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26

    周芬伶:物语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4142442.html

      记情

      在许多年前的一个深夜,我曾穿着睡袍捧一束野姜花,在无人的街道上游走,明明知道你不会来,我仍不断等待,踮着脚尖走路,哼着支离破碎的歌,对着影子发笑,这样的傻,这样的痴,而你真的一直没有出现过。

      迷情

      这是什么样的心灵波动?一会儿心悸,一会儿心死;我期盼重新变得美丽,不被你照得太萧瑟;我期盼更加勇敢,足够抗拒你的魅感;我期盼更加超卓,能够与你把酒论交;我期盼能够掳人,也能被掳,那用星星温柔光辉包围的脸孔,我要逃避你,逃入黑夜的阴影里,再不渴望阳光。

      悟情

      因为你没有爱上我,我遂爱上别人。像别人一样小心翼翼地维护感情,修补创伤,不轻易发怒,长久地忍耐,而我仍然失败了。在失败中我才醒悟,情海是苦海,没有人敢与你同溺,也没有人能救你。因此,感谢你没有爱上我。

      忘情

      一直相信,失去你,我宁可死去。事实上,自你远去,你的影像越来越难记忆,你的书信早已焚化成灰。只有每年到了分手的季节,我会有长长的忧郁,仿佛在一夕之间老去,怕见人,怕照镜,怕黄昏,怕落花……而那也不过是短短的一季,我只在那一季老去。

      无情

      闻情不喜,别离不伤,受宠不惊,泪已干,心如灰,淡然回首,才知道我是最最无情的人。

      流浪的心

      在异地的街道上,我们意外地相遇,彼此以热情的臂弯拥抱,我们的笑脸在黑夜中发亮,然后仓促地道别。当你消失在人群中,我方想起,原来我们是如此互相喜欢,却没有机会表达。如果不是这场异地的风雪,我们永远是羞怯地相望。

      旅人之歌

      我们的身心劳顿,灵魂却不疲倦,纵使我沉默不语,我的心仍在歌唱。你可以靠近我取得一些温暖,但我随时会离你而去,生命太美丽,它催促我前去。不管梦里会有几张重叠的脸,不管心上刻着几个名字,我不会因离别的感伤,总在歌声中暗藏眼泪。我唱着寂寞的歌离去,说“人生原本如是”。

      顾盼

      我的心不曾因为远离你而得到自由,一步一回首,你的影子一如明月相随。我们都因为不善分离而憔悴了。你说:“什么都不用带给我。”于是,我知道该带给你什么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