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7

    南国四月天(七)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0613621.html

    早上7点不到,弟弟就打电话催我起床,真不想起啊。收拾停当7点半已过,弟弟已经吃过早餐了,爸妈要等郑姐的车,不去仙湖植物园,我俩于是决定走梧桐山村。先坐地铁到老街,穿到门诊部坐211。路上买了玉米馒头和玫瑰包子当早餐,小笼包大小的包子一元一个,这样的包子武汉可是一元四个,广州五角的包子也比这个大呢。路边一眼看到一家户外店,深圳到底是户外天堂啊。
    车上挤满了人,长途颠簸了一个小时,9点半终于到达了终点站,也是我们登山的起点。周末爬梧桐的人多得超出了我的想像,绝大多是学生和稍长的年轻人,装备都十分专业,登山杖、护膝等一应俱全。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户外是一种放松的手段,或者说,辛苦地工作是为了攒装备玩户外。买了两瓶水,我们就上山了,当然不去走公路,跟着大部队往山路走。平路走了不远,水库附近出现了三条分岔,我们不溯溪,弟弟又看见右边小路竖着“危险,禁止通行”的牌子,于是我们就往左上山。回家后才知道,我们走的这条线是罗龙界。上山的入口就是陡峭的泥巴坑台阶,这阵势已经让我有些害怕。弟弟走在前面,说好上,既然来了肯定要爬,我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上。一开始就手脚并用,仅仅装了雨伞相机小食和水的斜挎小包也出奇地沉重起来,在身上直晃荡,令我自顾不暇,狼狈不堪。拾到了一个木耳和几根像虫子的小枯枝,打算带回家吓唬老公。走了一段弟弟提出帮我背包,这下我稍稍轻松,但还是手脚并用,心里发慌。感觉山路一直较陡,应该有40多度,虽然拾了一根树枝作拐杖,我还是得不断地攀抓树干、杂草,借力而上。而且v底在下过雨的石头和泥土路面上,并不能让人全然放心。一大队人马行动迅猛,二十多人噌噌而上,身手敏捷,看得我目瞪口呆,那些女生怎么就不害怕呢。又有个4人小团队赶了上来,穿溯溪鞋的一哥们拿我的vasque取笑,说登山鞋是大材小用负重了。翻过一山顶,接着下坡,这下更要小心。再上坡,如此往复。也不知翻过了几座山头,每一座都不是以为的终点,只看到900多米的大梧桐越来越近,回望山下的深圳越来越远。各座山头的风越刮越大,在顶上的片刻人几乎要被吹走,都快立不稳了。越往上雾气越重,看不清方向,难怪刚才有人说在山上会有飘飘欲仙之叹。前面的人回过头找丢失的眼镜,据说价值一两千呢。我们找到一块岩石,坐下来吃简易午餐,鸡仔饼,弟弟吃了几块就觉得很油,我把剩下的一扫而空,这下有点劲儿了。继续行进在陡峭的山崖上,心中百感交集,又是害怕,又是激动,梧桐山,我终于来了,蛋白质,我终于走在你走过的山路上,却看不见你的足迹……又一个40多度的陡坡,且没有多少杂草和树干,我站在石头上腿都开始发抖,战战兢兢地回头,天哪,这么高这么陡,别说摔跤,就是重心稍稍向后一仰,也会一骨碌粉身碎骨哪。前前后后这么多人都在爬,只要有一个人一步没有稳当,下面的人全都免不了遭殃,晕。很多人已经气喘吁吁,体力不是我的问题,我主要是恐惧,更多是来自内心的恐惧,看来战胜自己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问了迎面下来的好些人,什么地方有台阶可走,都说要上顶才有,还得1个小时的路程。晕啊,原以为爬一半想撤就随时下撤呢,没想到现在是华山一条路,不上也得上。用旁边哥们的话说,是骑虎难下。我不后悔爬这般没有路的路,我终于了却了自己的心愿,不过这里的难度的确快超出我的承受力了,我可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难的山路啊。户外,想说爱你不容易。弟弟一脸苦相,现在的我们早就不想登顶了,我们只想在大风迷雾中赶快找到救命的台阶。迅速下山。除了往上别无选择,反正来时路是不堪回首的,打死我也不敢从原路下撤,真佩服那些一脸轻松的迎面客啊。有驴友聊天,说上周走的不是这条路,真够厉害的,每周常规锻炼来着。也不知爬了多远,1点过了,我们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横路,上面就是顶峰,近在咫尺,而往右穿过去,可以找到台阶。到这里的驴友兵分两路,一小半人欢呼着登顶继续往上,大多数人横切。听前面人说横切的地方今天有塌方,事到如今我们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要死大家一块死吧,呵呵。横切了半个圈,终于看到了台阶和路标,传统的登山道第一次出现在眼前。谢天谢地,终于可以走台阶下山了。台阶也不大好,怪石嶙峋的,好歹比山路强多了。一驴友提醒说下面的台阶路有一段不好走,我还纳闷,台阶能差到哪里去呢。走了不远,前面一小段封山,台阶上有倒下的大树,原来就是这里塌方。于是这一段又得下土路,那个陡峭劲儿啊,看得我眼晕。刚迈了两步,天,前面好滑,v底根本站不住,我险些滑倒。一种异样的惊惧袭上心头,我连连退了几步,抱住上面的树干,蹲下,再也不敢挪动了。弟弟在下面几米处,回头望着我。这时身后下来几个驴友,一男生问是否需要帮忙,我连连点头,把手给他。他下了一步,努力稳住,拉我,我见他不稳,还是不敢迈步,和他一起的女生见状说要不要我也拉你一把,我知道不能再犹豫,越逗留越危险,于是一边说谢谢一边跟着男生往下走,好容易渡过了这黑色的三米。后面走来一对男女,竟然提到了蛋白质的陈年故事,感伤……下面的一段依然危险,我跟在弟弟后面,小心翼翼,终于安全回到台阶路。想想刚才的一幕,仍不免后怕,万一我脚下一滑,岂不是把人家都连累了,简直不堪设想。台阶往下就是停车场,可这里没有车搭,我们只得继续沿着盘山公路下山。弟弟提醒我扔掉拐杖,我倒紧张得忘了。接下去是无尽的转弯和下山路,没有路标没有车,我们像机器人一般借着冲力迈步,单调而机械地行进。其间有驴友抄近道下山,弟弟想走,我望了一眼,这不和刚才的险情差不多吗,我连拐杖都没了,打死我也不敢走啊。于是我们继续沿公路兜圈。3点半,我们终于下到梧桐山村的大门口,结束了6小时的整个攀登过程。


    像多脚虫









    这样的坡



    我在攀登

    门口也有几家户外店,匆匆扫了几眼,我们就给妈妈打电话,她告诉我们在世界之窗会合。这里的餐馆都很小,我们商量后决定到老街再吃饭。又是一路颠簸,坐车到老街,随意找家馆子,点了家常豆腐和蚝仔煎蛋,味道很一般,勉强吃了一点。坐地铁到世界之窗已经快6点半了,郑姐的车也在等了。上车,匆匆告别了深圳,赶回广州。车上聊天,原来爸妈今天去海上田园了。8点多到番禺,下了很大的雨。广州雨比深圳多。在小区美食街的顺德店吃饭,郑姐点的茄子煲萝卜糕等都很美味,我点了个没尝过的蚕蛹,吃起来腻腻的,就算尝鲜了。郑姐坚持要冒雨送我们去旅店,爸爸叫来的士,和她道别。回到白云路旅店,躺床上不想再动弹。今天真的累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