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18

    八月桂花香 - [流水点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ly64-logs/8388742.html

    菡姐从canada回来了,暑期去了一个月。她说很犹豫,毕竟出去也是需要勇气的,一切都要重头开始,不过那里的蓝天,洁净,秩序,陌生人的温暖,食品的新鲜,又是那么让人向往。
    上了两周课,果真“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啊。首次登台,面对30来个学生,的确非常紧张,自我介绍时拿笔的手都在抖。讲到一半又要低头看讲稿,还有些事先准备的内容都漏掉了或是乱了次序。过了二十多分钟,逐渐找到了感觉,进入讲课的状态,才发现时间并不够用,环境的搭配、项目实例的演示都比我预计的时间要长,4小时下来,好容易结束,可是留给他们练习的时间并不多。询问学生的意见,他们也提了一些,声音要大,边讲边练,等等。最后我很积极地跟他们互动,提要点难点的问题,却发现他们似乎都习惯了被动。第二次课,我总结了前面的经验,声音放大,板书增多,讲一段练一段,终于发现他们也开始有了兴趣。不过时间的把握仍然不好,总感觉4个小时内容太满。后面的课,有时讲到投入处,我发现自己居然也是能激情四溢的呢,可是过分亢奋嗓音过大用力过度,有时候连水也顾不上喝,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发现腿疼喉咙哑满身疲倦,而下午还要备课,第二天依然要起早挤车上新课。真的不轻松。“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终于对这个行当有了更深的了解和领悟,也在想,自己究竟是否适合做这个。讲课的同时,也要听其他老师的课,有了实践经历和体验,再来听课,感觉真是大不一样。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来讲,这样好在什么地方。要学习的东西,真的很多。
    秋高气爽,桂子飘香。周末骑车在街道上穿行,空气里都是甜香的味道,真的很舒服。家里也买了很多花,以弥补刚离去的黑金刚。除了养了三年多的兰草,现在又增添了三色仙人球,挺拔的龙骨,灵动的绿萝,蓬勃的小吊兰,茂密的冷水花,灿烂的金苞花,优雅浪漫的粉掌,还有刚刚插上的嫩绿鸭跖草。哈哈,现在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绿意昂然,放眼望去生机无限,吸辐射吸废气吸油烟,空气清新,枝蔓亭亭,人的心情也舒畅了不少。有了绿色,生活果真鲜亮了。我最最喜欢的还是粉掌了,没有红掌的艳,白掌的淡,却如此清雅而舒展,含蓄而悠扬,唯美而恬静。就像李敖的话:“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
    电信做活动,续交宽带费送小灵通,我挑了一部华为A158,呵呵,铃声比现在用的ut115的炫多了,终于用上真人真唱的铃了。其他方面就未见得比ut好了,不过嘛,我要求不高。
    跟失踪已久的敏敏联系上了,通过网上查得她以前单位的电话,辗转找到了她。她接电话劈头一句:姓蔡的,你终于来了啊!还是没变,几十年亲密无间的感情。原来我丢手机前后,她的手机也丢了,她单位换了,我爸妈家电话也换了。于是我们就失去了对方的号码。一晃快三年没有联系了。她说她还在晚报上发信息找我呢,呵呵,我压根不看晚报的。重逢的感觉真好。十一她就搬新家了,哈哈,我一定要去玩玩。她一听我还是丁克,毅然决定给晨曦找个干妈,呵呵,我就要有5岁的干儿子啦。
    前两天跟一个童迷聊天,于是上了贴吧。看到了关于周华健和安格之间比较的帖子。
    一直不怎么喜欢周华健,只因整个九十年代他总是比安格要红那么一点点。这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
    如今已经释然。主流的,流行的,未必就是经典的。一直欣赏安格的态度,他喜欢称自己为音乐人。他是真正融入音乐的才子。
    感谢90年的那个夏天,我遭遇安格独有的嗓音。感谢这么多年,并不主流的他。爱我所爱,足矣。
    勇往直前外景做华山,长空栈道啊。嘉宾去走都是有保险绳的,我们自己爬可就没有了,那镜头看得我心惊胆战,一句话:去长空栈道的人都是疯子。
    继续看舞动奇迹,张杰酷,马德钟太有型了,只可惜离开得太早。谢天华舞技一流,长得真像欧阳震华,而欧阳如今已经显老了,我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几年前的那么多警匪连续剧之中,岁月天天在变,无法留住。嘉宾评委任达华实在风度翩翩,大方得体。
    买了柿子枣子桃子橙子柚子。用电饭煲做西米甜粥,真是很好吃,就是要掌握好火候。今晚跟老公一起品梅酒,对诗,酸酸甜甜晕晕乎乎古古今今文文白白地诗词接龙,哈哈,有趣得紧。我呢,总是要快那么一点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桂花的确好东西,既香,还能做桂花糊桂花酒桂花酱桂花糖桂花糕。
    十月末了,在凤凰,在浏阳,桂花亦是一路飘香。
  • 建意我市多种桂花树
  • 呵呵,民族情结。
    我倒忘了这日子。
  • 看到918。我的心情就不平静》改死的小日本。