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30

    集句集字附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8357269.html

    集句集字附

       罗茗香曰:“朱竹垞先生旧有集句楹帖云:‘人道君如云里鹤;自称臣是酒中仙。’”惜未详所赠何人。

      刘金门先生自出塞至赐还,凡阅三载。归后集杜句作联云:“三年奔走空皮骨;万古云霄一羽毛。”所至皆悬于壁,见者无不称其工妙。然次句究嫌其夸也。

      万廉山郡丞喜蓄奇石,大有米海岳之癖。尝以“峨眉积雪”石自镌此四字,赠唐陶山方伯。方伯集句为联以谢之云:“何当报之青玉案;可以横绝峨眉巅。”

      谢椒石曰;“真州察院,旧为盐政按部时掣盐公所,内有戏台。曾宾谷中丞有集句联云:‘粉泽大猷,元黄裨说;云霞万影,丝竹千声。’戏台联之庄丽,无逾此者。”

      阮芸台师有别墅在邵伯湖之北,湖堧植柳三万株,自额所居曰“南万柳堂”,以别于京师之“万柳堂”也。沿湖鱼利,甲于江北,师尝集句自题堂联云:“君子来游贯及柳;牧人乃梦众惟鱼。”以《右鼓文》对《毛诗》,自然名贵。

      黄右原比部索余撰句赠联。比部博学好文,在淮商家为别调。余集《韩诗外传》及《汉书·河间献王传》语与之云:“虚己受人,彼其之子,殊异乎族;实事求是,夫惟大雅,卓尔不群。”邗上人多不知所谓,惟芸台师以为无虚誉也。

      余前编《丛话》有辑汉碑句十余联,黄右原比部见之,以为未尽,因手录一帙示余。盖余前据敝斋现藏拓本为之,右原则从《隶释》、《隶续》中推广得之。今亦择录如左,弥觉古香袭人也。其四字云:“令仪令色;允武允文。”逢盛碑、鲁峻碑“为国桢干;配曜岳嵩。”范镇碑、郭仲奇碑“敦诗悦礼;含谟吐忠。”西狭颂、孔靇碑“刚毅多略;文雅少畴。”丁鲂碑、郭仲奇碑“种德收福;干国栋家。”张公神碑、州辅碑“广祈多福;博览群书。”孟郁碑、鲁峻碑“姿兼申甫;德侔产奇。”张纳碑、刘熊碑“智含渊薮;絜如圭璋。”度尚碑、唐扶颂“比蹤豹产;膺姿管苏。”鲁峻碑、范镇碑“为国桢榦;作主股肱。”郭仲奇碑、樊安碑“行义高劭;体性温仁。”费凤碑、孟郁碑“文艳彬彧;风曜穆清。”赵圉令碑、祝睦碑“翔风膏雨;左书右琴。”孟郁碑、马江碑“耽乐术艺;揪敛吉祥。”丁鲂碑、华山碑“剖演奥艺;恬忽世荣。”校官碑、侯成碑“钩河擿雒;奉魁承杓。”史晨碑、石门颂“应运挺度;通神达明。”郭究碑、祝睦后碑“笃礼崇义;抱淑守真。”高彪碑、景君碑“天与厥福;世有令名”。礼器碑、耿勋碑八字云:“躬洁冰雪,夷然清皓;性发兰石,生自馥芬。”祝睦后碑、帝尧庙碑“学为儒宗,行为士表;爱若慈父,畏若神明。”鲁峻碑、刘熊碑“内怀温洞,外撮强虐;功绵日月,名勒管弦。”鲁峻碑、帝尧碑“以义抑强,以仁恤弱;乃台吐曜,乃岳降精。”唐扶颂、杨震碑“威隆秋霜,恩逾冬日;言合雅谟,虑中圣权。”樊毅碑.谯敏碑十字云:“言不失典术,行不越矩度;威以怀殊俗,德以化圻民。”杨统碑、费凤碑

