一家酒楼里有剪纸展览,进去一睹为快。上周路过民院路发现的荷兰风情园开园,前些日子华工雨后的梅花,南湖的垂柳,均是一通猛拍。现在总是随身带着相机,已经得了相机依赖症。前天下班时在班车上望见夕阳斜斜杨柳依依的汤逊湖,浩淼而明丽,只惜手边忘了相机。再择晴日得此美景吧。









    剪纸展览

    一枝黄杏出墙来



















    在水一方






    娇花带雨

    南湖柳垂帘

    再次去省图听姚国华先生的演讲,《大学重建》。这次老公占了靠前的座位,我们更近距离地感受到了姚先生的慷慨激昂。只是时间太短,重要的内容没能得以展开。末了提问的时候,一位中年听众说首先应该进行政治改革,心中感念,大声鼓掌。

    终于读完了80年代的老读书。86年的一期编后絮语,感慨。

    在大东门淘到了戴晴女士的《梁漱溟王实味储安平》,正在阅读。还有几摞书和N多电子书要读,没有时间。

    紫燕百味鸡味道独特。千张结烧五花肉,真香。米豆腐打汤,远没有芙蓉镇的好吃,可能加点肉丝和辣椒更好。
    在群光买了蛋糕,又上楼去买一个糖人。儿时的游戏了,重温。

    严冬过去,养的花也死了一大半,吊兰4岁了,数它最顽强。又添了一盆仙人掌,开出许多小红花来,希望能够养好。
    穿惯了vasque之后,别的鞋子统统穿不习惯了。
    勇往直前包小柏真够沉稳老练的,厉害。

    如果评价一个女人有气质,那就是说她已经老了。

    路边惊奇地看到有人打铁,记忆中还是80年代见过。再想起冬天时公汽上有人织毛衣,也是多年不见的景象。通货膨胀的时代,仿佛又回到了老路上。
    总是希望生活中有奇迹,然而一切终归还是老样子。
    可我不一样了,我已经厌倦了这个地方。
    雨来了。很大的雨。下得悲伤。
    忽然间,很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