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3

    魏巍: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6083689.html

    链接来源:http://www.china-shaoshan.com/bbs/showtopic.asp?TOPIC_ID=10152&Forum_ID=5

    最近,山西的“黑砖窑”事件震骇国人。我是从河南电视台热心记者付振中同志的报道得知的。他曾三赴山西,暗访黑砖窑上百家才第一个揭开这层黑幕的。据报道,社会上的一些黑中介,在全国各地绑架或拐骗青少年和老人、智障者,贩卖到这些黑砖窑做苦力。其中年纪最小者仅八岁,大者十三岁。他们都由黑心窑主雇的打手手持棍棒监管。每天劳动十七八个小时,如果哪个稍许怠慢,即以棍棒相加,这些可怜的孩子往往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甚至被打傻了。新砖出窑,还没有冷却就让孩子们背,把他们的背也烫得红肿溃烂。吃饭只有馒头,喝凉水,还限十五分钟。晚上则挤在地铺上,冬天也不生火,挤在一个黑屋里,完全像牲口一般。终年不刷牙,不洗澡,一个个像黑人一样,身上的泥可以刮下一层,与记者会面时,有人身上还穿着破烂的校服。……亲爱的读者,你们谁能想到,这种只有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才有的最黑暗、最残酷、最野蛮的奴隶劳动,会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呢?会出现在二十一世纪被称为社会主义的中国呢?正象鲁迅当年说的“我疑我在的并非人间”。

    其实,冷静思之,这类残酷的剥削形式,并不自今始。把它和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相比,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多年以前,不就出现过某鞋厂限制工人的自由,收缴他们的身份证,锁在铁门里劳动,以至工厂失火烧死工人的事吗?外国工厂主让中国工人罚跪的事不是也发生过吗?有一年,总工会开劳动代表大会时,我曾给当时的负责人倪志福同志打电话,说到这类事件。倪志福同志深有的感慨地说,“魏巍同志,你不知道呵,让工人趴在地下学狗爬的也有呵!”至于说到劳动时间,“八小时工作制”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长期斗争所获得的成果之一,是得到大家公认的。新中国建国一开始就实行了。可是改革开放以来,除国有企业外,其他一亿多农民工,劳动时间至少是十一、二个小时,或者十四、五个小时,还要不时加班加点,哪里还有什么“八小时工作制”呢?一个人,精力体力是有限度的,如果过度支出,就是生命的透支,到了四十多岁就不行了,这实际是摧残生命,扼杀生命。到现在,“八小时工作制”到哪里去了?何时才能够恢复呢?如果不改变这种残酷的剥削,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是没有前途的。

    面对山西的“黑砖窑”,当前最紧迫的,自然是坚决、干脆、果断地全部捣毁,将人一个不剩地全部救出来。同时必须将丧尽天良的黑窑主、黑中介迅速捉拿归案,绳之以法。对受害者则必须进行补偿,给以治疗,恢复健康。在处理这一事件时尤须头脑清醒,决不要把事情看得过于简单。这件事已经持续好几年了,有关各方,尤其是警方是绝对不会不知情的。那么为什么一直掩盖到今天?这其中有什么奥妙?我们不能不想到过去处理矿难问题。新时期以来,我国矿难之多,问题之大,死伤之重,影响之坏,在全世界数第一了。对此,政府也曾下了很大决心,关闭了相当大数量的煤矿。可是曾几何时,有些私人煤矿,又不断悄悄恢复,禁而不止,矿难又随之而起,再一次恶性循环。察其根源,还是官僚腐败造成的。腐败不除,叫你什么事情也办不成。教训是沉痛的。这次,要彻底消除“黑砖窑”,必须与反腐败结合起来,对“黑砖窑”的保护伞展开追击。

    这种坏事,今天出在这里,明天出在那里;今天解决这个,明天应付那个;总是摁倒葫芦浮起瓢,年年月月,何时才了?古语说,“善除恶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不从根本问题上解决是不行的。根本的问题是什么?就是要从市场经济和私有化的迷津中解放出来,在真正科学社会主义的光明大道上前进。这才是中国人民之幸,之福,也才符合党心民意,其它的道路是没有的。

    马克思有一句大家熟知也最经典的名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要知道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是深刻研究了资本主义的发展进程,特别是资本原始积累的进程之后得出的结论。而资本家正是资本的人格化,他有自己独特的灵魂。你在他耳边喊一千遍、一万遍“以人为本”,也不能改变他“以利为本”——追逐最大、最高利润的本性。山西“黑砖窑”事件不就鲜明地说清了这一点吗?人生谁无父母,谁无儿女,面对着那些八九岁、十二三岁的孩子如此残酷对待,还有一丝一毫的人性吗?所以我说一切剥削制度,包括资本主义都是最没有人性的东西,最摧残人性的东西。最近,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华盛顿举行的“共产政权下受难者纪念碑”落成仪式上,恶毒咒骂共产主义是恶魔,其实他不就是地地道道用炸弹吓得伊拉克儿童啼哭的恶魔吗?他不就是屠杀阿富汗、伊拉克人民并把美国士兵送进死亡之海的恶魔吗?他不就是全世界制造恐怖的总代表吗?而发誓要消灭一切剥削压迫的共产主义者才是最富有人性的人,才是真正维护人类尊严的人,才是代表人类真正友爱相处的未来的人。

    恶魔们,诅咒吧,发狂吧,看将来,到底谁埋葬谁?