      黄右原又录其集句、集字楹帖见示,因复择其尤佳者如左。如云:“鹊笑鸠舞,大喜在后;麟子凤雏,和气所居。”“桂柏栋梁,麟凤堂室;雍凉朱草,文山紫芝。”“达性任情,得其欢乐;布政施惠,拜为公卿。”以上焦氏易林“金石九茎,木禾六秀;明珠一寸,白玉四环。”鲍照河清颂、庾信谢赐布启“瑞林朋生,祥禽辈作;卿云似盖,甘露如珠。”鲍照河清颂、徐陵劝进表“珠角擅奇,山庭表德;天球并价,日观同光。”庾信齐王宪神道碑、李商隐献集贤相公启“论史可听,谈元愈默;幽居少事,野性多闲。”宋之问禊饮序、王勃游莲池序“玑镜照临,山河容纳;风质洞远,仪止祥华。”庾信齐王宪碑、沈约齐司空行状“立行可模,置言成范;徽猷克著,声绩聿宣。”沈约齐昭王碑文、骆宾王上崔长史启“组织仁义,琢磨道德;栋梁华夏,舟楫江河。”刘峻广绝交论、庾信齐王宪碑“镜文虹于绮疏,浸兰泉于玉砌;握珠胎而冠月,振琼树而韬霞。”王融曲水诗序、王勃上司马书“玉树以珊瑚作枝,珠帘以玳瑁为押;赤雁与斑麟俱下,醴泉与甘露同飞。”徐陵玉台新咏序、庾信贺新乐表又集唐人句云:“四时最好是三月;万里谁能访十洲。”韩偓、李商隐“金铃玉佩相磋切;珠蕊琼花斗剪裁。”李绅、王初“黄金盒里盛红雪;碧玉盘中弄水晶。”王建、郭震又集《兰亭序》字云:“将相风和天地静;修齐事大古今同。”“契古风流春不老:怀人天气日初长。”“今居古稽极乐事;外和内峻大贤风。”“流水长亭,春风静宇;幽兰一室,修竹万山。”“修竹抱山,春亭映水;幽兰得地,虚室当风。”“迁固同文,惠列殊抱;管乐佐世,老彭引年。”“临类咸和,取诸无妄;随时观感,咸与同人。”“合室能文,自是盛事;放生为乐,可得大年。”“虚能引和,静能生悟;仰以察古,俯以观今。”

      郑仁圃寄余集句联数纸,中有可录者,如云:“左酒右浆,喜叠其室;伯歌季舞,福为我根。”“合匏同牢,宴乐有绪;驾福乘喜,昏悦宜家。”以上焦氏易林“小园新展西南角;和气先熏草木心。”放翁、半山“平生独以文字乐;此日翛然水竹居。”宛陵、朱子“烟树远浮春缥缈;风船解与月徘徊。”文潜、朱子“深林闲数新添笋;残烛贪看未见书。”放翁、山谷“五亩自栽池上竹;一尊径醉溪中云。”东坡、诚斋

      道光改元,诏开孝廉方正科,吴江县以翁君海村应举,群称公允。有以集句联赠之云:“圣代即今多雨露;先生有道出羲皇。”

      郑仁圃尝拟作军机直房春联集句云:“春为一岁首;月傍九霄多。”同人皆以为工,惜未悬挂。又尝集句作闽浙分水岭交界处联云:“半岭通佳气;他乡有胜缘。”亦拟而未挂。又于九江府天后宫墙外集句一联云:“潮平两岸阔;花满九江春。”盖墙外临大江,墙阴则花圃也。

      姚亮甫中丞由豫藩量移山右,时汪碧山方伯如渊集《诗经》句赠之,联云:“既儆既戒,惠此中国;来旬来宣,至于太原。”中丞极称其工切。

      京师和春部戏馆门外有集句联云:“和声鸣盛世;春色满皇州。”天然庄丽,云是张船山太守问陶所撰。

      孙柳君录寄所集古乐府五七言联。古雅可喜。如:“晤言纷在瞩;惠心清且闲。”巫山高、日出东南隅行“端景缘直表;茂实偶英声。”上邪篇、永明乐“恪勤在朝夕;俯仰愧古今。”蒲生行、猛虎行“金石响高宇;桂松比真风。”远期篇、白头吟“智理周万物;远怀柔九州。”伯益、鰕鱓篇“清川含藻景;丹华耀阳林。”日出东南隅、子夜四时歌“春秋补小月;山水有清音。”折杨柳闰月歌、子夜四时歌“语默寄前哲;邂逅承清尘。”折杨柳行、定情篇“仁声被八表;妙花开六尘。”朱鹭篇、永明乐“含情结芳树;捻香散名花。”芳树篇、折杨柳行“平生怀直道;大化扬仁风。”白头吟、上邪篇“沙棠作舟桂为楫;浮云似帐月如钩。”梁元帝乌栖曲、简文帝乌栖曲“凝华结藻久延立;弹琴鼓瑟聊自娱。”白纻歌、白鸠篇“萦弦急调切流徵;迎歌度舞遏归风。”赵瑟、秦筝

