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5

    库库齐卡(Jerzy "Jurek" Kukuczka)——最后的传奇 - [思忆无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7725015.html

    链接来源:http://www.gootoo.cn/bbs/viewthread.php?tid=713742
    作者:Explorersweb.com
    译者注:原文写于2004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一些信息可能已并不准确。


    Kukuczka和他的宿命:洛子南壁 图片/Bergdias&Bergfieber

      在关于登山历史的书中,对于Kukuczka有着如下介绍:继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之后,世界上第2位完成14座8000米的登山者。
      表面上看,似乎是在说他仅仅是“第2好的”——但最优秀并不总是意味着第一,在登山老兵的心目中,Kukuczka无疑是登山史上最牛逼的人物。在ExWeb的系列报导中,你将可以找到答案。

    Part1:优雅的风格、纯粹的精神以及对规则的尊重

    8年完成14座8000米
      Jurek并不仅仅是简单地攀登了14座8000米山峰,事实上他全程用时不到8年!而梅斯纳尔则用了16年。目前只有韩国人Young-Seok Park的速度接近Kukuczka,大约只晚了数月。但必须说明的是,韩国人在部分攀登中使用了辅助氧气。

    新路线、冬季、阿尔卑斯方式
      另一项值得注意的成就是,在Kukuczka的14座中,大部分是以新路线和反季节的方式完成。确切地说,他开辟了9条新路线——其中一次是单人——5次阿式攀登以及4次冬季登顶。
      每一次新的攀登,他都会刻意给自己制造点麻烦——增加新的挑战。他渴望登顶所有8000米级别山峰,但他同样希望自己能在每座山峰上都取得超越常人的成就。他并不想证明自己,只是希望将登山运动不断推向极限,开拓更多的可能性——每座山峰是不是可以由这样或那样的不同方式完成——更快的速度,或者是冬季,等等。Jerzy的想法在今天显得尤为珍贵,特别是面对诸如“人类对于8000米攀登的探索已经完成”之类的言论。
      卓奥友、希夏邦玛、珠峰——对于真正的勇士,这些看似相对容易的山峰一样可以带来严峻的挑战,前提是你在努力效仿“Kukuczka风格”。
      正是这种风格使得人们将Jerzy视作优雅风格、纯粹精神和尊重规则的典范。

    Part2:金钱、签证以及对痛苦的忍受

      Kukuczka的远征计划总会遭遇一些额外的困难:经济和政治上的。Kukuczka于1948年出生在波兰的卡托维兹,他最初的职业是矿工,看上去和将要攀登的那些最雄伟的山峰毫无关联。
      他最初的探险经历或许来源于工作:在开采矿山的过程中,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绳索和攀登器械。可以说,Jerzy是在地下开始了攀登世界之巅的梦想。
      当时的波兰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在人们眼中,花费大量金钱用于登山这样没有经济收益的事业上是十分荒谬的。很难找到赞助商。同时,对于来自西方人眼中处于铁幕统治下的国度的公民而言,获得签证也不是件容易事,更何况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矿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切并不比攀登本身简单。
      尽管条件艰苦,Jurek还是毅然上路了。在他的一生中,始终面临着装备陈旧、不足的困扰。他从家乡开始了攀登:Tatra山脉。在这样的环境里,想要维系住去喜玛拉雅山区攀登的梦想该需要多么坚定的信念啊!
      
    对痛苦的忍受和对危险的漠视
      或许信念是Jerzy唯一不缺乏的东西。艰苦的生活给予他强大的力量: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在梅斯纳尔的眼中,Kukuczka是他在喜玛拉雅遇到的最强悍的人。
      攀登搭档Voytek Kurtyka曾这样评价过他:“Jurek是我遇见的登山者中最坚强的,尤其突出的是他忍受痛苦和藐视危险的能力。”
      Kukuczka天生的海拔适应能力并不出色,但这并不能阻挡住他。Jurek以其超强的忍受力弥补了自己的缺陷。没有任何障碍能阻挡他的脚步,相反困难越大,就越能激发他挑战的欲望。
      强大的信念最终将他推向顶峰。70年代,他在Tatra、多洛米提(冬季攀登马尔莫达峰南壁)以及勃郎峰(从Dru峰北壁新路线到大乔拉斯峰的冬季攀登)地区完成了多次精彩的攀登。
      随后他将足迹延伸到了更遥远的地区:麦金利山(南壁路线)和兴都库什山脉(Kohe Tez峰、Tirich Mir东峰北山脊路线首登)。至此,他的成就已经足以用非凡来形容,但对于Kukuczka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Part3:洛子峰——转折点

