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4

    人生何必重来,相见不如怀念 - [流水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38934216.html

    愈久不写,就愈提不起笔来。一时觉得有很多可说,一时又觉得没什么可写。
    最近一直在整理,整理房间,整理书桌,整理电脑桌面,整理文件。让凌乱的生活渐渐归复条理与平和。过往的记忆都随风散去,就像收藏夹里失效的网址,被和谐的社会抑或是被萧条的经济卷走。
    这一季的雨几乎下透了,明朗的春天才来,阳光的气息丝丝入扣,令人蠢蠢欲动。一年没走动,又想出游了。
    其实,对言论的钳制倒是愈发厉害,春天终究还是远的。拼一联,上句:不折腾,下句:很和谐,横批:胡诌。仅求一乐。



    公司也遭遇了许多事情。先是服务器被黑客攻击,所幸数据全部找回。继而受到竞争对手和行业炒作团队的恶意攻击,还上了媒体,公司业务也因此遭受了一些影响。商场如战场,江湖险恶,这次方算是有切身体会了。
    公司迁新址,楼层依然高高在上,二十八层。唯电梯难求,一天周一上班,堵车,电梯亦排长龙,同事提议爬楼,眼看就要迟到,我一咬牙,上就上!边爬楼边把手中的早点塞进包里,尽量轻装上阵。才爬了几层就气喘吁吁了,久不爬山,缺乏锻炼啊。同事更是直嚷嚷,爬到第十层终于坚持不下去,找电梯去了。这下就剩汗流浃背的我在昏暗的楼道里机械性地攀爬,不过我倒不孤单,前后时不时有其他的同楼人作陪。喘着粗气的我不断数着楼层的标志,终于抵达了二十八层,一看表用了8分钟,速度还是不错的。革命的双腿又一次经受了考验,呵呵。
    楼层高,风景自然是好,我的座位临窗,放眼望去就是东湖风光,春色无边。对面会议室正对着群光,观世事繁华,看尘世喧嚣。工作的间隙,我时常观望街道口的大堵车,群光门前长龙蜿蜒,珞狮北路易堵难通,好生壮观。人如蝼蚁,车如甲虫,不免有渺渺然之叹。“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谁装饰了我的窗子,我又成为了谁的梦呢。世事如棋,当局者迷,可惜,谁又能真正清呢?朱德庸不是说了吗:“人生,终究不允许你只做一个旁观者。”
    Django Step by Step基本学完了,却依然不能算会。想搭个网站试一下。小聪挺有性格的,特立独行。
    研究了一段时间css,发现ie想做老大却输在守旧上,ff是一根筋认死理,opera是墙头草左右逢源,呵呵。opera对缓存的清理也很不好,可它速度就是牛,好用!



    那天去汉阳江滩,从古琴台坐摩的,师傅开得风驰电掣。想起说抱骑刺激的远方友人来。还有那个同行之约。
    有时候忽然忆起某个面孔,或许是以前的同事,或许是旧日的朋友,然而打电话过去,对方的号码却已停机。于是惆怅地将号码从电话簿里删除,这生活太匆忙,忙得来不及回忆,很多往事也就像这停机的电话一般,再也无法联通。
    有时候真觉得岁月如飞刀。无论时间是不可战胜的敌人,还是如影随形的伙伴,我们所要做的,都只是和自己赛跑。


    公汽上两个女生逗一个小男孩玩儿,小孩说我喜欢你们,女生问为什么,答:美女!俩女生半天噎着没说话。现在的孩子太早熟。
    一晚在小区散步,一老太太一边拿巴掌扇大狼狗耳光,一边大声喝骂:我叫你乱吃东西,叫你乱吃!狼狗倒也乖乖听训,默不作声,如同委屈的小学生。场面令人惊奇。
    物价不知不觉地上涨,以前一块钱可以坐车,可以擦鞋,可以吃和路雪,可以过早,可以买两斤菜,而如今,只能买一个塑料袋了。