      余在桂林,习见陈莲史所作楹帖,语多古异,闲询之,始知其暇中辑有五七言旧句三百余联。手写一帙见赠,兹择其尤佳者录之如左。五言云:“容光无不照;怀古亦何深。”张曲江、陶靖节“卫门罗戟棨;遂性各琴尊。”韩退之、苏东坡“荣华肖天秀;谈笑安边隅。”韩、苏“天材任操倚;经训乃菑畲。”韩、苏“文章自娱戏;忠义老研磨。”韩、苏“文章开窔奥;节制收英髦。”“避人焚谏草;弹剑拂秋莲。”杜、李“远意发孤鹤;思波起涸鳞。”苏、杜“传家有衣钵;听履上星辰。”苏、杜“经纶皆新语;鸾凤本高翔。”杜、韩“上客能论道;虚怀只爱才。”右丞、杜“奇书窥鸟迹;赐茗出龙团。”放翁、苏“高文有风雅;新渥照乾坤。”右丞、杜“肝胆不楚越;眉宇真天人。”李、杜“尘襟谅昭洗;贤路不崎岖。”朱子、杜“云霞成伴侣;冰雪净聪明。”右丞、杜“顷来树佳政;时还读我书。”东野、陶“铭心对欹器;含笑看吴钩。”“万他如大路;一字皆华星。”遗山、杜“丹青不独任;心迹喜双清。”袁晖、杜“风骚共推激;华实相芬敷。”杜、权载之“荆州爱山简;刺史似寇恂。”“飒爽动秋骨;廉折配春温。”杜、苏“心在水精域;直如朱丝绳。”杜、鲍昭“高才食旧德;流藻垂华芬。”苏、子建“桑竹垂馀荫;圭璋满清班。”陶、苏“计阔道愈密;实大华亦荣。”苏、韩“旷怀扫氛翳;公论悬日星。”杜、遗山“春夏各有实;鱼鸟亦相亲。”杜、苏“朗鉴谅不远;清言得未尝。”韩、苏“时节不可玩;风期谁复赓。”“文章有定价;邂逅得初心。”陆、韩“即事已可悦;赋诗何必多。”“所得静而简;其人勇且英。”杜、苏“放意弄晴快;叩奇独冥搜。”杜、东野“唱妍酬亦丽;我适物自闲。”韩、苏“草圣秘难得;诗人思无邪。”杜、苏“得尽所历妙;应缘不耐闲。”杜、苏“永路当自勖;清光应更多。”李、杜“得句忍不吐;好古意所耽。”“量力守故辙;荡胸生层云。”陶、杜“守道不封己;择交如求师。”杜、韩“且从性所玩,庶以善自名。”惠连、陶“佳句喧众口;古人惜寸阴。”韩、陶“春耕庶秋获,茶兴复诗心。”曲江、薛能“殊姿各独立;素志庶可求。”杜、苏“发兴自我辈;赏心惟良知。”杜、康乐“达生幸可托;得句不妨清。”康乐、苏“蕴真惬所遇;澄虑观此身。”杜、李“与道本无隔;将诗莫浪传。”李、杜“自得高蹇嵼;永言铭佩绅。”韩、李“始得观览富;特以风期亲。”韩、李“各勉日新志;能为岁寒姿。”康乐、苏“力守非有党;心清得奇闻。”陆、苏“为学日务益;将诗待物华。”苏、杜“好语时见广;此身良自如。”苏、李“未曾一日闷;犹有五湖期。”香山、义山“或制闲居赋;新编杂体诗。”右丞、义山“试吟青玉案;如登黄金台。”杜、李“士生要宏毅;情在强诗篇。”陆、杜“坚姿聊自傲;素履期不渝。”