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08

    阿啃1919:“异形”——谈“教育产业化”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4989704.html

    “异形”——谈“教育产业化”(为《青年文化评论》作)
    作者:阿啃1919 提交日期:2007-3-28 22:55: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501

    

    “异形”——谈“教育产业化”
    
    教育的问题千头万绪,我今天只选择一点。以本地为例,看看“教育产业化”是如何成为“异形”的。
    
    5年前,本地的教育局局长来敝中学讲话,表示要坚定不移的推进教育产业化,并且以周边一个县级市为例,表扬他们办高中,每年赚了不少钱。
    怎么玩呢?
    本地的教育局是这么操作的。比如,本年度中考应届生为1万人,那么根据各校招生规模,划出一个分数线,比如前1000名为公费生,1000名之后,便是自费生。公费生只要交尚可接受的学费,而自费生读高中,必须在学费之外,另加收一笔巨额的款项。省一级重点中学,这个要缴纳的数字是2.5万,其他普通高中,这个数字是1.5万。于是,每年9月,每个普通高中光是这笔钱,就数以百万,乃至千万计。敝校忝为省一级重点中学,一届14个班,计800名左右的学生,其中公费招收的,不足一半。也即是说,有超过400人,交了这2.5万元的入学费。
    应该说,近年来,城市中学里的硬件设备的确好了很多,图书馆、信息中心、体育馆等,给学生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良好条件。我从教11年,亲眼目睹,学校硬件设备大幅度改善,乃是在推行“教育产业化”之后。教师的收入也较以前有了极大提高。可以看到,这个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确带来了眼前利益——校舍都是新的。因为收入提高,以及社会就业压力,教师这一职业的社会地位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任何一个教育局的领导,他必然有成就感,俨然他带来了师道尊严的恢复,带来了教育繁荣的春天。
    
    但问题就在这里,民众为了子女读高中,为什么要交这2.5万元,或者1.5万元?
    普通民众作为纳税人,他已经用税收的方式,尽了他对社会、对教育的义务。比如,我们所交纳的增值税之中,一定有一笔开支,叫做“教育费附加”。今年这个税费里面,又增添了一种,叫做“地方教育费附加”,我去税务局开发票时,亲眼看见过这个税种,似乎记得“教育费附加”的数额是1.5%,“地方教育费附加”比这个数字略低一点。
    也即是说,人民已经用纳税的方式,完成了他对社会教育事业的投入,那么,现在为什么还要为子女的入学交一笔额外的钱呢?这不是重复收费吗?但这就是官员们认为的“教育产业化”,他们将教育当作一种稀缺资源,而让普通民众重复买单。民众当然不满意,因为他们作为纳税人,已经有了对教育的投入,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官员不必说了,普通教师也多因为自身便是这一政策的受惠者,而不愿意说话,甚至有以“尊师重教”为借口而视为理所当然的。
    这一政策的出台,深层次的原因,便是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不足。据资料显示,中国国家对教育的投资,从来没有达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国民生产总值的4%。一个流传广泛的说法指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曾说,中国在教育投资方面,甚至不如乌干达。而教育必然需要投资,于是转嫁于人。
    这个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政策,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高中阶段,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似乎这样便可以将之作为稀缺资源,待价而沽。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个买单者,应该是国家,而不是普通民众,因为普通民众已经用纳税的方式投资了。
    据统计,10年来,高等教育的收费,涨了25倍,这个涨幅是居民收入涨幅的近10倍(《市民》2007年2月号)。大学巨额的学费已经造成了很多贫困生,现在看来,中学阶段也正在造成贫困。本地有“教育券”制度,每年有若干享受教育券的学生可免除学费,但是享受的人数并不多,免除的款额比起2.5来实在不算什么,这种方式,我怎么看,都觉得像强盗发善心。我以前有过一个狠话,有人说政府“黑社会化”,我认为这是侮辱黑社会,黑社会有自己的规则,所谓“盗亦有道”。当前地方政府对民众的剥夺,通过两条路径,一是房地产的疯狂涨价,另一个,就是“教育产业化”的高额收费。房子可以住的小一点,书,可以不读吗?毕竟,不读书,更没有未来。
    
