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03

    感受西藏(六)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700298.html

    凌晨1点终于到了绒布寺,招待所门前停满了各色越野车。师傅下车瞅了一眼,就说没有住的了。大姐不舒服躺在车里,无奈我们三人自己下去敲门,没有任何回应。半夜的5100温度已经是非常低的了,风相当猛烈,吹得人害怕,羽绒服放在箱子里不好拿,我套上了所有的外套,还是冷得发抖,没有办法,此刻已经没有退路了,别说感冒,什么都顾不上了。无果,我们哆嗦着回到车里,请师傅再去观景宾馆试试运气,贵一点也住。车到宾馆,师傅说他过年时跟这里人打过架,不下去了,我们仨只得又下去敲门,无论怎么拍怎么喊,回应我们的都只有呼啸的风声。再次回到车里,找出手册上的宾馆电话,打过去依然无人接。也难怪,深更半夜的,谁会理你呀。
    这里只有这两处可住。怎么办。师傅说有一次也是来晚了后来只好睡车里了。我同意,最多也就坐着睡5个小时,大姐不表态,kitty说她一定要睡床,小杨觉得她俩都病了躺车里不行。师傅说那就只有上大本营住帐篷了,藏民的,肯定有床位。没有退路了,上吧,海拔再上100过夜,而且将错过绒布寺的日出。谁叫我们这么晚才来呢。
    半个小时后车到5200的大本营。在大本营住帐篷,似乎也是我一直向往而敬畏的事情,好吧,来就来吧。还是那句话,一辈子又能有几次这样的极地体验呢?夜里的大本营伸手不见五指,这里的寂静显示着登山季节已经过去。我们借着车灯微弱的光亮进入帐篷,留给我的是一个靠窗的铺位,寒风将窗纸刮得呼呼作响。见只有两床被子,我又找藏民要了一床毯子,简单地洗了个脸,就躺下了。kitty有睡袋,小杨穿上了羽绒大衣钻进被子,我担心穿羽绒服睡起来会着凉,就把羽绒服盖在脚边,穿毛衣睡下。很累,甭管是寒冷是酥油味还是头疼,都无法阻止我平生第一次在帐篷里入眠。珠峰,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触摸你的。
    早上7点不到,我在隐隐的头疼中醒了过来,还好,酥油味的被子还挺暖和,没有感冒。惦记着日出,我爬起来了。小杨也坐起来,说她晚上很冷没睡着。大姐和kitty似乎还睡得很香。穿上羽绒服走出帐篷,清晨的寒意逼人,风依旧咆哮。看到珠峰了,那么清晰,近在眼前!可是师傅还在羽绒睡袋里打呼噜,我的相机锁车里了啊。又看了看,云雾也起来了,一个老外走过来跟我打招呼,说这天不算太好。站一会儿就觉得冷了,我赶紧回帐篷,洗漱完毕,喝了点热水吃火腿肠和兔腿充饥。吃完了师傅还没醒,刚才吹了风我觉得有点冷,于是又躺下了,睡了一个小时回笼觉。
    9点半师傅的呼噜还越来越响,实在等不及了,我只好叫醒他(他肯定骂死我了!),请他开了车门。我拿了相机和衣服,kitty和小杨也过来取行李。此刻已经是晴朗的天空了,珠峰近在咫尺,一通狂拍。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468.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4432.jpg
    珠峰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457.jpg
    大本营的帐篷和炊烟
    小杨问了去冰林塔的路,藏民说往返要7、8个小时,需要一天时间,看来只能留下遗憾了。大姐不舒服继续休息,我们仨都还想往上走走,小杨找了一个藏民桑布做高山向导,带我们去5300的高山湖,一人15块。往前走了没多远就是一条河,不算太宽,但是我还是有点怕。桑布先过去,踩在石头上,然后把我们拉过去。再往前又过了一条河,就开始爬山了。此刻虽然是晴空万里,5200的高度上仍然非常冷,寒风更是放肆,kitty一会儿就叫耳朵疼了,赶紧戴上帽子,我都后悔没有把口罩从箱子里拿出来了。山路全是碎石路,越来越陡,走起来很滑,踩不稳似乎就要掉下去了。后来实在害怕,只能让桑布拉着我走了。走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只得停下来休息,看来5200的海拔上徒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迈一步都相当于平原上跑多少步了。这下子我算是切身体会到了登山者的伟大,5200只是登珠峰勇士们的起点,而已经差不多是我们的极限了。休息过后继续走,桑布帮我们背包,小杨拾到了两块漂亮的石头,我也捡了几块,可以拿回去作纪念了。其间又休息一次,不知走了多远,桑布指着前面:“到了!”我们翻到一座小山头,果真看到了一个湖,湖水碧绿澄澈,四周是灰土沙石,其上为纯净蓝天,远处是冰雪珠峰,犹如一个绝美的梦境。这里的海拔是5300,这100米的高度我们足足走了1个多小时。行走在世界屋脊的滋味,我也算小小地尝了一回,呵呵。这里的珠峰更近了,仿佛伸手可及,于是又是顶风狂拍。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4539.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4758.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4925.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528.jpg
    土山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5258.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5454.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5335.jpg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545.jpg
    高山湖
    我们准备从山头返回时,又上来了几个手持登山仗的男生,也一样气喘吁吁。一个男生跟我一聊,竟然是湖北老乡,呵呵。原来他们是中科院科考队的,来做高山植物调查,现在要前去冰林塔。可惜啊,我们没有时间一起去了。
    回去的时候是下坡,我更害怕了,要不是桑布拉着,真有点不敢迈步呢。桑布又带我们去看了珠峰高度纪念碑,此时,远处的珠峰开始有云缭绕了,不知道算不算旗云。往前再次过河,过最后一条河的时候,虽然有桑布在前面拉,我还是没有踩稳,左脚进水了。鞋子湿了,不过并不觉得冷,而且在这么干燥的空气里相信很快就会干了。
    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5/7/rainlily64,20060625135617.jpg
    高度纪念碑
    回到了大本营,已经是中午1点了,结完帐(过路费20,住宿10,早餐+开水9),我们便匆匆下山。依依不舍地再看一眼美丽的珠峰,再见了!这其间的所有体验,都是刻骨铭心的。
    回到扎西宗吃午饭,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的我开始感觉到不舒服,打馊嗝,显然是胃受凉了。早上吃的自带的火腿肠和兔腿是冷的,又出去吹了冷风,哎呀。午餐吃得很少,只挑了一点素菜吃。回到车上赶紧吃藿香正气丸,发现嘴唇也干得厉害,开始脱皮了,口腔有点溃疡,疼,赶紧抹润唇油,吃维生素和泻火药。下午又开始了漫长的土路,师傅说由于修路萨迦寺去不了了,到拉萨给我们增加一个色拉寺看辩经。下午胃仍然难受,还是涨,原路返回也没有什么新景点可看,于是多半都闭目躺着。又是长时间的颠簸,回到日喀则的时间变成了晚上11点,这一路竟持续开了近10个小时的土路!回房间泡面草草了事,一身尘土洗头洗澡,发现鼻子里也有干血块了,继续吃药。幸好终于又可以盖上舒适的羽绒被了。
    分享到:

    评论

  • 是的。亲眼所见、亲足所触、亲手所拍的珠峰。
  • 珠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