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2

    听海的歌——悦然的《誓鸟》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4025961.html

    悦然的《誓鸟》。依旧残忍的文字。探索着更多的命题。关于爱,关于信仰,关于自由,关于追寻,关于记忆,关于宿命,关于轮回。在绝望中,却生出些许希望来。

    无脚鸟。
    有一种鸟,没有脚,只能一直地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睡。
    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
    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荆棘鸟。
    荆棘鸟的思念是要去找到她为此而歌的那枝荆棘,因此它在天空徘徊,在茫茫中飞翔,终于在黑夜里飞进森林的深处,找到那一棵世间最隐秘的荆棘树后,便让树上最尖锐的一根荆棘插进自己柔弱的胸口,伴随着鲜血汩汩地流出,它便唱出了生命里唯一的一次的歌,能使云雀和夜莺的歌都黯然失色的歌。那就是传说里最凄美的为爱而唱的歌。

    赤足。
    谁的灵魂在赤足走路。
    赤足意味着最大程度上的解放,冲破了所有的桎梏。像旷野中的植物般自在。从赤裸到赤红,是追寻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就像人鱼,在刀尖上跳舞。果敢而决然。义无反顾。
    从我还能记得的时候起,我就在这么走,要走到一个地方去,这地方就在前面。
    ——鲁迅《过客》

    远方归来的人
    她总有许多故事可说
    她总有许多故事要说
    走向远方的人
    她总有许多事情可做
    她总有许多故事要做
    ——许多余《归途与方向》

    生活是洋葱。人心是百合。故事是贝壳。一瓣一瓣地剥开来。除了泪水一无所有。
    不,所幸还有记忆。在每一瓣贝壳里,记忆倔强地生长着。
    拉开记忆的闸门,让洪水将自己吞没。
    记忆如此之美,值得灵魂为之粉身碎骨。
    明知道总有一日
    所有的悲欢都将离我而去
    我仍然竭力地搜集
    搜集那些美丽的纠缠着的
    值得为她活了一次的记忆

    朝朝花迁落,岁岁人移改。
    今日扬尘处,昔时为大海。
    ——寒山子《桃花》
    那么多花落水流物是人非的往事。那么久沧海桑田星移斗转的守候。
    其实,都是宿命。却,永不后悔。

    你可知今日犹如昨日,
    明朝也是如今。
    ——《鲁拜集》
    你永远奔驰在轮回的悲剧。一路高扬着朝圣的长旗。
    你的信仰是爱。不是宗教。
    爱你,就是一辈子。

    你的耳朵是贝壳吗,听,那是大海的声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