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9

    木遥的窗子:向左走,向右走 - [读书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7811962.html

    在一个博客看到两篇很有意思的测试:

    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北大未名版)http://blog.farmostwood.net/politics_bdwm

    X坐标反映政治观念,负值为左(Authoritarianism),正值为右(Libertarianism)。
    Y坐标反映经济观念,负值为左(Communism, Collectivism),正值为右(Neoliberalism)。
    Z坐标反映社会文化观念,负值为保守(Conservatism),正值为自由(Liberalism)。
    本测试系统建立于中国政治价值体系基础之上,试图充分反映中国的特殊国情与政治文化。
    很多问题反映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西方政治语汇中的“左右”,而是中国现实语境中的“左右”。

    经测试,我的坐标: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1.3,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1,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8
    老公的坐标: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9,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15,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4

    西方政治坐标系测试(中文翻译)http://blog.farmostwood.net/politics

    横坐标反映经济观念,负值为左(Communism, Collectivism),正值为右(Neo-Liberalism, Libertaranism)。
    纵坐标反映政治社会观念,负值为自由(Anarchism, Libertarian),正值为专制或保守(Facism, Authoritarian)。
    本测试系统建立于西方政治价值体系基础之上,某些问题强烈的依赖于具体的西方社会环境,未必能够充分反映中国的特殊国情。根据周围人群的实验结果,中国人的测试结果普遍位于第三象限(即两坐标均为负值),平均值位于(-2,-2)附近。为了区分中国人习惯意义上的“左与右”,可以以(-2,-2)为坐标原点重新划分坐标平面,即经济坐标小于-2为左,反之为右。政治坐标小于-2为自由,反之为保守或专制。

    为了参考起见,下面是著名政治人物的坐标位置:

    第一象限(经济右,政治保守):希特勒,撒切尔夫人,布什,布莱尔,希拉克。
    第二象限(经济左,政治保守):斯大林,萨达姆,教皇本笃十四世。
    第三象限(经济左,政治自由):甘地,达赖喇嘛,曼德拉。
    第四象限(经济右,政治自由):弗里德曼,哈耶克。

    经测试,我的坐标: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5.37,政治立场坐标(专制<->自由)-3.22
    平移后依然在第三象限。看来经济立场并不坚定啊。怎么跟达赖喇嘛跑了,呵呵。
    老公的坐标: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3.62,政治立场坐标(专制<->自由)-1.84
    平移后进入第二象限,魔鬼人物,呵呵。政治立场不坚定,哼哼。

    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做一下。

    另转博主文章一篇。
    向左走,向右走
    07-08-18
    链接来源:http://blog.farmostwood.net/2007/08/18/167.htm

    Blog的每日访问人数终于渐渐回落,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从8月10号和11号的最高峰到现在,一周时间过去了。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blog被人关注,我也不例外。没有人看着自己的blog那么高的访问量不欣喜若狂,这一次我大概是个例外。——所有这些数字事实上都和这个blog本身没什么关系,它们统统指向挂在这里的一个具体页面。

    当然,我承认,为此我蛮骄傲的。

    一.

    事情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七月份的《读书》换帅。这算是今年国内知识界一次不大不小的波澜,在未名读书版上也有讨论。讨论中我提到了很久以前做过的英文版的政治指南针的测试。版上很多朋友也都对那个测试还有印象,于是大家又纷纷跑去重新作了一遍。英文的题目做起来终究不爽,所以一贯喜欢闲里偷忙无事生非的我还自己写了个脚本把问卷弄成中文版的放在blog上。——纯粹是因为好玩,我发誓。然后我把我对这套英文题目的看法和分析发到版上,自然又引起了新的一轮讨论。然后,8月4号,维生素提议说,我们来弄个中国化的测试吧。该提议反响剧烈。接下来的讨论延续了好些天。若干人(恕我不一一点名)提出了自己的问题清单,包括我在内更多的人对这些问题吹毛求疵评头论足,关于具体立场的讨论和对问卷题目的意见混合在一起,构成了读书版少见的滔天大水。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世界观,这并不奇怪。每个人有每个人关于左和右的定义,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我不但不同意你的意见,而且不同意你对我的意见所做的归类。”这是多么混乱的场景啊。终于,像所有笔墨官司的争论一样,等到大家都精疲力竭的时候,坚持到最后的意见获胜了。问卷初见雏形。

    然后是润色和整理。——是的,我们应当在这一步更加用心。可是,拜托,这只是一个未名上的小版面的内部游戏而已。

    然后我写了网页的脚本,8月8号晚,问卷正式上线。

    二.

