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30

    黄山踏春(三)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5016217.html

    清晨5点15闹钟响,好痛苦。起床洗漱吃饭,胖子哥哥他们已经吃完了。稀饭是泡饭呢,他们喜欢,我还不太习惯。吃完饭5点半都过了,他们已经拍了些晨景,就等我呢。整装出发,告别了村长大哥,大嫂帮上海男生扛行李下山。恐怕云雾消散得快,他们健步如飞,而下山恰恰是我的弱项,跟在后面实在吃力。其中有一段行进在陡坡边缘上,窄窄的田埂,沉重的大包犹如一块石头,重心不稳,仿佛稍不注意就会把我掀拽下去。这个时候,真后悔不该带这么多衣服,受罪啊。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段,到了下湖山村,听到前面拐弯上海男生在叫小姑娘,怕我走错路呢。呵呵,他也叫小姑娘呀,没准我比他大呢。后面的路好走多了,晨光里的云雾变幻多姿,远山莫非仙岛;山村宁静,炊烟袅袅,好一派田园风光。如此似真似幻,交织纠缠,令人恍惚。到了下汰,云雾的最佳拍摄地,已经有N多的三角架在那儿等着呢。其中一个长发青年,一看就是搞艺术的,呵呵。胖子哥哥边找角度边跟我说,这里就是你一直提起的下汰了,这几天,数今天的云雾最秀。浓雾渐渐散开,村庄影影绰绰,金色的朝晖撒下来,s形的河流在跳动,顿时,画面温暖起来。



    下湖山

    炊烟

    日出





    云雾迷濛


    下汰的晨光
    很快的,8点不到,云开雾散,美景转瞬即逝。我们一行继续下山。胖子哥哥问我是不是要徒步到昌溪,大嫂忙给我指路,前面的路口,我需要过桥沿河走,而他们都要继续下山回城了。分别的时候到了,胖子哥哥说相聚是缘分,上海男生要我自己小心点,我向他们挥手,跟勤劳善良的大嫂道别,背上行囊,继续我的旅程。
    从石潭到昌溪十里路,只能徒步。起初一段路没什么风景,走到后面有点渐入佳境的意味,顺流而下,在油菜花丛中穿行,别有滋味。途中看到农民赶牛耕田,那头牛累得口吐白沫了。9点半到达昌溪,走了1个小时,速度不错。进村逛逛,无甚可看。祠堂和水磨也都不开放,说是明天周末才开。再一问到深渡的车是要碰的,包车20。新安江山水画廊也没人说漂亮,而且这时候看不到枇杷。现在走1小时体力消耗就很大了,为了留劲儿爬黄山,决定就此返回县城。10点多,回歙县的车又没了,要等到12点半,晕。于是找家餐馆坐下,洗脸喝茶,看攻略,这个时候才发现攻略缺了好多页。不一会儿一个安徽大叔进来吃饭,他也是一个人,骑摩托走天下,去过西部很多地方。见我背这么大包,连说不简单,点了两个野菜,邀我一起吃。边吃边聊,原来他昨天刚从石潭下来的,我说起碰到三个色友,他说两杭州一上海吧,原来他们也聊过呢。大叔告诉我胖子哥哥是老总,装备特别贵,上海男生光一副三角架就4000多!他们都是深藏不露的人啊,我这个外行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吃完饭大叔骑车拍风景了,我也上车回歙县,7/人。


    往昌溪小径的油菜花

    犁地的牛

    芦苇

    早有蜻蜓立上头
    车到歙县,太阳正烈,听说几个景点全部售票了,我也兴趣不大,于是转车回屯溪,5/人。出站直奔网吧,了解黄山住宿预订信息,并且进邮箱找到攻略的电子版,草草翻阅,抄录下重点部分,2/小时。攻略的丢失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的确占用了我的时间,影响了情绪。查完资料4点,找到不远的青年旅舍,询问预订情况。床位价在100左右,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周末,住宿还是不紧张的,提前一天预订应该就可以。这下我放心了,那就先玩宏村等待下雨吧,雨一过,我就可以上山了。当即坐上往黟县的车,10.5/人,1个多小时到达黟县,比往歙县远多了。出站过桥,到宏村的小巴2/人。
    宏村门票80,贵啊。直接问路找到居善堂(余福来0559-5541218,13705598177),老板娘挺热情,周末人多,还好仅剩两间房,楼上小间还价35,只能容一张床一台电视,不过也能住了。奔波了一天,洗个澡,下楼点菜,客厅大圆桌已经坐满了一群年轻驴友,听说楼上都是被他们包了。厨房的大姐带我来到院子里,一进来,换了天地!一池,一瀑,一亭,一阁,一联,一曲,一轮月,一方天。妙极。两个女生正在池边拍照,我择一露天石桌,坐下。点了五加皮炒蛋,笋子腊肉,30。上菜了,真香,第一次吃五加皮,真是最嫩的野菜哪!五加皮炒蛋立马被我吃了个底朝天,笋子味道一般。吃饭,品茶,听琴,观瀑,闻风,望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石桌清凉,亭台幽静,明月高远,曲声悠扬,池子里游鱼不时顽皮一跃,人工瀑布渐渐隐约成点滴的梦呓,上头正是小姐西厢的一帘窗吧,若是躺在这闺阁,那张雕花床,听雨而眠,夜半,又会入哪一个梦呢。
    独坐,已不知身在何处。便吟起蒋捷的词来: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岁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夜凉了,客厅的欢语散了。便上楼去,木楼,咯吱咯吱的。回屋打开电视,正是《非常有戏》,也太切合此时此境了。末了,看到吕颂贤的即兴表演,忍不住捧腹。
    太早,睡不着,于是再次下楼,出去走走,老板娘告诉我顺水出逆水归,外面也都有路灯,不似婺源的漆黑。随意走进一家古董店,店里的东西很多名堂,便听得眼镜店主细细道来,津津有味。看中几样玩意,要200多,尤其喜欢一只小怀表,只怕记不得日日上发条,还是作罢。终究,我还是回不到过去的。心下一想,不禁黯然。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我觉得你的照片也漂亮啊。
  • 为什么同样的景色,你拍的咱那么好看
  • 工作和娱乐是交替的生活节奏,呵呵。
  • 坤姐活得真是潇洒...想工作就工作...想玩就玩...
  • 有机会一起出行。
  • 要是能与你同行就好,人间仙境。
  • 神仙住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