苏、权“虚白道所集;静专神自归。”苏、云笈七签“黄卷真如律;素琴本无弦。”杜、李“骞腾坐可致;洒扫今其初。”杜、遗山“幽人常坦步;稚子总能文。”康乐、杜“掬水皆花气;读书此云房。”方元英、朱子“萦情无余泽;扬论展寸心。”文通、杜“逸气感清识;良辰入奇怀。”杜、陶“服理辨昭昧;秉心识本源。”遗山、杜“兴来每独往;道集由中虚。”右丞、苏“新诗如洗出;好鸟不妄飞。”苏、杜“即事须尝胆;论诗一解颜。”杜、韩“大哉霜雪干;得之烟山春。”右丞、浪仙“偶值栖遁迹;何异清凉山。”杜、李“兼入竹三昧;时有燕双高。”苏、义山“余心无采缋;对书不簪缨。”牧之、右丞“鸟鸣时一再;家住水东西。”陆、右丞“飞鸟逐前侣;好峰隐半规。”右丞、康乐“石壁开精舍;瑶华振雅音。”曲江、盈川“长歌白石涧;高卧香山云。”苏、遗山“苇管书柿叶;瓦瓶担石泉。”苏、浪仙“虚舟任所适;飞鸟相与还。”襄阳、靖节“荷锄觇泉脉;移石动云根。”右丞、左司“海石分棋子;江波近酒壶。”义山、少陵“弹琴复长啸;读书仍隐居。”右丞“逢人觅诗句;留客听山泉。”遗山、右丞“翰墨三馀隙;陂塘五月秋。”盈川、少陵“疏峰抗高馆;稳字入新联。”康乐、放翁“云岫不知远;花房未肯开。”东坡、义山“诗眼自增损;德容自清温。”东坡、朱子“晒书因阅画;闲坐但焚香。”司空图、右丞七言云:“光芒六合无泥滓;漏染大笔何淋漓。”少陵、义山“别裁伪体亲风雅;遍谒名山适性灵。”少陵、梦得“官职声名俱入手;风崖水穴旧闻名。”白、苏“回看屈宋犹年辈;远追甫白感至诚。”义山、退之“诗笔离骚亦时用;文章尔雅称吾宗。”“钟鼎山林各天性;风流儒雅亦吾师。”“诗情逸似陶彭泽;勋业终归马伏波。”梦得、少陵“文学纵横乃如此;金石刻画臣能为。”山谷、义山“守道还如周柱史;著书曾学郑司农。”牧之、梦得“忆事怀人兼得句;引杯看到坐生风。”义山、东坡“曲江山水闻来久;庾信文章老更成。”韩、杜“数问舟船留制作;更无书札到公卿。”少陵、方元英“亦能画马穷殊相;欲遣吟人对好山。”少陵、山谷“自把新诗教鹦鹉;戏拈秃笔扫骅骝。”陆、杜“但酌此泉胜酌酒;劝栽黄竹莫栽桑。”放翁、义山“千首新诗一竿竹;墙西明月水东亭。”陆、白“诗翁爱酒常如渴;草堂少花今欲栽。”苏、杜“重之不减锦绣缎;邀我共作沧浪篇。”少陵、永叔“作诗贺我得石友;曲肱听君写松风。”石湖、山谷“万卷藏书宜子弟;一日过海收风帆。”山谷、少陵“春工遇物初不择;酒圣于吾亦庶几。”放翁、牧之“一家喜气如春酿;小筑幽栖与拙宜。”苏、陆“酒令虽严莫嗔虐;草书非学聊自娱。”山谷、东坡“每闻佳士辄心许;不辨仙源何处寻。”放翁、右丞“前身应是梁江总;百岁须齐卫武公。”义山、牧之