      洛子是Jerzy Kukuczka的第一座8000米山峰,标志着他辉煌攀登生涯的开始。登顶那一刻,他注意到下方巨大的未登南壁,洛子对于Jurek有着特殊的意义——这里最终成为他的归宿。命运就是如此残忍,多年后Kukuczka永远留在了梦想最初开始的地方。

    珠峰南侧柱状山体路线
      1979年10月4日,Jerzy Kukuczka、Andrezj Czok、Andrezj Heinrich和Janusz Skorek沿传统的东北壁路线登顶洛子峰。对于首次尝试8000米的人来说,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而下一个目标,则需要更大的挑战。
      首先高度要进一步提升,事实上他选择了最高的山峰。至于路线,在Jurek和Czok最终完成前它并不存在。1980年5月19日,珠峰又获得了一条全新的南侧柱状山体直上路线。而这也是Kukuczka在他的8000米攀登经历中唯一一次使用了辅助氧气。

    马卡鲁峰和布洛阿特峰双重奏以及加舒布鲁姆峰群的阿式攀登
      1981年,Kukuczka在马卡鲁完成了两次漂亮的攀登:在已有路线的基础上稍做变更,登顶Makalu La——连接马卡鲁主峰和马卡鲁II峰之间的巨大鞍部;以及单人完成西北山脊路线。
      1982年,Kukuczka和搭档Kurtyka沿传统路线登顶布洛阿特,但他们并没有就此满足,两年以后也就是1984年,两人故地重游——开辟新路线,并完成了布洛阿特3座顶峰的穿越。大约12个月之前,在1983年,他们还一起开辟了加舒布鲁姆I峰和II峰的新路线——均是以阿尔卑斯方式完成。

    道拉吉里峰/卓奥友峰的冬季攀登、更多的新路线
      1985年是Jurek异常疯狂的一年:1月21日,他和Czok搭档登顶道拉吉里;随后赶在冬季结束前,他和Czok以及另外3位登山者——Berbeka、Pawlikowski和Heinrich——首登卓奥友东南侧柱状山体路线。登顶那天是2月15日,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条在冬季开辟的8000米山峰新路线。
      同年夏天,Jurek与Heinrich、Lobodzinski以及当时还默默无名的墨西哥小伙子Carlos Carsolio组队(他后来成为完成14座的最年轻的攀登者)——完成了又一项“首登”——南迦.帕尔巴特峰东南柱状山体路线。
      你是不是觉得有点跟不上了?没办法,这就是Kukuzcka的帽子戏法——在一年中完成两次冬季登顶和两条新路线!

    又一次冬季攀登
      Jurek耐心地等待着冬季来临,去完成他的下一座8000米。1986年1月11日,他沿传统路线登顶干成章嘉峰。这次他的搭档不是别人,正是Wielicki——又一位来自波兰的“冬季牲口”。

    K2——以库库齐卡的方式
      为了持续的高水准挑战,下一个目标无疑只能是K2。Kukuzcka和Piotrowski在这里的表现给所有的极限攀登者上了生动的一课。他们开辟的南壁新路线至今无人能够重复。Kukuzcka路线由连续的高度暴露的“自杀”路段组成,以至于少有人问津。他们在7月7日登顶,但随后发生了一场悲剧:Piotrowski在下撤至阿布鲁齐山脊(Abruzzi Spur)时不幸坠落身亡。
      同年Jurek还登顶了马纳斯鲁峰——又是新路线+冬季攀登——11月10日,Kukuzcka和Hajzer首登马纳斯鲁东北壁。

    Part4:尾声

      1986年见证了Kukuzcka又一次漂亮的帽子戏法:一次冬季攀登和两条新路线——其中一条也是在冬季完成。不到8年,Kukuzcka即将拿下所有的8000米山峰,拦在面前的只剩下安娜普尔娜峰和希夏邦玛峰。
      很快时间就到了冬天——攀登安娜普尔娜的绝佳时刻来了。Jurek再次和老友Hajzer搭档于1987年2月3日沿北壁路线登顶安娜普尔娜。
      这年9月,他们又回到喜玛拉雅山区,并于9月18日首登希夏邦玛东山脊路线。
      Jerzy终于做到了,他完成了登顶14座8000米山峰的壮举。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他可以回家休息,从此退出攀登界,依靠过去赚得的名声他完全可以生活得很好,接受人们的顶礼膜拜。

