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16

    2007年的第一场雪 - [流水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4316694.html

    早上起来,匆忙间准备出门,老公望到窗外下雪了,乘兴吟起“千树万树梨花开”来。我一听心里一咯噔,糟糕,有迟到的危险!哎,算是没半点诗情画意了。赶紧冲出门去。
    下楼一看,天哪,这雪可不是一般的大啊,如眼前这般的鹅毛飞絮大概已经飘了整整一晚上了,四处全部银装素裹,冷艳迷离。一个白色的动漫世界。可是我来不及欣赏品味,就得踏进半落半融的雪水之中,在柔软湿润的雪地里,迎着前人散乱的履痕,小心翼翼地奋力前行。不敢奔跑,怕摔跤,不敢慢走,怕迟到,真是进退维谷步履维艰哦。戴着手套举着伞,倒也不冷,只是慌忙间遗漏了围巾的迎风飞扬,便少了许多风情。
    一出巷口,好家伙,足足5、6辆公汽堵成长龙阵,也在意料之中。过街走向车站,远远望见等车的人白压压的一大片,是平素之数倍,蔚为大观。瞬间我竟也气定神闲起来,大伙都面不改色的,我急什么呀,不就是迟个到嘛。公汽堵车,的士难求,天冷路滑,大雪封山,我们能有什么辙啊。
    终于把自己塞进了拥挤不堪的车箱,这挤也已经习惯了,平日也好不到哪里去。到站一看,只剩几分钟了,超过10分钟可就是半天旷工啊,这下子不快不成了。我趟着泛黄的雪泥水一脚高一脚低地往前赶,鞋子已经进水了,手上的半个饼子早就冷了,穿梭在纷纷扬扬的飞雪中,现实却叫人如此狼狈不堪。世界是肮脏的,于是雪天使也干净不了,“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手上的伞也越来越沉重,“大雪压青松”的力量真不是盖的,赶紧边走边抖雪减负。
    终于到达公司,迟到4分钟,还好还好。进去一瞧,N多人都没有来呢。随后半个小时里,大家陆陆续续坐定,这个雪灾搅局的早上呵。
    10点多,终于想起应该出去赏赏雪景了。走到门口露台,方才发现雪已经停了。哎,这稍纵即逝的光景。“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苏轼的句子,可不也是那惊鸿一瞥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踏雪 2008-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