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7

    施雨:诗外的洛夫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37122877.html

    诗外的洛夫
    文/施雨
    2008年12月16日,星期二

    转载自http://wenxinshe.zhongwenlink.com/home/news_read.asp?NewsID=31883


    【德克萨斯州】

    《侨报》副刊,2009年1月13日

    认识诗人洛夫是在2003年感恩节前夕,那时想请他来当文心社顾问。诗人黄翔牵的线,洛夫满口答应,百分之百的信任,百分之两百的热忱。

    洛夫不用电脑,初次交往就打电话又觉不合适,于是只能写信。电脑打字的公函是万万使不得的,可我那从小没练好的字,看着又那么困难。好在洛夫喜欢我的诗文,而非字本身。

    诗人的交往多是从作品开始,我们也是。熟读洛夫的诗已经有20多年了,早在少女时代就开始读台湾诗人的作品。其中对我影响最深的两位诗人是洛夫和非马。非马让我懂得,在诗中,简约到吝啬的用字是一种技巧,而洛夫,则影响着我诗歌创作的整个思维和审美观。

    第一次读到我的诗,洛夫就非常吃惊,他在信里说:“我惊讶地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诗观,甚至诗风都这么相似,既现代又古典,还有一点,正如李诗信评论中指出的:‘较多地表现了漂泊者的乡愁和对世界文化的追寻……’只是你的更温婉,我的比较沉郁。”

    到这时,他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位默默相随的女弟子。

    在诗里相识相知经年之后,我们首次见面是在四年前,2004年,我应邀到台北参加“创世纪诗社50周年庆”。当时人很多,诗友们见面也是匆匆忙忙,合个影,很多话来都不及说。替我和诗社创社三元老──人称“三驾马车”的洛夫、痖弦、张默拍了合影之后,台北的诗人杨平就对我说,施雨,你知道这张合影有多珍贵吗?即使是我们在台湾创世纪诗社的同仁,这些年都极少有这样的机会,看见“三驾马车”同时出现。洛夫、痖弦在加拿大,张默在台北,而你远在美国。

    虽然杨平这么说,但当时我最有感触的并不是这张合影,而是我望着“创世纪诗社50周年庆”那几个字,泪水数度模糊了双眼……半个世纪了,创世纪诗社还能这么健康地成长,这在华人社团中并不多见,其中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三位诗人一路走来如此成功,这么乐观,这是诗坛的幸事,而他们的人生信条是什么?这时,我自然想到了文心社。我相信文心社会一直健康地成长,但我没有把握,在文心社50周年庆的时候,我还在人世……突如其来的忧伤,人就恍惚起来。

    隔天我回美国,很快就被身边的俗事埋没了,当时在台北的思绪已经渐渐遥远,只是偶尔在杨平的来信中,勾起些许怀念,怔忡片刻。回来后几天,杨平的信里几乎都是说谁谁谁找我,最后他说,“受不了了,每个人都向我要人,好像是我把你藏起来……”这次会议,台北的诗人杨平负责接待我,我便请杨平代我谢谢大家,包括洛夫的邀请。我当时感觉那些多是诗友们的客套话。远道而来,开完会就走,没有私下请客吃饭,尽尽地主之谊,打个电话问候问候算个补偿。让杨平代致谢意之后,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今年,2008年秋末,在南昌第二届滕王阁笔会上再遇洛夫,我才知道,四年了,这事一直让他牵挂。一见面,洛夫就说:“施雨,当年你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怎么不多留两天?我想请你吃饭,到处走走……这么多诗友都在台北,大家难得一聚。”说着几乎是在跺脚。

    我无语。这些年到处开会,行色匆匆,朋友们都说我神龙见首不见尾,请吃一顿饭都找不到人。可我也有难处,四年前去台北,原本计划的时间还算充裕,后来正好遇到台湾十二级台风,飞机停航两天,我的行程才变得这样短促。

    在南昌数日,和洛夫朝夕相处之后,我才真正感觉到四年前的遗憾,那次台北的聚会,如果没有错过,一定是非常快乐的……我发现诗外的洛夫是个十分好玩的人,我们很对脾气。朋友多了,自然会分类,有些朋友会让你更婉约,更女性化,而有些朋友却可以让你忘记烦恼和忧愁,甚至忘记年龄和性别,呼啸一声一起回到童年,上房揭瓦,下河摸鱼。黄翔和洛夫都属于这类朋友,极有童心童趣。在海外诗人中,感觉最亲近的也是黄翔和洛夫。当然,北岛也是近的,只是他像沉默的磐石,你知道他一定会在那里,而且可信可靠。