    洛子南壁
      但Jurek对8000米山峰的探索还远没有结束。在完成14座后的第2年,1988年,他又登顶了安娜普尔娜东壁路线。但他始终都无法忘记洛子,无法忘记那无人攀登的巨大南壁。
      Kukuczka实现了他的心愿。他完成了路线并再次登顶洛子。可这次他没能拿到回程车票,这座曾陪伴他上路的山峰最终留下了他的生命......或许并不是所谓的宿命?一切都归咎于那根断裂的7毫米绳?在8350米的高度,Jurek坠落身亡。
      Jerzy Kukuczka书写了登山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故事,对于他的怀念和追忆一直延续至今。


    链接来源:http://kukuczka.spaces.live.com/blog/cns!4400A1189838C810!134.entry#comment
          库库奇卡名字中的"Jurek"是同行们加给他的,因为他的伟大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Jerzy "Jurek" Kukuczka,1948年生于波兰的Katowice。1989年10月24日,在洛子峰南壁8200米处失踪。
          库库奇卡因为和梅斯纳尔竞争谁先完成14座而倍受关注,最终他比梅斯纳尔迟了一年(1987),成为世界上第2位完成此项壮举的登山家。
          虽然库库奇卡没有全部无氧攀登14座8000米山峰,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在登山史上的地位:首先,库库奇卡创造了登顶14座8000米山峰最短用时的记录:8年(实际为7年11月)!其中85年登顶了4座:道拉吉里、卓奥友、安娜普尔娜和干城章嘉,效率惊人;其次,他开创了8000米山峰的9条新路线——1次单人登顶、5次阿尔卑斯式、4次在冬季,其中卓奥友是“冬季+新线路”。1986年他和搭档开辟了K2的南壁新路线,这条线路曾被无数人认为是绝无攀登可能的。这次攀登使得库库齐卡将西方人(或美国人)与波兰人进行了鲜明的对照:即美国人如同他们制造的汽车,更适合在好的路面上行驶,而古老的波兰木轮车却能适应坎坷的路面。多数引用过这句话的人,只是把它看成一种一般性的比喻,而库库齐卡实际上把它适用于那些自负、虚荣、没有组织性,且一遇到危险、困难、坏天气就退却的西方登山者。在比喻中所指的西方国家中,只有日本一直能涌现出与其说能够克服极度困难,倒不如说是能找寻到捷径线路的登山者。
          库库奇卡的实力在于他超常的毅力。他的同伴Voytek Kurtyka说过:“杰里克是我遇见的登山者中最坚强的,突出在于他忍受痛苦和藐视危险的能力。同时,他着魔于一种领先他人的内心冲动。象他这样的人,遇到障碍时,不是粉碎困难,就是撞破自己的头。”
          1989年库库奇卡再次攀登洛子峰,单人从最难的南坡陡壁直接登顶后(截止2001年,还无人能够重复完成该条路线),在下撤到8200米处因为他从加德满都旧货市场购买的二手7mm绳索(是不是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突然断裂而遇难——英雄传奇般的人生就此终结。
          库库奇卡是这样一种人,他不仅有想象力,而且有实现想象力的能力。即使在寥寥无几的世界超一流登山好手中,他依然是最特别的一个。
    Kukuczka主要登山经历:
    1979:洛子Lhotse
    1980:珠峰Mount Everest
    1981:马卡鲁Makalu(单人)
    1982:布洛阿特Broad Peak
    1983:加舒布鲁姆2GasherbrumII、加舒布鲁姆1GasherbrumI
    1984:布洛阿特Broad Peak
    1985:道拉吉里Dhaulagiri、卓奥友Cho Oyu、南迦.帕尔巴特Nanga Parbat、干城章嘉Kangchenjunga
    1986:乔戈理K2、马纳斯鲁Manaslu
    1987:安娜普尔娜AnnapurnaI、希夏邦马Shisha Pangma
    1989:洛子Lhotse(遇难)

    分享到:

    评论

  • 经典啊传奇!
  • 写得还不错,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