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8

    读罢《左耳》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863295.html

    在这个深夜里一口气读完《左耳》终结版。一种冰凉的刺痛从密实的心底倔强地钻出来。忽然觉得空调的风吹得人好冷,关掉。
    灿烂的吧啦,清澈的小耳朵,宿命的吉吉,成长着的黑人,堕落着的许弋,丰富着的张漾。生动的面孔,狂放的青春,明亮的幻想,迷惘的现实。
    吧啦以她的死固执地钉住了那原本明艳的青春,也牢牢锁住了我们百感交集的心。男生里,我最喜欢的,不是张漾也不是许弋,而是黑人,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左耳,那些耳语真的有陪伴我们一生的魔力吗。誓言,真的可以在生活的疾风骤雨中傲然一世吗。
    青春是一种疼痛。爱情是一种伤害。不要轻易去爱,也不要轻易被爱。
    在一个一个的故事中,我们就长大了,真快。
    故事里出现次数最多的,许巍的《永隔一江水》,很悲凛的声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