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18

    斯人不憔悴:有毒生活还要持续吗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9294341.html

    有毒生活还要持续吗

        

      昨天新闻公布了含三聚氰胺的国内奶粉名单,几乎这个行业的所有大品牌都有含毒产品被查出,看来不是三#鹿一家的问题。但愿这个普查结果出来后,不会以法不责众的局面收场。
      如果现在全国来一次含毒食品大普查,会出现什么情况?要下架的食品还会更多。几年前,苏丹红事件爆发时,网上曾传阅一份“有毒食品大全”,看了以后觉得自己每天都在服毒,除非不吃饭,后来只好翻出老话“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来开解自己,其实不是干净的问题,有些毒是洗不掉的。完全按照健康标准来生活,的确是很麻烦,一个经常买菜做菜的高手告诉我几点,我却一直记着:常买带皮的蔬菜、水果,吃的时候去皮,去掉残留农药;无法去皮的蔬菜,要提前浸泡;茄子、青椒之类切的时候去梗,梗部积存农药最多。农药残留还是食品污染中比较容易去掉的,其他化肥污染、注入添加剂就没法洗掉。从那次苏丹红事件后,我几乎不买任何包装好的熟食,很少吃肉,也意识到环保问题危及自身,用一个塑料袋就感觉这个不能化解的塑料袋变成有害元素,被自己再吃进去。健康不是吃出来的,病从口入,管住嘴,多动腿,担心身体的健康,可以多运动。另外,我还有一个经验,不只是判断食品,其他物品也适用,小心鲜亮的东西,自然变化的色泽大致都是稳重静敛的,鲜亮多是人工工业制造。

      食品污染严重,只能依靠加强监管,但是,就怕监管出了问题。也有没人监管而比较健康的消费方式。比如以前奶农走街串巷送的奶、菜农送到小区卖的菜,比市场上便宜,吃起来也比较可口。一个人如果自己加毒,再天天自己去卖,除非心肠歹毒的人,平常人不能做到,这是心理上的自制。他们自产自销,直接面对消费者,减少中间环节,可以得到更多利润,赚黑心钱的念头就少。都说现在猪肉贵,就现在的行情,养猪户不赔钱就不错了,饲养成本高,养猪户是赚不到钱的。养奶牛也是这样,更大利润终归不是养殖户得到。政府可以针对公务员想出高薪养廉的办法,怎么不能想出让底层生产者获得更多收益的办法来维护食品安全?国外在保护本国农产品价格时,我们却面对世界开放。减少税收、几十块钱的补贴,一点小钱,抵不上生产成本的增加,却还要天天赞扬自己。企业讲企业责任,如果能够让出一部分利润给底层生产者就是尽社会责任了,但是多数企业不会这样,他们的理论是:赚取利润是企业家的责任。
      城市消费者如果能与生产者直接接触,尽量减少中间环节,则不只自己能吃到更优质的食品,生产者也能得到更多收益,据说日本有这样的生产者协会组织,每天自己开车到小区配送,做的比较成功,双方得益。其实,没有这样的组织,我们自己,特别是有车一族,在周末的时间也可以自己开车去农村采购,或者,组织一个小团队,与农户签订单,常来常往,大家都熟识了,就是在人情上,生产者也有约束。郊游与消费结合,利己利他,总比把钱送给一心赚取更多利润的企业要好。

      在一个系统内犯罪,犯罪人不直接面对受害者,往往不顾忌自己的行为。身处某一个环节的工作人员,如企业的宣传部门,出了问题,就想法遮掩,以为自己是在尽职工作。就连5毛党也以为自己是在尽职完成任务。人与人的距离,被各个环节割断。人害人,互相残害,不能自止,身处一个环节的工作人员,拿到了薪水,但别忘了自己在害别人,也在受害。自己为之效命的那个人,他们会告诉你,好好工作,给你奖金,鼓励你去做,一边收获着更多的金钱,一边自己享受着最后的自然资源。甚至我们整个社会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普世价值观,一切向钱看,现在这种恶性发展的结果,每个为之工作的人都要承受。
      在生活中选择经过加工环节少的消费品,缩减自己与使用品的距离,缩减自己与生产者的距离,这样能够得到更多,除了消费,还有生活的实实在在的本身。如果母乳喂养,孩子能更健康的成长,母亲与孩子之间的亲情,也就不是通过奶粉建立起来的。还有玩具、孩子的衣服,如果自己给孩子做,孩子健康之外,自己心里的感受又会是什么样呢?也许这样,会影响妈妈的身材,耽误爸爸的时间,影响工作,但是请安静想一下是否还有欢乐胜过数钱。
      工业、商业环节割断了我们、生活用品、他人的距离,又有宣传机器试图让我们忘掉“钱”以外的其他。想来,我们的社会这几十年,前三十年上天,人们生活的飘飘然,后三十年入地,挣扎在欲望泥潭,好好活着,真不容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八月桂花香 2007-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