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31

    黄山踏春(四) - [一路风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5046498.html

    早上6点多,楼下客厅就人声鼎沸了。翻来覆去睡到9点,起床,见楼上全部空了,下去跟老板娘商量换小姐西厢,要价60,又说小姐厅房50给我,我没答应。悻悻然出门,走到村口找了一个导游(门票含免费导游),十几岁的小姑娘,人很好。于是在她的带领下开始初游宏村。宏村是牛型村落,我们首先走的南湖就是牛肚了。一过来,我就被南湖的倒影迷住了,开始了狂拍。宏村的倒影可谓一绝,民居春色交相掩映,既有徽派建筑的厚重,又有江南水乡的灵动,感觉比以前见过的倒影都美。岸边见到一些作画的学生,正往画板上涂抹着油彩,觉得堆砌的感觉比较重,呵呵。小导游认真地给我介绍宏村的历史,以及《卧虎藏龙》中发哥牵马走过的拱桥,我却忍不住时常请求暂停,不住地拍照。过桥时我又被枯荷的奇妙倒影吸引住了,枯荷与倒影之间构成了一幅多么生动的抽象画!拍下。小姑娘见了说很多艺术家都喜欢拍这个,呵呵。

    居善堂的老腊肉

    石桌与三元井

    墙上风光


    牛角

    水中天



    如画倒影

    剪影


    抽象画与发哥走过的桥
    进村的路弯弯绕绕,很多人家都卖着一些东西,我买了烧饼当早餐,1元3个,味道一般。接下来开始了古宅子的寻访。敬德堂、务本堂、承志堂……都眼花缭乱了,呵呵。记得有几家的牡丹开得很是漂亮。也有一些精良的雕刻,不过比起婺源来似乎要差那么一点。一户人家偏厅挂着用印章写成的福禄寿,实在艺术!小姑娘说这里一般都锁着的,也不知怎么今天开了,呵呵,看来我运气不错。走到攻略上提起的德义堂,才发现这里参观是要收5块钱的。小姑娘告诉我这家主人跟村里有矛盾,于是自行收费。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看看,小姑娘主动帮我向老奶奶还价,3元成交,呵呵。进园一瞧,果真不愧是小家碧玉,园子虽小,亦是一步一景。枝繁叶茂,花蕊点点,好个“春在枝头已十分”。


    招蜂引蝶的牡丹

    门雕

    梁雕

    字画



    福禄寿

    德义堂的楼高但凭云飞过

    德义堂的池小能将月送来
    巷子边,拐角处,老屋旁,写生的学生随处可见。据说宏村写生是美院学生的必修课,这里每年都要接待数万人次。在这些年轻面孔的印衬下,宏村,有了更多诗意的味道。村中间的月沼是牛胃,这里游人众多,学生成群,水波款款,水边那斜角的屋檐还上过8分邮票。此处的倒影惹得我时时驻足,每次从这里穿过,都要再次拍照,于是也就有了这一天中不同时候的月沼了。走过一处画廊,里面的画家很艺术的样子,各种作品顿时吸引了我。他的画挺特别,少有直线条,都是经过艺术解构的,具有强烈的再创作的烙印。他很健谈,跟我聊起他的一幅《哭泣之城》。我一看,这画怎么是歪的。他笑了,说不能这么看,你看这像不像一张哭泣的脸?这一说,我还真觉出些许意味了,哭泣,坍塌,崩溃,爆发……非写实的画总是给人一种想象空间的,某种情绪,某种思想。我又看中一幅《人类绳索》,很多的面孔,弥漫着焦虑,茫然,冷酷,绳索套在每个人的脖子上,他说这是他心情特灰暗的时候画的,反映现代人的生存状态。跟他聊起来真是一见如故啊,小姑娘说他就住她家楼上,怕小姑娘等得久了,我跟他告别,说等会儿再来玩。就这么停停走走,转眼两个多小时过去了,都12点半了。小姑娘带我转了一圈,讲解结束,我向她挥挥手,游兴盎然,继续溜达。