    那么,义务教育阶段又任何呢?何谓义务教育,我的理解是这样的,让适龄青少年入学,这是国家的义务。对适龄青少年而言,有接受教育的义务,但接受教育更是公民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今年部分地区开始推行免费义务教育,我对这一政策表示谨慎的欢迎。为什么要谨慎,因为生财有道,各地各学校敛财的方式,可以看出国人无穷的想象力。
    仍以本地为例。即便免去学费书费吧,可是初中生你要考高中的啊。本地初中,因为师资、地域、政府扶持等原因,考一级重点高中的升学率大相径庭。而初中招生的方式,是划片招生。也即,一个城市,划为若干个学区,你户籍在哪个学区,原则上便需进本学区的初中就读。如果本学区的初中升学率不错,那是运气,要是本学区的初中不行,那么,家长就产生了择校的愿望。若有门路,进好的初中的是可以的,只要你交一笔钱,叫做“择校费”。这笔钱没有明码标价,需要面谈,没有文件规定,天知地知,去路不明,这是公开的秘密。于是本地名牌初中,因为要进来的人多,一个班多达70多人,而一些牌子不好的初中,一个班甚至只有30人。升学率高的中学自然赚得钵满盆满。这是“教育产业化”的又一杰作。
    甚至小学也是如此,因为划片招生而产生无穷猫腻。本地最好的小学以某大文豪命名,门庭若市,家长甚至哭着喊着要交“择校费”——你没门路甚至交不进去。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于今为烈。
    
    正本清源,什么叫“教育产业化”?我想,教育产业化决不是厚颜无耻的向老百姓伸手要钱。萧雪慧《南橘北枳的“教育产业化”》一文,可为参照。引一段最能说明何为“教育产业化”的文字在下面:
    “近几十年世界上一些著名大学进行了教育产业化的尝试。但这种尝试是在坚守传统的大学理念和办学目的的前提下拓展大学的社会作用,是基于“不抱着过去的成就向后看,而是创造未来向前看”的雄心充分利用大学所具有的智力优势,去参与解决更多的问题,去使大学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工业布局和提高所在地区声望作出贡献。为此,斯坦福大学开辟了工业园,使自己的教学、科研成就与工业园的发展双向互动,彼此推进,把一个昔日只产水果的园区变成世界一流的技术和知识密集型工业开发区,这就是世界著名的硅谷科学工业园。硅谷不仅是美国最大的制造中心之一,还因其对科学、技术人才的巨大需要,使全美尖端技术工业中,每5个新的就业人员中就有一个在硅谷,所以,也为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
    萧雪慧引罗伯托•卡内罗的话,“学校不能再成为使人类休戚相关的脆弱联系化为乌有的不可抗拒的经济力量的一个简单组成部分”,真是一针见血,切中时弊!
    台湾学者不太提“教育产业化”这个词语,他们说的是“产学合作”。相比而言,台湾的说法比较清晰,不容易成为某些人、某些部门向老百姓重复要钱的借口。台湾教授汤尧在《大学学问大》一书中指出,所谓产学合作,便是用高校的科研优势,引领世界经济的发展。这跟我们作为敛财藉口的所谓“教育产业化”,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啊。
    
    2005年初看到一组“最震撼国人的N张图片”,其中一张是一个老人手举标牌,独自抗议,上书:任何学校都不能以学生为赚钱对象,没有哪个国家把学生作为商品和财源来榨取的。
    悲壮,亦凄凉。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中国的未来就靠你了,大哥
  • 绝对支持我当国家主席一定改变这一现象
  • 差距是巨大的。今天中青报的新闻,中国大学进世界200强的只有两所,北大192,清华196。http://news.sina.com.cn/c/edu/2007-04-09/055312729548.shtml
  • 天高皇路远,社会之黑暗,中国和西方国家在教育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