    读书版的朋友们都很兴奋的来做这个测试,不管是水车还是潜水员。由于转载,别的版的网友也跑来做了这个测试。截至当晚,大概有四五十人的样子。几乎是立刻就有了批评的意见。一道关于户籍的题目的争议如此之大,以至于大家最终决定换题。可是更多的意见只是被大家用来当作灌水的话题。——毕竟这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第二天水木读书版转载了这个测试。两边都有大规模的讨论。

    第二天晚上版面上的热闹终于引起了学校“有关部门”的注意。8月9号夜里,上级命令下达,关于这份问卷的前后所有的讨论必须连夜删除,水木也有类似的指令。我们瞠目结舌于这个小打小闹的游戏居然上动天听,同时也觉得有点好笑。我甚至暗自琢磨我的blog会不会被和谐掉。如果那样的话,人生可真是大大完整了一次。

    结果是杞人忧天,无论我还是校方都是。从第三天开始,不计其数的BBS和blog开始转载这个测试,其中包括一些影响很大的论坛和知名blogger。猫眼和龙空转载了,连岳和王小峰转载了,我不知道总数有多少,总之让未名和水木本身的参与人数相形见绌。

    发现这一事实的同时,我立刻就开始觉得这份问卷粗糙得令人难于容忍。它有那么多缺点,有那么多功能应当实现而未能实现。如果题目再平衡一点就好了,如果条件再清晰一点就好了,如果表述再简洁一点就好了,如果范围再周全一点就好了,如果评分标准再细致一点就好了,如果……

    一个完美主义者要折磨自己是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事已至此,只好听之任之。我只是把它放在那里,再不理它。如果大家真觉得这套问卷很烂,就不会有耐心做完那么多题目的。

    至少从网上的反馈来看,大多数人接受了它。

    三.

    到今天为止,差不多十天过去了。闲的时候我会上网察看一下大家的反应。大多数人只是把分数贴出来而已,也有人会愿意更深入的讨论这些题目。从大家的结果反过来看这份问卷,很多问题变得更清楚了。先说结果本身。无论是未名和水木还是公众网,分数的统计结果里有些属性是相当一致的:政治平均分大于零,经济平均分小于零,文化平均大于零。政治分数的分歧大,经济分数的分歧小,文化分数的分歧介乎其中。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看起来这好像是关于今日社会思潮的一个绝好的量化,可是我对网上大家张贴的结果和评论看得越多,就越是怀疑这一点。

    不懂经济。这是大多数人对经济题目的共同反应,包括我自己在内。除了大学里相关专业的学生以外,没有人受过任何一点正式的经济理论教育,这是一个奇怪而千真万确的事实。于是,遇到公共领域里的经济问题,我们本能的反应就是将之道德化——或者意识形态化。国家是不是应该提高粮食收购价格保证农民收入?心里觉得好像是应该,可是这样做真的有好处么?国家是不是应该主动干预房价上涨?心里觉得好像是不应该,可是为什么呢?

    我想起很小的时候,出于对做作业的痛恨,我问妈妈,为什么国家不把印这些作业本的纸张都用来印钞票,这样我们国家不就有钱了么?大家就不会那么穷了。

    (如果今天有小孩问我这个问题,我仍然不知道怎样清晰的回答他。)

    经济问题道德化的后果就是本能的把答案向道德正确的方向靠拢。我们对许多问题的答案来自于对弱势群体的同情心,而并没有经济学的学理作为支撑。几乎所有人——不管政治上分数是多少——都很难得到一个经济上的极大分数,这一事实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如果更多的人受过专业经济学知识的训练,我相信结果会有很大不同。

    (可是会有那么一天么?再说,我们去和谁学经济学?据说经济学家已经“越来越成为富人的代言人”了。)

    至于政治,盲目的选择以更尖锐也更明显的方式存在着。公共政治议题讨论的阙失和长期的无限夸大式的政治宣传方式,使得很多人几乎是凭着脑海中浮现的口号来作出自己的选择,而完全不曾在理性上真正确认过自己的立场。远远不是每个人都认真思考过问卷里的那些论点——甚至连粗浅的了解也谈不上。我见过相当多的人在网上问“军队国家化”这个短语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我见过得最令人绝倒的评论是:“军队当然应该国家化,否则军队掌握在地方政府手里,那不成了军阀混战了?”