      杨芸土亦录寄所集古乐府楹联,与孙柳君所录寄音,十有八九相同,殆皆有所本,故不复登。其集易林八字联云:“大福久兴,主母喜舞;长乐受庇,使君延年。”“欢喜坚固,保我金玉;福禄祺祉,乐以笑歌。”“千欢万悦,贵寿无极;五福四利,喜庆大来。”皆吉语也。又集古诗句五言云:“典坟探奥旨;诗礼挹馀波。”钱起、卢纶“知音在霄汉;时分占风烟。”郎士元、白居易“听琴知道性;避酒怕狂名。”姚合、李德裕“李杜文章在;荀陈地望清。”“凤栖常近日;鹤梦不离云。”钱起、卢纶“文章负奇色;事业富清机。”陈子昂、杜少陵“翰墨缘情制;山林引兴长。”孟浩然、杜少陵七言云:“合沓声名动寥廓;纵横逸气走风雷。”杜、李“功业须当垂永久;行藏争不要分明。”牟融、李咸用“花房露透红珠落;桂树风吹玉简寒。”温廷筠、曹唐“云生涧户衣裳润;窗近花阴笔研香。”香山、曹庚

      张仲甫中翰应昌闻余续辑联话,亦以旧时集句十余联录寄。如:“静坐观众妙;端居味天和。”太白、朱子“松柏有本性;林园无俗情。”公幹、靖节“结念属霄汉;委怀在琴书。”康乐、靖节“万事已华发;一身为轻舟。”常建、东坡“江湖万里水云阔;草木一溪文字香。”林景熙、汪元量“入妙文章本平淡;逸群翰墨争传夸。”戴复古、僧惠洪“玉琴瑶瑟倚天半;白波青嶂非人间。”诚斋、东坡“文章清逸世少比;胸次广博天所开。”颖滨、半山“园中草木春无数;湖上山林画不如。”东坡、和靖“诗墨淋漓不负酒;江山雄丽洵宜人。”林景书、颖滨“春能蕴藉如相识;风入襟怀只自知。”方岳“寒香嚼得成诗句;新月邀将入酒杯。”方岳、张耒又集得一联云:“阴阳风雨晦明,受之以节;梦幻露电泡影,作如是观。”亦以经对经,浑成可喜。

      郑仁圃曰:“曾见黄莘田先生有集句数联,极工整。如:‘平生能着几两屐;长日惟消一局棋。’‘数点雨声风约住;一枝花影月移来。’‘柳摇台榭东风软;花压兰干春昼长。’‘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蔡佛田工作楹帖,亦喜集成语为之。今从《紫荆树馆杂著》中录其佳者。如集《诗品》云:“水流花开,晴雪满竹;柳阴路曲,过雨采蘋。”“红杏在林,如有佳语;碧桃满树,良殚美襟。”“落花无言,幽鸟相逐;可人如玉,清风与归。”“明月雪时,金尊酒满;风日水滨,碧山人来。”“红杏在林,疏雨相遇;碧桃满树,清露未晞。”“脱帽看书,生气远出;杖藜行歌,妙造自然。”“流莺比邻,如有佳语;晴雪满竹,冷然希音。”“如气之秋,窈窕深谷;犹春于绿,茬苒在衣。”“画桥碧阴,观化匪禁;绿杉野屋,幽行为迟。”“夜渚月明,所思不远;柳阴路曲,妙造自然。”集元遗山句云:“且从少傅论中隐;拟问灵君乞上池。”寄杨弟正卿、鹊山神应王庙“白雪任教春事晚;贞松惟有岁寒知。”寄答飞卿、谢常君卿“空谷自能生地籁;吟毫端合染溪光。”空山“七重宝树围金界;千里名山入酒船。”应州宝宫寺、太白独酌图“世外原无众香国;花阴真是小华胥。”云岩醉猫图“摇笔尚塂凌浩荡;题诗端为发幽妍。”明日作、野菊“撑肠文字五千卷;试手清凉第一篇。”宝章小集、台山杂咏“玉树瑶林照春色;物华天宝借余光。”送仲梁出山、别幕府诸君又集宋人句云:“藏书万卷可教子;买地十亩皆种松。”山谷、尧臣“万壑松风和涧水;十分烟雨簇渔乡。”诚齐、和靖“日消残醉闲吟里;梦入青藤古木间。”朱子“尽卷帘旌延竹色;想衔杯酒问花期。”石湖、半山“傍花行酒发新唱;解带量松长旧围。”君谟、放翁“养气不动真豪杰;居心无物转光明。”放翁、朱子“酌酒赋诗相料理;种花移石自殷勤。”韦斋、半山“谟议轩昂开日月;文章浩渺足波澜。”药圃、半山“吾山自信云舒卷;片心高与月徘徊。”放翁、希文“几多怪石全胜画;无限好山都上心。”詹中正、余紫芝“林花经雨香犹在;芳草留人意自闲。”莱公、永叔“林罅忽明知月上;竹梢微响觉风来。”放翁、真山民“能招过客饮文字;亦把湍流替管弦。”半山、后村“是处登临有风月;略无踪迹到波澜。”放翁、贾牧“楼台近水涵明鉴;琴酒和云入旧山。”简斋、半山“已办青鞋为老圃;细倾白堕赋新诗。”朱子、简斋“旧书不厌百回读;佳客时来一座倾。”东坡、道潜“山泉酿酒香仍例;芳草留人意自闲。”诚斋、永叔“除却读书无所好;恍如造物与同游。”放翁、复古“要知作诗如作画;但愿对竹兼对花。”复古、宛陵“供家米少因添鹤;送酒人多不典衣。”放翁

      《紫荆树馆杂著》中又有集句一联云:“积善云有报;在涅贵不绍。”上句陶渊明《饮酒诗》,下句崔子玉《座右铭》。最为名贵。按此十字,余曾于纪文达师厅事见之,忘其署款何名,似不始于佛田。

