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4

    瑛子:东行漫记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5372178.html

    收到密友发来的游记,转贴于此。


    东行漫记


        当樱花在日本列岛烂漫怒放、云蒸霞蔚的季节,我们应日本同行邀请访问了日本。此行使我们看日本的视角产生了从“隔海相望”到“置身其间”的跨越。尽管古人有云,“身在此山中”将导致“不识庐山真面目”,但从辩证的角度讲,也许“远远观望”与“置身山中”对于认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东邻都是必要的。


    一、一幅关于日本社会的“浮世绘"

        能代表日本绘画艺术的,非“浮世绘”莫属。“浮世”二字源自佛教用语,可通俗地解释为“尘世的林林总总”。此次日本之行,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眼见耳闻知日本社会浮生百态的机会。以下是笔者将所见所闻描绘成的“浮世绘”:

    1、有感于“拼命三郎”
        记得日本著名企业家松下幸之助年轻时负责打扫卫生间,上司来检查卫生时,为了证明自己打扫的清洁,他从马桶舀起一瓢水一饮而尽,震惊了所有的人。这个在中国流传颇广的故事成为日本人对工作精益求精的写照。此次一桩看来颇小的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临行前,日方专程送来机票,还给每人准备了一个纸袋。打开一看,纸袋里整整齐齐装好了介绍日本方方面面的材料,装机票的信封里除了机票,还准备了在机场时需要填写的出入境、海关和健康申明等各种表格,以便我们提前填好。想起从前每次在机场手忙脚乱填写各种表格的经历,不由得佩服日本人的细致周到。
        日本人背后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驱使着他们拼命地工作,如果工作没有做完,日本人是不可能下班的,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习惯和理所当然。东京都的霞关地区是日本中央政府各部云集之地。一天晚上八、九点来钟,我们路过霞关,见到一幢幢政府大楼依然灯火通明。日本外务省官员告诉我们,他们平时加班到夜里九、十点是常事,在准备温总理访问期间,每天工作到凌晨甚至通宵也不稀奇。晚上十一点半,我们在东京地铁站看到人流如织。不少人一天打两份工,一上车就睡着了。
        也许日本人深刻的危机意识是促使他们拼命工作的原因。 日本的版图面积大约相当于一个四川省,但人口密度却比四川还要大。地狭人多,又没太多资源,而且台风、海啸、地震时时光顾,正因为如此,危机意识深入日本民心。 日本的学校每月一次防火演习,每季度一次防震演习。每个家庭都备有压缩防灾包,里边搁压缩饼干、纯净水、保暖衣、手电筒和雨披。日本全社会从上到下都只有一个信念,我自己要拼命,如果不拼命这个国家就完了。

    2、细节决定成败
        许多日本餐厅进门时需要脱鞋。一次进餐厅吃饭,我清楚地记得进门时将鞋头冲里脱在了台阶下。等用完餐后出来时,发现为方便客人一伸脚就能把鞋穿上,服务员已将鞋头朝外放好。
        有一次我们需要搭乘新干线前往大阪,正发愁怎么把硕大的旅行箱从火车搬上搬下,陪同笑笑告诉我们不用担心,日本的绝大部分旅馆都为客人提供运送行李的服务,只要你已经预订下一个旅馆的房间,办理简单的手续,行李就会安全运到你将要下蹋的旅馆旅馆房间,你可以轻松地在城市间自由移动。在火车站候车时,我们发现每个站台的地面上都清楚地标识着哪一列火车的哪一节车厢将停在站台的哪个位置,按图索骥,我们按地面上的提示位置等候,等列车驶入站台停稳后,地面标志果真与实际停车位置几乎分毫不差。
        日本人出门都喜欢带一把伞,而且是长柄的伞。所有的公共场所都有一个机器,里面是塑料袋,把伞往里面一插,套一个袋子再拉出来,提着雨伞进屋内就不会有水滴出来。连公交车上也都有一个放置雨伞的桶。到一些名胜参观,进室内,得把雨伞和鞋子放在门外,等回来再取;出口处必定会有一个箱子,用来收集装伞和鞋的垃圾袋。
        去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那天,雨下得特别大,这并未阻止人们与艺术大师近距离接触的热情。当时,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的名画《圣母领报》万里迢迢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来到东京展出,东京人为它安排了具有防震功能的特别展室,排队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尽管外面雨声如注,但在室内却未感到哪儿湿漉漉的。尽管人潮涌动,但人们自觉地排成一列,按照指定的参观路线,曲折迂回地缓步移向那国宝级的艺术珍品,几乎听不到喧哗声,人们似乎格外珍惜与艺术经典面对面的机会,专注地欣赏着。据说《圣母领报》来到日本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曾因安全原因遭到意大利议员和国民的反对,日本方面为它的运抵和展出精心安排了一系列安全措施,从侦测湿度的电子仪器到防尘防震的保护一应俱全,使它终于历尽艰辛平安到达了东京。随着人群的移动,我忽然心有戚戚,为东京的执着和细致,也为日本国民潜藏在秩序下的热情。


