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09

    羽戈:李鸿章的两首诗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797846.html

    第一首是青年时期的作品:

    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
    笑指卢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

    第二首,据说是临终前的绝笔: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
    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
    海外尘氛犹未息,请君莫作等闲看。

    这是我读近代史时随手录下的,如今再看,竟有些莫名的感慨。

    确如梁启超所言,李鸿章是中国近代第一人。不说其它,单论此人体现的时代矛盾,几乎每一本史书,对他都有一种特异的评价。褒之、贬之、更在于从不同的角度加以褒贬。一本书的水准高低,看看它如何评论李鸿章,基本可窥一斑。

    恕我浅薄,我一直搞不懂,李鸿章的老师曾国藩以学问家名世,我却很少读到他的(名)诗作,印象最深的是挽联,这自然是曾的拿手戏。而李鸿章的知识人一面,总为他的政治家一面所湮没。不曾想,这两首诗歌居然令我念念不忘。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已成名句。还有些一语成谶的味道。李鸿章因平定太平天国叛乱而得封一等侯,亡故之后才加为伯爵。“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这一联,让我想起陆游的“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后面还有两句,正能映照李鸿章的黯淡心境:“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

    我的高中语文老师Y先生,曾做出一个论断,即诗人的出身与诗歌的气魄之关系:有大出身者,未必有大气魄;有大气魄者,则必然有大出身。他喜欢以李煜为例:“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这首词的整体调门虽然消沉婉约,可仅此两句,却非帝王不能为,哪怕是没落的帝王。今日论李鸿章,似乎又能为此说找寻到一个优雅而可信的例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金色时光 2006-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