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6

    南国四月天(六)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0462112.html

    早上8点起床退房,寄存行李。吃完早餐,买了南都和新快,郑姐的车已经来接,送我们去深圳。一路聊天看报,经过番禺时,郑姐给我们指她的两个药厂,都很气派。说起广州的治安,郑姐说她刚来的几年曾经被抢三次,有一次还是敲头党。她妈妈的眼镜链都被抢了。汪姐也被抢过戒指。在广州,没被抢过是不正常的,如果被抢的是假货,被抢人还要赶紧跑,晕。现在治安还是好多了。
    11点,到达了熟悉的宝安。奔驰在高新的宽广大道上,再一次看深圳,到底有了很不一样的视角。绿化依然很好,路人依然很少,道路依然很宽,住宅依然很高,可是,和广州相比,这里显然太不同了。弟弟说,深圳没有人气,像个巨大的生产车间。zz曾说,深圳没有生活气息。这里的街道宽得只能走天桥和地下道,这里的道路长得找不到调头的地方,这样的路上只适合坐在车里,走路散步的话简直像个傻瓜。一切都那么规整,那么刻意,刻意得不真实。在这个打工城市里,人成为了机器,高速度,冷冰冰,没有休闲的脚步,没有放松的心情。就像阿菲的歌:我像是一颗棋子,来去全不由自己。深圳,依然完美而漂亮,而我,却不再喜欢。
    电话不断响起,爸妈的老同事A老师和B老师已经等候多时了。B老师开着限量版休旅车,很酷。他是A老师的学生,后来做老师,再后来当老板。先去A老师家坐坐,再参观B老师蛇口的豪宅,海边两座150平米的观景住宅,打通了,一套自己住,一套给儿子。一平米万余,加起来三百万。B老师家里很多名画和18世纪古董,我不懂鉴别,呵呵。朝南的阳台观海很不错,小区也有很长的海岸线,B老师说对面就是香港。可惜,这里终究不是香港呵。B老师的幕墙工程遍及各地,他还想做另一个马云呢。








    像在海船上
    随后来到海上世界,观女娲补天像。上次就想来,当时没有时间,这下可算一补缺憾了。午餐B老师请客,多宝鱼最为鲜嫩,当然,深圳的餐饮还是不如广州美。饭后发现酒店的洗手间是圆形的,头一回见,空间极大,呵呵。告别两位老师,郑姐带我们找旅店,可是华侨城的旅店已经客满,原来深圳也碰上交易会。措手不及之际,B老师帮我们电话预订了七斗星竹子林店,虽然这地方离我想去的罗湖比较远,房源紧张的情况下也只能先住下了。经过反复问路和gps指引,我们终于在下午4点多抵达旅店,仅剩两间标间,好险!弟弟洗衣,我找地方上网,旅店里没有,听说网吧很远。只得找人问梧桐山的路线,据说入口有很多,有公路也有户外山路。攀爬小梧桐往返要4个小时,大梧桐更远。





    酒店飞仙
    晚餐在旅店餐厅,请郑姐一起吃,菜的口味过于清淡,实在不怎么样。饭后妈妈要会老同学,郑姐去朋友家住,把爸爸我们仨带到世界之窗。站在斑马线上等红灯,两边的车呼啸而过,没有任何安全感。世界之窗的夜景很耀眼,多拍几张。发现深圳的帅哥靓女比广州多,而且都很时尚,广州人很随意,拖鞋就足够了。





    帅哥和不明飞行物



    古堡烟火
    接下来坐地铁去东门老街,深圳的地铁线还是清晰多了。听听地铁话题也很有意思,广州人都在谈生意,深圳人都在谈打工。到老街已经很晚了,这里依旧繁华,和上下九差不多,总算有点生活味。尝了一串青芒果,才发现没熟的时候别有风味,有点像芒果干。地铁快收班了,弟弟买了一个包,我们仨就匆匆赶回地铁,结果我忙中出错,被售票机吞了好几元。回家又和弟弟商量了一下登山的线路,明天早早行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春秋无度 2006-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