    二、日本文化况味

        中日两国有两千多年的友好交往史,日本的阿部仲麻吕、吉备真备以及六次东渡的中国和尚鉴真,这些中日友好的文化使者早已为两国人民家喻户晓。随着中日文化交流的频繁进行,从奈良时代起,日本文化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繁荣状态,日本文化的民族独特性开始显现,特别是《源氏物语》的问世,表明日本文化已经超越对汉文化的简单承袭和效仿,开始在世界文明之林中独树一帜。此行也让我们对日本文化的独特况味有了些许感受。

    1、作为大和魂的樱花
        樱花是当之无愧的日本国花。作为报春的前兆,它在每年的早春季节开遍了日本的花圃庭院、池畔河堤、山麓平原,遮天盖地。人们为此春景欣喜痴迷、流连忘返。它凭着不可抗拒的诱人魅力,吸引着成千上万的芸芸众生,倾倒花间,为之沉醉。俳句诗人小林一茶也曾挥毫纸上,抒发诗情:
        花放催春兴,
        诱来倾城游人盛,
        徜徉樱海中。
        诗人妙笔之下描绘出的景象抑或就是今年东京上野公园、京都平安神宫赏花胜景中熙来攘往的盛况呢!而樱花稍纵即逝的短暂花期更博得了日本国民的弥足珍惜。片片纷扬飘落的花瓣,似乎象征着生命的凄美,在强烈的绽放之后便即刻悄然逝去。
        此次日本之行让我们亲眼见识了日本人对樱花的痴迷。上野公园是东京赏樱花的最佳去处。那天雨下得很大,不少东京市民将塑料布铺在樱树下,男女老幼每人撑把伞,在被雨滴浸润的樱花下谈笑。
        本居宣长吟咏过这样的诗句:“如果问什么是宝岛的大和魂?那就是旭日中飘香的山樱花!”他道出了日本国民的心里话。“大和魂”绝不是指柔弱的、人工栽培的花卉,它的本质是日本土壤里生长的、自然的、野生的日本固有的植物。樱花的美丽之下没有隐藏的尖刺,它任凭自然的召唤,随时准备捐弃生命;它的色彩并不华丽,香气清淡,并不醉人。在日本人的感受里,樱花的芬芳洋溢在清晨的空气里,再没有比呼吸这美好的气息更为清新爽快的感觉了。樱花成为日本国花的原因确实一言难尽。

    2、茶影空人心
        日本的茶道虽然源于中国,但在大和民族独特的环境下,它与宗教、哲学、伦理、美学自然地融为一体,成为日本一门综合性的文化艺术活动。茶道精神可浓缩为四个字“和、敬、清、寂”。这是十六世纪末,千利休继承吸取了村田珠光等人的茶道精神后提出来的。“和”指的是和谐、和悦;“敬”指的是纯洁、诚实,主客间互敬互爱;“清”和“寂”则是指茶室内外清静、典雅的环境和氛围。
        一日,我们来到一个座落在京都市区一栋普通的两层楼高的水泥建筑里的茶室,楼前便是来来往往的车辆。我心中暗想,处于如此闹市,茶道的“和、敬、清、寂”如何体现?沿着水泥台阶抬级而上来到二层平台,果然别有洞天,简朴的装饰透出宁静的氛围,仿佛叫人在进入茶室前脱净俗尘杂物,将心情转换。进茶室时要弯腰、脱鞋、以表谦逊和洁净。日本有一句格言:“茶室中人人平等。”从前,茶人把象征阶级和地位的东西留在茶室外,武士的宝剑、佩刀、珠宝等都不能带进茶室。现在虽不强调这些,但进茶室不能交头接耳,只用眼睛和心去体会茶道的清静典雅、朴素简洁、优雅无华。步入茶室,抬头即见壁上挂一幅古朴的书画,上书“有花有月有清风”,再配上一枝含苞欲放的茶花,虽简单却显得高雅幽静。茶主人身着和服,神情和悦,跪在榻榻米上。茶主人献茶前先上点心,以解茶的苦涩味。接着茶主人先打开绸巾擦茶具、茶勺;用开水温热茶碗,倒掉水,再擦干茶碗;又用竹刷子拌沫茶,并斟入茶碗冲茶。茶碗小而精致,泛着幽暗的色彩,自有朴素、清寂之美。献茶的礼仪很讲究:茶主人跪着,轻轻将茶碗转两下,将碗上花纹图案对着客人,客人双手接过茶碗,轻轻转上两圈,将碗上花纹图案对着献茶人,并将茶碗举至额头,表示还礼。然后分三次喝完,即三转茶碗轻啜慢品。饮茶时嘴中要发出吱吱响声,表示对茶的赞扬。饮毕,客人要讲一些吉利的话,特别要赞美茶具的精美,环境布局的优雅以及感谢主人的款待。
       茶道的目的不是为了饮茶止渴,也不是为了鉴别茶质的优劣。而是通过复杂的程序和仪式,达到追求幽静,陶冶情操的目的。我们也试着练习了一下茶道的动作,不是做得太缓就是太急,这才发现非经年累月的修习,绝不能达到形体动作与心灵修为的统一,这才领悟,茶道的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上是经过无数茶人精心提炼后形成的最简练同时也是最周到的动作,真是“增之一分则太多,减之一分则太少”。
        从茶室出来,我已经对四周的车声人声浑然不觉,颇有点陶渊明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感觉。
     

