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5

    守望的距离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4133970.html

    历史上都写着中国的灵魂,
    指示着将来的命运,
    只因为涂饰太厚,
    废话太多,
    所以很不容易察出底细来。
    正如透过密叶投射在莓苔上面的月光,
    只看见点点的碎影。
    ——鲁迅


    披发佯狂走。莽中原,暮鸦啼彻,几株衰柳。破碎河山谁收拾,零落西风依旧。便惹得离人消瘦。行矣临流重太息,说相思刻骨双红豆。愁黯黯,浓于酒。
    漾情不断淞波溜。恨年年,絮飘萍泊,遮难回首。二十文章惊海内,毕竟空淡何有?听匣底苍龙狂吼。长夜西风眠不得,度群生那惜心肝剖。是祖国,忍孤负?
    ——李叔同《金缕曲》
     
     
    肖伯纳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

    家是一只船,在漂流中有了亲爱。

    一个人如果在十四岁时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一定庸俗得可怕,如果在四十岁时仍是理想主义者,他又未免幼稚得可笑。
    我们或许可以引申说,一个民族如果全体都陷入某种理想主义的狂热,当然太天真,如果在它的青年人中竟然也难觅理想主义者,又实在太堕落了。

    在没有上帝的世界上,一个寻求信仰而不可得的理想主义者会转而寻求智慧的救助,于是成为智者。

    智者的沉默是一口很深的泉源,从中汲出的语言之水也许很少,但滴滴晶莹,必含有很浓的智慧。 

    格言是天神们私下议论人类隐情的悄悄话,却被智者偷听到了。
    换一种说法:格言乃神的语言,偶尔遗落在世间荒僻的小路上,凡人只能侥幸拾取,岂能刻意为之。

    真正的独特是不可模仿的。它看不见,摸不着,而你却感觉到它无处不在。它不是某些精心做出的姿态,而是贯穿作者全部作品的灵魂。这便是我所理解的风格。

    陈草庵《山坡羊》:“晨鸡初叫,昏鸦争噪。那个不去红尘闹?路迢迢,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钟嗣成《凌波仙》:“当时事,仔细思,细思量不是当时。”
    ——周国平《守望的距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地大博物馆 2007-12-25
    圣诞快乐 2007-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