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2

    又是一年桂子香 - [流水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29835783.html

    去国学公司听了4天培训,受益匪浅。主讲释,唱心经,练瑜伽,焚香,插花,坐禅,冥想,品茶,赏乐。从前我只是对禅有兴趣,于佛却毫未入门,此次听陈伯安先生讲解心经和佛学,颇受启迪。一贯喜欢喝茶,却不懂茶艺,这回动手泡茶敬茶,倒也趣味横生,“珍香”,“惜苦”,奥妙无穷。
    一些禅语令人回味:
    “人生没有所有权,只有使用权,既然没有所有权,就要把它使用到极致。”
    “把工作当学问做,把学问当工作做。”
    “人生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南怀瑾”
    “人生各阶段有各自的精彩,把握当下,不要总盯着自己得不到的。”
    团队活动亦让我刻骨铭心。
    围圈坐大腿,用承担别人体重的方式来间接承担自己的体重,我们小组十多人,坚持了近一小时,真不是一般地累!想到天堂里两人用大勺子相互喂食,这就是团队的力量,人的结构是相互支撑啊。 “人为为人”,十年前赵老师就说过了。
    还有背摔,虽然我在不同的团队里参加过两次背摔,然而这次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如果一个队员摔得不够标准,小组所有的成员必须将他高举一分钟,再来,直到标准通过为止。我一次性通过了,而一些第一次做背摔的孩子往往控制不了内心的胆怯,于是,一次,两次,三次……我们一次次地将他高高举起,我们一次次地汗如雨下,开始还能用手托,最后只能用头顶了,那种精疲力竭的恐惧感和不能放弃的坚韧坚持就这般撕扯着我们的心。这就是生命的重量,人世的艰辛,我们在压力和重力下苦苦支撑,我们只能拼尽全力做到最好,永不放弃。
    几天下来,浑身酸疼,大腿也红了,然而,这种体验却是万分难得,永生不忘!它将成为我们一生的财富。

    在游戏中思考,在人生中嬉戏。回想我对文字文学的态度,迷恋和失落,我明白了,其实疏离才是最完美的态度,保持着一个理性的距离,远远地领悟和欣赏,思想和批判。我不要沉迷其中,看清真相。雾里看花的感觉是最美的,朦胧的忆念往往可以相伴一生。既然如此,何苦要走近呢,罢了,罢了,不如放弃,不如归去。
    现在在二十九楼上班,一个小小的格子间,很通透的空气,时常可以起身望望街边风景,工作中偶尔一抬头可见天空中飞鸟划过。中午阿姨烧的菜,还挺可口,这样的环境,我已满足。只是冬天估计会很冷呢,大风起兮。
    工作不是很忙,phpcms还在慢慢熟悉,感觉自己开发的模块好难安装。这个比ecshop要庞大复杂得多了。
    上下班的时候堵车依旧。越修越堵。这个时侯,我们就像四处迁徙的鸟儿,呆望着无际的天空。

    中秋和珠珠两口子约好去森林公园。中午他俩来我家吃饭,6菜一汤,都说不错,牛蛙最鲜美,呵呵。在森林公园逛了一个下午,散步,观景,拍照,聊天,好生惬意。一晃好多年没有来这儿了,颇有物是人非之叹。












    娇花照水




















    晚上回爸妈家吃饭,和姥姥舅舅舅妈一起过节。听姥姥念心经。月亮终于露头了,还挺亮的呢。前日读到一句子,“星辰天上字,一夜一翻书”,很美。

    去省图听讲座,武大吴根友老师的《中西政治思想比较——民本与民主》,还是有些收获的。中国现状他讲得比较含蓄,然而大伙心里都门儿清。
    看完了《水与火的缠绵》,尽管改了,还是好看。看来我是怀旧的人。头一次觉得姜武挺可爱的,也不傻了。他的一句台词让人嗟叹:谁跟谁在一起,我想,老天都给安排好了。
    走在一学校,风里隐隐飘逸着熟悉的甜香。又是一年桂子香。心血来潮兴冲冲回母校寻桂花,却不得,真个“着意寻香不肯香,香在无寻处”。却从书市抱了几本书回来,有的还是寻觅已久的呢。
    看到一上联:女子无好,女子好。想了两个下联,都不够好:鱼羊虽鲜,鱼羊鲜;是手一提,是手提。

    在论坛读到王彬彬先生《这样的攀登者》一文,有感。
    为什么登山?马洛里说:“因为山在那里。”
    不是为了高度,是为过程。没有人能够永远在顶峰,除非,死。与山同在。
    地球上14座8000米中,珠峰的攀登难度和魅力排在垫底之列。最高的,并非就是最好的。
    尘归尘,土归土,万物如是。唯求生之灿烂,足矣。
    要想安全下撤,不妨带上一条结实的长绳,呵呵。

    奶粉事件引爆民怨,这次可是全民中毒啊。奶奶喝了几十年的三鹿,近几年姑姑婶婶也在喝,去年起老公也喝,真晕啊。
    小时候牛奶喝多了,长大后一直很厌恶。今年老妈总催我补钙,于是喝了不少酸奶,蒙牛大粒果,伊利芒果黄桃,武汉光明,全部上榜。这几年还吃了不少大白兔,徐福记。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愈演愈烈,如今谁还能放心呢。以前早餐吃摊子上的包子,后来出了纸包子的事,再也没胃口了。现在每天在车上干啃不知道有没有奶香的面包,到公司再用不知道有没有毒的桶装水泡茶喝。这都过的什么日子啊。
    长假前参加响同学的婚宴,拿着喜糖心里发怵,看见鳝鱼心里发怵,回家冲杯黑豆可可,才发现是子母牌的,配料有奶粉。婚宴上见到14年不见的jiali,还有吉祥馄饨满街跑的陈总,据说一年一百万呢。
    奶粉事件让我想起多年前看《寻枪》的强烈感受,中国90年代以来的真实写照,什么都是假的,信任危机。
    重温一下储安平的话吧:
    在一个民主国家,一个由民选出来的政党,为了顾全本党的前途,搞不下时,早就漂漂亮亮的下台了,但在一个以武力争得政权的国家,一个执政党,即使在最无办法的时候,还是要挣扎维持政权。挣扎是人情之常,就看如何挣扎。在正路上挣扎,成败另为一事,要亦不失为一种努力;若走错了路,则所有的挣扎,都成为了一种浪费和罪行。

    武汉的天气太怪了。秋老虎刚过,气温就骤降十多度,从夏天到冬天。穿外套还冷呢。
    前天去奶奶家和姑姑叔叔聚了聚。实在不知道买什么,什么都不让人放心,只买了松茸和水果。
    十一也不打算出去玩了,人太多。有点想念旅游的感觉,一晚忽然念道:骑骆驼,走大漠,看黄沙万里。真想去西北啊。

    老公做了个蒸鸡蛋,全干了。我按网上菜谱炮制,哈,真是嫩滑可人。
    一日聊天,老公望着我曰:你现在说话的模样就像要诱人上当。晕。
    刚开学,打车,的士司机指着刚下来的四个时尚女孩背影,说现在的学生不得了啊,民院的,问我哪儿有五星级酒店,要进去赚钱,这不,进华美达了。
    苏醒的新歌,几句歌词很抢眼:手一挥,大写中华千秋万岁;新一辈,你看我们多么明媚。是啊,现在是他们的时代了。别说八十后,九十后不都蠢蠢欲动了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