    2007年6月19日

    分享到:

    评论

  • 链接来源:http://www.bullog.cn/blogs/wenyunchao/archives/72530.aspx

    北风 @ 2007-6-19 2:44:58



    笑蜀在其网易博客转了这篇诗作,昨天,他的博客里包括这篇诗作在内的所有与奴隶工有关的文章均被删除。



    有朝一日,我会在广场上,饱含泪水,朗诵他的诗作。

    -=-=-=-=-=-=-=-=-=-=-=-=-=-=-=-=-=-=-=-=-=-=-=-=-



    黑窑童奴——大地上的恐惧、尸身和泪水

    凌沧洲



    一千个奴工,一千个被摧残的天空

    一千个孩子的哭泣,一千个家庭的心

    在无数的黑夜被揉碎



    在城市的会场

    我曾目击一千个行尸走肉

    目击一千个奴隶

    一千个鹦鹉,一千个肉喇叭

    传递着相同的声音,颂歌堂皇庄严

    我又回到蒙元和前清

    我有时想:那些女肉喇叭

    年轻时是否也有玫瑰绽放

    当一千个人奉献着歌喉,恩主一定会乐听

    这些妓女肉喇叭叫床的淫荡

    还有男太监们尖细的老嗓



    而今我目击山西洪洞

    那苏三的冤魂已如一缕青烟

    苏三的木制枷锁已经腐烂

    可那奴隶主的枪械竟然黝黑发亮

    在黑窑密不透风的围墙中

    有谁,为这大地上的奴工叹息



    他们也是父母的宠儿,尽管贫穷愚昧

    他们也是父母的明珠与花朵

    在山西,一个良心与砖窑一样漆黑的地方

    这些少年和儿童遭受毒打强奸与苦役



    大地啊!告诉我这令人发指的黑暗不是真实的

    让那些孩子被摧残的童年从日历上回来

    让他们的泪水倒流,让他们的笑声定格

    大地啊!你听见那些失踪儿童的家长的哭泣吗

    你听见寻亲的脚步,你听见思念的心跳

    你听见雷霆般的愤怒和地狱般的恐惧了吗



    苍生如蚁!我看见一千个奴隶

    我看见了一万个奴隶

    他们的头骨被窑主矿主们玩弄

    他们的贞操与后庭

    在沉默的黑夜被粗暴地屏蔽



    我看见在北方,一个饥饿的少女

    因为两块钱的面包而羞愤自杀

    再也没有冉阿让式的男子

    同情心早在蒙元和前清已被埋葬

    我看见贫穷的夫妻在夜半双双自杀

    或者双双沉河

    他们的孤儿如何独自顶起那塌陷的天空



    我看见女报贩在天堂苏州的城管局跳楼

    我看见太湖的人民在享受蓝藻的美味

    我看见大地上的房子摩天房价也摩天

    我看见上学与看病像巨大的吸钱机

    吸干了我们父母与我们最后一滴血汗



    今天,我请那些长眠地底的冤魂出庭作证

    你们可曾看见活着的人像一条条狗般的耻辱

    因为他们的恐惧与怯懦,他们像个奴隶般死去

    在已经涨价的骨灰盒上

    永远只会写着:这是奴隶,一生可耻

    一生只用别人的脑袋思考

    用别人的语言说话

    被别人驱使劳役一生

    当他们的精神贞操和肉体贞操被夺去

    他们高喊着:我们无比幸福



    当我,一个心灵的自由人

    在他们坟头上独坐,叹息

    为一生要陪着奴隶们同行苦闷

    我的泪水是否能催绿坟莹上的柳条



    大地啊!告诉我,还有像我这样的自由者

    在黑夜不肯沉沉睡去

    祖国啊! 告诉我,什么时候

    你的名字叫自由

    什么时候,你的儿女,你的儿童

    走在祖国的土地上

    不害怕绑架,不害怕失踪

    谎言与暴力,永远,永远

    不能夺去我们自由的勇气!



    2007年6月15日



    -=-=-=-=-=-=-=-=-=-=-=-=-=-=-=-=-=-=-=-=-=-=-=-=-

    一只飞进玻璃瓶的蚊子,看得见光明,却找不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