    现代诗讲究哲思,中国人的哲思离不开禅。如果一个诗人,他的诗有禅味,他的书法脱俗,那么,这样相得益彰的墨宝是最受欢迎的。洛夫的禅诗独树一帜,书法别具一格。滕王阁笔会途径几个文学文化和企业单位,无一不开口恳求。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洛夫与我关系近,有事便径直来找我,说施雨老师,你可否跟洛夫老师说说情,给我们单位写幅字?我说洛夫很随和,你们自己跟他说就好。不料,对方愁眉苦脸地回答,昨天提了,被他拒绝。那神色好像洛夫是个挺端着的人。我说怎么可能,我老师不是那样的人啊。他原话怎么说的?那个负责人说,昨天中午去请,他说要休息。我说中午当然要休息了,每天上、下午这么密集的开会和参观。以后你们就在会后,参观后,摆好笔墨纸砚,洛夫一定欣然命笔。果然,此招屡试不爽。皆大欢喜。

    这些年开会,我总是忙得上窜下跳,自己一边要开会发言,一边还要充当狗仔,抢拍各种有历史意义的镜头。不是被人逮住狂拍,就是自己狂拍别人。以前以为有记者拍了就好,事后向他们要,其实这个行不通。等回来要做报导了,不是找不到人,就是没有合意的图片。现在我只相信自己,只有在自己相机里的才是可靠的。有一次,我被几个记者围住,又采访又拍照,耽误了自己的事,看洛夫大笔一挥,在空中划了句号,大功告成。眼看着人家捧着墨宝就要走。我着急了,跟洛夫说,刚才没拍你,现在再去做做样子让我补拍一张吧。洛夫一听,蹭蹭蹭跑回去,再次提笔。那几个负责人莫明其妙,费解地望着他,不知他要做甚。洛夫很无辜地说,是施雨让我来再做做样子的,让她补拍一张。瞧他那孩童般的神情,我没拍完就笑弯了腰。

    喜欢一本书,你可以一读再读。喜欢人,你也可以见了又见。如果一个地方你一连来了三次,那一定也是喜欢的。南昌,我去了三次,已经有故乡的感觉。江西无疑是美丽的,无论庐山的秀气、井冈山的霸气、三青山的仙气,还是明月山的灵气……都不想错过。秋季,是登滕王阁的最佳时期,天高云淡,环绕着的赣江、抚河的水也出奇的清秀温软,适合亲近。可惜,今年多雨,多少扫了大家的游兴。

    滕王阁笔会那天,市政府官员和海外诗人作家都在为南昌的市政管理和建设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洛夫在发言的最后,话锋一转,说:“南昌的美景很多,我们都喜欢看,可就是这天气不配合。当然,我们不怪南昌人民,要怪只能怪来自美国的诗人施雨……”他一句话让全场的人哄堂大笑,把原本严肃的气氛,变得轻松而有趣味。之后几天,出行的时候遇雨,大家都煞有介事地回头望着我,好像真是我在拨云施雨。

    洛夫喜欢逛街购物,这点我倒没料到,雨天血拼是很疯狂的事,尤其是对洛夫来说。为了安全起见,主办方安排洛夫、洛夫夫人和我由专门的小车接送,不随大流跟旅行车出街。南昌的马路和购物中心人山人海,地面又滑,不时有姑娘小伙子推搡着跑来跑去。我怕洛夫有闪失,紧紧搀着他。他不愿意,自顾自往前迈大步,我赶紧朝洛夫夫人使眼色,她马上上前搀着他的胳膊。洛夫终于忍不住了,说你们不要扶,我自己会走!洛夫夫人哪里肯放?他只好就范。洛夫夫人俏皮地回头朝我笑。我跟在他们后面两步远的地方,两手插在口袋里,摇头晃脑,乐得我差点儿朝他们的背影吹口哨。哈,你不就是怕被人看作是老先生么?爱潇洒也得看气候哇,这雨天,不扶着万一滑倒了怎么办?