    三、日本历史文化的双重性

      “菊”是日本皇室家徽,“刀”是武士道文化的象征。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曾用《菊与刀》来揭示日本人的矛盾性格亦即日本历史文化的双重性,如: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喜新而顽固、服从而不驯等。
        此行使我们对日本的这种双重性也有所了解。翻开在四座城市拍摄的照片,多是小巧精致的庭院、修剪得宜的树木、风清云淡的天气、小桥轻渡、流水潺潺、茶道的余韵悠长。特别是袭和服少女的玲珑身姿、人面樱花相映红,令人想起徐志摩的名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充分展现着日本唯美的一面。而东京国立博物馆中保存完好的幕府统治各个时期武士的佩刀、丰臣秀吉大阪城堡中各式武士的铠甲以及大名之间争战场面的模型,则再现着历史的硝烟风尘。
        正在迅速推进的文明进程是否已经抹去了自古以来的一切痕迹呢?武士道的熏陶今天依然存在,只要看一看日本人的生活就知道了。一天傍晚参观完大阪城堡博物馆出来,听到从不远处一座体育馆传来阵阵孩子们发出的喊声。走过去推门观看,几十个从几岁到十几岁的男孩女孩正面带盔甲,手执木制长刀,专注地练习着武道,动作和喊声是凶猛的,但一招一式又透着对对手的尊重,显示出耐力、勇气和不屈不挠的劲头以及相当程度的礼仪,使我们意识到,武士道对于日本国民性的影响其实是相当复杂的。
        1994年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诺贝尔皇家文学院的讲坛上,获奖的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发表了《暧昧的日本的我》的获奖演说。也就是在26年前,另一位日本著名作家川端康成在这里发表过获奖的演讲《美丽的日本的我》,这个对照成为大江健三郎反思日本的一个重要由头。
      大江健三郎说:“把国家和国人撕裂开来的这种强大而又锐利的暧昧,正在日本和日本人之间以多种形式多样化和表面化。日本的现代化,被定性为一味向西欧模仿。然而,日本却位于亚洲,日本人也在坚定持续地守护着传统文化。而面向西欧全方位开放的现代日本文化,却没有得到西欧的理解,或者至少可以说,理解被滞后了,遗留下阴暗的一面。在亚洲,不仅在政治方面,就是在社会和文化方面,日本也越发地处于孤立的境地。”或许,日本需要反思,而世界也需要平心静气看待日本。


    四、尾  声

        这是一次对日本的文化之旅、历史之旅和友谊之旅。温总理即将开启“融冰之旅”,《鉴真东渡》正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放映。我们的回程飞机已经起飞,与中国一衣带水的日本在身后渐渐远去,但来自日本的真实印象正如象征着它的樱花那样,落英缤纷的花瓣在四方吹来的风中散落后,它的气息依然从那目力难及的遥远的山岗随风飘来:
         对身边不知来自何处的芬芳,
         旅人怀着感激的心情,
         停止脚步,脱下帽子,
         去接受那来自空中的祝福。


                               中国外交部青年访日团
                                    二00七年四月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人家那是出访。
  • 不错啊,免费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