    8分邮票的月沼

    写生的学生

    游客众多


    寒鸦戏水
    天气实在太热了,先回去换衣服。到树人堂(汪万雨,13705598045)问了问,老板人不错,标间50,干净整洁,只是我一个人住还是不划算。回到居善堂,小姐西厢已经住了人,我问老板娘我现在的那间能否再便宜点,她说已经有人订了,要带我去新宅住。开玩笑啊,要不是这院子,我干嘛挤这儿啊。只得原价再续一晚。想点午餐,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全都在等,作罢。上楼换了件小背心出门,正不知去哪儿吃饭,又碰到画家了,他一听我还没吃饭呢,带我到村口他常吃饭的一家餐馆。我看到了两样菜单,给本地人和游客的,点了五加皮炒蛋和紫藤花烧肉,35,是在本地人菜单的基础上又还了价的。味道未必有居善堂老板娘做的好,不过这个价格是不贵的。吃饭喝茶看攻略,避暑休息,这几天走路爬山腿都有点疼了。终于把攻略研究了一遍,黄山的线路有头绪了,只是这雨,何时才能下得来呢。本说今天下雨降温的,可,这么大的太阳。4点过了,起身继续闲逛。走了几圈,基本上知道路了,路过一些店铺,都说见我几回了,呵呵。
    如此走走,又遇到了几位奇人。一座很大的石雕屋,老板非常好客,给我介绍了很多徽州文化、石雕工艺、艺术造型,他的石壶品貌众多,工艺精湛,造型各异,让人爱不释手。他的作品曾经参展,获得过金奖呢,他还曾潜心研究绘画和造型,尤其讲求对细部的观察和感觉,造型的含义和创造性,如今每年也会设计一两个新造型,做精品。他也说为了生存必须要快速地做一些成品,于是相对会比较粗糙和雷同,这是没有办法的。我看中他的几样精品,价格多在400以上,好东西的确有点贵,事实上后面去的西递倒没有什么能打动我的石壶了,这一家是我最喜欢的。考虑到还要爬黄山,我没有买,而老板依然热情,依然给我讲徽州故事,雕刻感悟,让我受益匪浅。另一间小竹雕房,门口挂着华仔的人物写真,一个帅哥正在埋头雕刻。眼睛多传神哪,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作品,竹子上雕人物,的确少有。价格260,帅哥也是很喜欢华仔,对他研究很深,才雕得栩栩如生的。他给我讲竹雕和木雕的不同,竹雕更容易突出立体感和阴影效果,他研究了很久人物素描,才开始竹雕人物这一绝技的,这样的作品,的确看不到第二家。正说着一学生进来问周杰伦什么时候雕好,他说明天来拿,我看到基本雕刻成型的周杰伦,真是非常神似。他雕的仕女图也娇美动人,面部尤其生动。最终我5元买了一幅《蓦然回首》的老牛,甭管竹子是否会开裂,喜欢,就行。逛着逛着天色暗了,行人渐少,都回家吃饭去了。再次走过月沼,天色凝重,晚霞飞扬,寒鸦戏水,村妇浣衣,拍下,好一幅水墨宏村。回去的路上走过一家油画室,画家是个年轻人,已经画了十年。他说话总是淡淡的,很宁静,跟他的画一样,规整的椭圆木板,精致的风景写真,温柔的色调和运笔,让人感觉很安详,舒畅。价格都是160。我问起他的一幅风景,他似乎很赞赏我的眼光,说那是今年画的唯一一幅,当时春天到了,心情很好,并且在云彩的用色上有了改进,于是就有了一抹轻拂的效果。他无意提起他兄弟做雕刻的,想起方才石壶老板说兄弟画画,一问,他果真是石壶老板的弟弟,如此,真是巧了。宏村,果真是一方用心做艺术的好水土。

    村妇浣衣

    夜幕初临马头墙
    回屋,晚餐点了两种野菜,25,味道不怎么样。在客厅电脑查了天气预报,该下雨了。上楼准备洗澡,不料人太多,等了好久。收拾完已经晚了,躺床上吃小食看攻略,楼下客厅正热闹呢,一女客直说要拿300万买客栈,老板娘笑说你怎么这么有钱哪,女客说主要是嫁了个好老公,又说老板娘应该让孩子们多读书,花钱送国外去读,老板娘说希望女儿以后嫁个好老公,呵呵。睡不着,再次下楼走动,院子里坐满了客人,便出门去,感受宏村的凉夜。回屋,安静多了,躺下,正欲睡去,忽而被滴答的声响惊醒,一滴,两滴,可不是么,终于落雨了。听着雨声,安然入眠。

    月上城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一两百年吧。

    有人住的,不算大户,说是小家碧玉。院子里的紫藤花真美,居然还可以吃。
  • 德义堂是有人家住吗,真是设计的好啊
  • 那大树几百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