      何子贞太史绍基工书,无帖不摹写,尤喜临《争坐位》帖。每集帖字作楹联至百十副,兹择其尤工稳者录之如左。云:“心同佛定香烟直;目极天高海月升。”“美富文才传左国;清微画品数南宗。”“直谅喜来三径友;纵横富有百城书。”“未须百事必如意;且喜六时长见书。”“真辅相才葵向日;大光明地月当门。”“圣业须参齐鲁论;尚书并校古今文。”“校书得理目如电;直节能光心比金。”“今既见心即见佛’子安知我不知鱼。”“知人其难九德贵;闻过则喜百世师。”“家藏古史存疑是;天与高文割爱难。”“画本纷披来野意;文辞古怪亦天真。”“指麾文府才思盛;冠冕人伦道德尊。”“金台名士高前席;紫府真人校异书。”“同心不隔一片月;时论惟高尺五天。”“两京六朝富文史;三高八及挺才名。”“俯仰倩文今与昔;纵横论列直而和。”“心光明定得初月;画本依微来晚烟。”“情文欲共尊彝古;志节应争日月光。”“人传三异真名吏;古者九能可大夫。”“正言须比鲁宗道;高士争如张志和。”“长官且喜传三异;宰相还同论十思。”“人品比南极出地;此心如大月当天。”“无端开合电明野;不事安排月到天。”“月寮烟阁标清兴;文府书城纵道心。”“身修天爵贵无比;心有菩提香益清。”“特立独行有如此;进德修业须及时。”“悦心未厌无名画;积行唯收有用书。”“友来辄入论文座;书就还思作跋人。”“入世须才更须节;传家积德还积书。”“子瞻却喜文与可;鲁直深知李伯时。”“当如曾子日三省;更为张公加半思。”“烟清忽见一勾月;人定微闻百和香。”“狷心悦目情文极;入地参天理数明。”“习勤不置能损欲;闻过则喜真得师。”“居安思危介节见;积疑得悟清光来。”“前席争传宣室对;等身唯守鲁堂书。”“五香佛海真无地;百尺书城半倚天。”“爱道天开文府贵;无心月到画堂深。”“闻道何时常恐暮;置身有地未辞高。”“事到从容能合度;路当逼侧敢依人。”“深堂有月同参佛;清昼无人自检书。”“闻道真人在姑射;愿从古佛入菩提。”“谨其常而权自足;深于情者才始真。”“名书古画不易得;月阁烟寮相与清。”“却为今疑思苦悟;须从异论见同心。”“书有鱼传人咫尺;门唯爵到地清高。”“到从月地参真佛;且据书城作寓公。”“清香满堂佛应喜;明月出海天为高。”“才名挺出如东野;佛理清深是子瞻。”“率意不知行径晚;遂心时得异书藏。”“尚论情深容窃比;清修道合悟真如。”“九品论存中正意;六书理悟史皇初。”“高士还如戴安道;乡侯合置王无功。”“功名盖世不矜伐;道德积身惟敬诚。”“诚存修省取诸震;德积高大贵能升。”“置身古人敢不勉;美利天下终无言。”“开尊忽见前身月;用世犹存半部书。”“两世勋名郭仆射;一家书画李将军。”“才名震溢李供奉;画理清深王右丞。”“道心尚见今犹古;辞令能无抗与卑。”“校理异文天禄阁;从容清绩盖公堂。”“古文独祖卫东海;八分特数师宜官。”“高位尚须闻过友;美名不废等身书。”

      姜小枚明经有集苏数联,亦尚浑成。如:“高怀尚友漆园叟;后学过呼韩退之。”“仙心欲捉左元放;大草闲临张伯英。”“前身自是卢行者;伴直难呼孟浩然。”“小诗试拟孟东野;款段曾陪马少游。”“且与扬雄说奇字;要令安世诵亡书。”“书似西台差少肉;诗如东野不言寒。”“成佛莫教灵运后;作诗犹是建安初。”“行乐及时惟有酒;无言对客本非禅。”“元亮本无适俗韵;东坡也是可怜人。”“沽酒独教陶令醉;狂言屡发次公醒。”“万事会须咨伯始;一班我亦愧真长。”“高会日陪山简醉;题诗谁似皎公清。”

      魏春松侍御成宪欲集一斋联,先有杜句云:“古来才大难为用;”而难得对句,其侄滋伯广文谦升用放翁“老去诗名不厌低”句,足成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