    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做过这份问卷。如果有一种办法可以收集到网上张贴出来的所有答案(当然不可能有),那会是后世社会学家极好的研究材料。可是即使有那样的一个完善的统计,我们能够据此推断网民的政治立场么?当然不。事实上,我相信这份问卷的流行程度比问卷的结果本身说明了更多问题。

    所以我只是暗自希望,这份问卷能够提醒一下大家“自己的立场”这个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从而去认真地确立之。如果这个问卷有超越游戏的一点点价值,我想也仅限于此。

    四.

    多少有点令人失望的是我看到太多的人把自己的分数贴出来,然后迷惑的问:这结果代表什么意义?这也许是网络上泛滥的心理测试的后遗症。和三个数字相比,大家显然更习惯于看到这样一段话:“你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有幽默感,善于和同事相处。你常常倾听别人的意见,但有时因此迷失自我……”人人都喜欢得到一个确定无疑的论断作为答案,所以绝对值很小的分数令人苦恼,+0.2和-0.3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是哪一类人呢?

    这确实令人苦恼。分数的绝对值小,这说明自己犹疑不定,前后瞻顾,彼此抵消。说明自己远远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理直气壮。在我看到的针对这个测试所写的blog文章里,我最喜欢的是这一篇。正如作者所谈到的:

    比如说,我们都认同人权高于主权。这乍一看似乎不是我们的分歧点,但是在台湾的问题上,怎么会如果综合实力许可,中国有权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采取任何行动呢?台独的人怎么可能死不足惜呢?

    我自己也有这样的矛盾。我怎么会一边赞同军队国家化,一边对多党制心生疑虑呢?我怎么会一方面坚持捍卫市场经济,一方面暗暗觉得应该对外国资本设立屏障呢?

    朱学勤言之凿凿的说:自由主义“首先是一种学理,然后是一种现实要求。它的哲学观是经验主义,与先验主义相对而立;它的历史观是试错演进理论,与各种形式的历史决定论相对而立;它的变革观是渐进主义的扩展演化,与激进主义的人为建构相对而立。它在经济上要求市场机制,与计划体制相对而立;它在政治上要求代议制民主和宪政法治,既反对个人或少数人专制,也反对多数人以”公意”的名义实行群众专政;在伦理上它要求保障个人价值,认为各种价值化约到最后,个人不能化约,不能被牺牲为任何抽象目的的工具……

    可是我们不是按照程序计算出的变量,不可能永远同时满足这么多方程的约束。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也许书读了很多,可是终究对现实了解甚少。——对未来了解更少。我们并不知道怎样才是理想的世界。

    如果说我自己从这份问卷里得到了什么收获,就是这个。也许这不能称之为收获,我只是得到了更多的问题和更少的答案而已。

    很多人都在埋怨这套问卷没有中立选项。是啊,为什么每个陈述都一定要做出判断?这是多么头痛的事情,特别是在自己也看不清楚自己的立场的时候。

    这是从那套英文问卷里学来的办法。据说,这样可以保证答题者被迫选出心里的倾向。我坚持在中文问卷里也采用这个办法,我相信如果没有这条限制,大家的分数会急剧的聚集在零周围。——如果能够逃避,没有人愿意面对心里的犹疑。

    可是这个坚持的后果是连我自己也在做完题目之后不想再看它一眼,我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去面对那些逼着我做出判断的陈述。我很多次重新打开问卷,可是看到第一道题就看不下去了。

    如果人民没有受过民主教育,他们不应该拥有普选权么?

    说真的,我不知道。

    分享到:

    评论

  • 记得,gbz。听说后来去深圳了,没消息了。

    呵呵,看来你某些方面还很左呢。不知道你的坐标会是什么。这可是政治科学,非政治邪教也。
  • 不知道你记得不记得我们以前一个同事,叫什么名字忘记了,外号大宝.他信发论功.有一次手受伤了,不去医院,说要用功来疗商.后来都烂的一塌糊涂.我觉得这个功真的有点邪.写这个的意思是,任何事情要一分为二的看.任何东西都有他存在的理由.但不要迷信.要理性.
  • 妈妈的坐标: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1.35,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4,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

    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2,政治立场坐标(专制<->自由)-2.83

    平移后在第三象限和第四象限之间,y轴上,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