    豆瓣一网友问起北岛的《青灯》。因为共同的记忆,我和他,以及我们和北岛,心灵相通。这真是奇妙的事情。二十年了。时间真快。一眨眼我们都老了。而他们,他们都还那么小,栩栩如生。
    people in need组织为晓波先生颁发了人权奖,友渔先生和卫平女士代他领奖。起初我并不明白卫平女士为何要红装出席,后来恍悟,那是黑暗中的不屈的光芒,是任何时代任何境遇都无法抹去的人性的光辉。那天台上的一抹红色,是我所看到的最美丽最坚定的颜色。感慨万千,热泪盈眶。


    请爸爸妈妈看了《南京南京》,中信的活动,40元4张票,呵呵。国与国的战争其实就是人与人的摧残。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中泉,秦岚,范伟都演得好。
    在家看了不少基希洛夫斯基的名片,《十诫》,《红蓝白》等。他很有镜头感。思想更令人玩味。
    《听杨绛谈往事》,杨绛清高,亦有点小气,然而这些,和一个学贯中西经历传奇的女人比起来,自然可以忽略,或许,还可以增添些许女人的生气和情趣。
    第一次买韩寒的书,《他的国》,也算是读他博客杂文之后的一种支持吧。用夸张怪诞的手法描绘出我们身处的光怪陆离的时代,非但没有距离感,反而咄咄逼人。有点像余华的《兄弟》。可不是吗,那些皮球大的青蛙,我们在超市不是天天见么,那些跳楼的情境,不是天天在大桥校园上演么。我们俨然已经百炼成钢,百毒不侵,见怪不怪了。主人公最终失去了声音,在黑夜中驾车自由狂奔。他不需要再说人话,他只需用气声同明灭的萤火虫言语:你能发光,你应该飞在我的前面。悲凉,亦悲壮。也许我们不可能遇见一盏斗大的萤火虫,然而,只要有光,就永远有希望。从黄昏起飞,冲向那无垠的黑暗。
    有人说《他的国》看哭了,我倒没有,其实每个人脆弱的一面都不尽相同,且随着境遇心态而迁。就如我当年看《芬尼的微笑》,恰逢余杰晓波遇事,哭得淋漓。以至于一直未敢把碟片翻出来再看一遍,怕没了当时的感动。人生何必重来,相见不如怀念。
    闲看《咏乐汇》,赵雅芝端的优雅。静蕾有种笃定的气质,让人欣赏。
    伊能静和哈林平静分手了。《春泥》已成追忆。她是个善良勇敢的女人。我能理解她。希望未来的路一切都好。
    去武图两次,为看易中天和毕淑敏,无论晴雨,均爆满无票。尤其易中天,提前两小时,人都绕了武图一整圈!据说有早晨6点来排队的,晕。久未来,武图讲座什么时候这么火了。算了,不凑这热闹了,逛街去。


    和老公去油料所看油菜花,天气有点阴,金灿灿的一大片依然很醒目。







    她在丛中笑

    有所思



    树下


    郑渊洁说:“在外用餐是慢性自杀。把肠胃交给不认识的人打理,是对自己健康的不负责任。”言辞严峻,却不假。
    老豆腐萝卜干木耳虾皮烧五花肉,香嫩好吃。
    拿茴香切段炒蛋,喷香。
    还用地菜绿茶花椒桂皮八角酱油冰糖煮鸡蛋,哎呦,那个香哟。
    春日水果多,樱桃西梅李子油桃草莓杨梅芒果橙子桑葚苹果香瓜菠萝木瓜轮番吃,好!
    用榨汁机打了柠檬汁,兑上蜂蜜,果真绝配。
    一日大嚼牛肉干,老公说,你不记得了,牛肉可都是注水的啊,我满不在乎道,可这是牛肉干哪,水不都干了吗。
    吃鲫鱼,鲜美无比。我大赞:鲫鱼就是冰激凌中的和路雪,水果中的桔子!


    小侄长得活像只水蜜桃,哈哈。

    外星人

    小乖


    呵呵,像不像

    水蜜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