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5

    一个人的宗教 - [流水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7184566.html

    快男决战前夕,在msn上碰到老同学heike,她那里正是美国时间半夜呢。一聊起来,原来她是狂热的花生,在投票不便的情况下已经为陈楚生投了$100。她讲了很多有关小弟的种种,言辞之感性炽烈都让我惊讶。原来,她也有这一面,而我,已经习惯于周围七十年代人的理性。是不是我们潜意识里都在拒绝长大拒绝老去呢。她鼓动我投票,可是我还是没有,我从来没有投过票,也不想破这个例。其实这只是一场热闹的游戏,开心就好。我曾经狂热过吗,是的,可是那是一个残忍的游戏,除了上天,任何外力都无法干预,那是战斗,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结果的诞生,却无票可投。所以,她比我幸福。终于明白,爱情是一种宗教,一个人的宗教,与其他无关。
    快男决赛终于真正轻松快乐了,像一个大party,结局没有悬念,演出都很精彩。陈楚生《爸爸的草鞋》唱得很动情,我又想起中学时候小小少年唱歌的那一幕来。苏醒的表演更好更稳定,非常有明星范儿,跟羽泉合作时的镇定是惊人的,他的确有潜力。羽泉和齐秦都非常呵护小辈,很有风度。比赛终了,有那么一点怅然若失。
    好男决赛起起落落,最终选出一个baby face,呵呵,最后井柏然穿着羽毛飞下来的时候,有点像小孩子过家家。
    周一炒了南瓜尖,真是很鲜嫩,好吃。
    周二晚看了《水果硬糖》,偶然中发现的片子。紧张,无语。这片子真够冷酷的,末了,我甩下一句话。
    今天读了丁先生翻译的三本书,关于集中营的。好书。尤其《汉娜的手提箱》,看到hana那些满怀希望的画,悲惨的境遇,半个世纪后她哥哥的眼睛,泪水滑下来,悄无声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