    虽然都喜欢购物,男人女人还是不同。当洛夫夫人和我正没完没了地嘀嘀咕咕挑三拣四时,洛夫就背着双手在我们左右踱方步,实在烦了也不作声,抱来一堆东西咚地一声往我们面前一放,都买啦。洛夫夫人这时候就娇嗔,洛夫,你怎么可以这样!然后他又乐呵呵地开始背着双手在我们左右踱方步。

    除了血拼,洛夫也喜欢泡温泉,在宜春明月山天沐温泉度假村,雨夜泡温泉倒是相当的舒适、浪漫。当然,我们大家都喜欢泡温泉,下雨下雪下刀子都不在话下。夜幕刚刚低垂,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庄志霞、《文艺报》的王杨、《光明日报》的文艺橙和我,我们四个女生直奔四大美人汤。谁知,跑到那里一看,早已被队里的男生们占去了。我们只好跑去山顶人烟稀少的五行八卦汤。黑暗中,不知谁问了一句:“四大美人汤怎么尽泡着男人啊?”这一问,大家全乐了,我回头望望,朦胧的雾气中依稀看见洛夫、陈建功他们。不禁想,一会儿西施、貂蝉、昭君、贵妃……四大美人汤轮番泡出来,诗人络夫该是……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于是兀自大笑起来。

    洛夫喜欢我的诗,那是肯定的,因为读着就像读自己的诗那么熟悉顺溜。但他似乎更喜欢我的幽默散文,每次总是说,你那幽默散文真是一绝啊!还有没有?会欣赏幽默的人,多半自己也是幽默诙谐的。有天午餐后,洛夫突然对我说:“施雨,你来我房间。”我有些错愕,忙把目光投向洛夫夫人,她见我困惑,笑嘻嘻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悄声说:“你老师有东西给你呢。”什么东西?一定是诗集!是《漂木》吗?三千行的长诗《漂木》,是洛夫在古稀之年给诗坛的一份重礼,这棵诗坛的长青树,总是让我们惊喜!我迫不及待推着洛夫往前走,快点,快点。他哎哟哎哟地叫,你着什么急呀,反正是给你的。

    在诗人圈里,大家都知道黄翔有“诗兽”的雅号,洛夫被叫作“诗魔”,和他们俩厮混久了,我迟早要变成东方不败。

    到了房间,果然是《漂木》!除了《漂木》,还有一本《漂木论》,两本书我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洛夫变戏法似地又变出一张书法。给你。我忍不住尖叫起来。这些天我看洛夫到哪里都有人索求墨宝,已经累坏了,我想要也不敢开口。可他知道我心里想着什么。

    照相了照相了,洛夫快乐得像个孩子,他催自己的夫人给我们拍照。拍完照,洛夫满意地站在我面前,忽然高声吟诵:“宝剑送英雄,诗文赠美人。”我一听,忽然来了顽皮劲,我问他:“这句也可以写出来么?”洛夫笑眯眯地望着我不作答。洛夫夫人开朗地大笑,说:“可以写。我同意,施雨,你什么都可以写。”


    1、摄于2004年,创世纪诗社50周年庆。《创世纪》三元老,又称三驾马车如今虽天隔一方、聚少离多,但半个世纪来却一直是诗社的中坚力量。左起:施雨、洛夫、张默、痖弦。


    2、摄于2008年,第二届国际华人作家滕王阁笔会。
    左起:洛夫夫人、施雨、洛夫


    3、洛夫很无辜地说,是施雨让我来再做做样子的,让她补拍一张。


    4、洛夫签字赠书给笔者


    5、《漂木》与《漂木论》


    6、洛夫的墨宝,诗歌《金龙禅寺》

    后记:2008年秋,洛夫老师八十大寿,于滕王阁重逢,喜极……拙文一篇感谢老师多年的鼓励与指导……祝老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诗文永存,名满天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出游 2007-03-27

    评论

  • 哈,被你猜对了。
    还发现你在博客上做了我的链接,感谢:)
  • 对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博客的啊

    难道是看了blogbus后台的访客来源咩~ :))
  • 是啊。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悲。
  • 你好

    看到你去我新浪博客里

    所以来看看

    今年是二十周年

    呵呵

    PS. 我博客:blog.sina.com.cn/wuwenz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