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30

    空留残香在人间 - [思忆无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4161128.html

    读到李商隐的《忆梅》,便念起梅姐。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04年的旧文,放到今年,也是适合的。年复一年。老去的我们在张望,却没有什么在改变。

    空留残香在人间
    写于2004.12.30
     
    2004这一页终究要轻轻地翻过了,无论是否已在心上烙下重重的痕。岁末的飞雪、霜花和寒风袭面而过,诉说着这一季的冬,漫长。虽然期待已难以期待,怀念却依然怀念。记起,梅姐已经离开世间一年了。
    很多年前读到唐寅的诗句:
    黄花无主为谁容?
    冷落疏篱曲径中。
    尽把金钱买胭脂,
    一生颜色付西风。
    便叹息着,记下这句子。直到后来细细想来,觉得五百年前伯虎写就的不是菊,而是后世那个若梅的梅姓女子。
    娇梅不本,绝艳无双,盈秋舞冬,谁与争芳。她红妆欲醉却是寂寞的,内心如火却是冷傲的,曾经痴情却是被轻负的,历尽风霜却是从容淡定的。于是她将所有的热情柔情真情深情绝情无情忘情在歌声中吟唱,所有的风情纵情伤情前情悲情神情尽情在角色里纠缠。歌声比耳语动情,戏比生活动人。
    所有的烟花都是绚烂的,又都是短暂的。所有的流星都是传奇的,又都是没有归依的。最美的往往只是那匆匆的散落,却总被人以为还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再次生长。她转瞬即逝的倏忽和悠远,止如命运亦坎坷的才女石评梅的一叹:
    坟草年年一度青,
    梅花无主自飘零。
    定知魂在梅花上,
    只有春风唤得醒。
    而诒和女士说了:深知那东风,是再也唤不回的。春天原只是一个理想。遥遥无期的春天依旧以传说的温暖明媚让每一个仍身处寒冷黑暗中的人固执地等待和仰望。一如远山先生所言:《相信未来》是一九六八年写下的诗,而我们此刻已经抵达诗人相信的“未来”,然而未来依然未来,因此诗人依然相信。
    面朝大海的海子也走了十五年了。也许他的世界里,早已经春暖花开。
    腊梅绽放了,终究是,终究是,空留残香在人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